街頭表演兼賣藥 消失中的奈及利亞鬣狗人

by:阿雀
5147

陰險、邪惡、巨大......你對鬣狗的印象是什麼?在奈及利亞北部,鬣狗不僅是節慶時街頭表演的一部份,有時候還是治病良方的必要成分之一。

post title

本照攝於卡諾州的加巴沙瓦(Gabasawa)。畫面中,一隻鬣狗戴著嘴套,嘴套旁還有鐵鍊將牠和鬣狗人綁在一起。

路透社/達志影像

表演兼賣藥的鬣狗人

在奈及利亞北部,當地有著一項已經傳承數百年的職業——馴服和豢養本該在野外自由生存的鬣狗,訓練牠們成為表演者、或甚至利用牠們的糞便和唾液製成治病秘方的「鬣狗人」(hyena men)。

代代相傳的職業

根據《路透社》報導,鬣狗人之一的賈洪(Abdullahi Jahun)透露,自己從父親那裡學會如何馴服及操控鬣狗,現在則靠著在北奈及利亞到處巡迴,以鬣狗表演娛樂大眾為生。

「從我小時候學會走路以來,這就是我的工作,」接受採訪時,賈洪正在奈及利亞第二大城卡諾(Kano)進行演出:「我曾經看著自己的長輩這樣做,並對此開始感興趣。」

post title

同樣攝於加巴沙瓦,鬣狗人賈洪將鬣狗拉到了自己的身上,展示彼此間的緊密關係。

路透社/達志影像
post title

同樣攝於加巴沙瓦,一名弄蛇人對對著鏡頭秀出金屬棒子穿過的舌頭,手中還抓著自己的蛇。

路透社/達志影像

參與各大慶祝活動

賈洪表示,自己在兩年前抓到了鬣狗,他總是帶著牠去各大場合進行街頭表演,例如重要節日的慶祝活動、傳統統治者(註1)的加冕典禮以及一年一度的大遊行「durbars」(註2)。

根據圍觀群眾的多寡,賈洪每次的表演收入約落在 8,000到2萬奈拉(奈及利亞貨幣,折台幣約 536至 1,341元)之間。

註1:在現代的奈及利亞聯邦共和國(Federal Republic of Nigeria)建立後,之前存在的獨立國家或社群,其統治者便獲得了「傳統統治者」(traditional rulers)的頭銜。雖然傳統統治者並沒有政治實權,但他們在人民間還是有著極高的聲望,並因此能產生極大的影響力。

註2:「durbars」是奈及利亞北部的一項年度節慶,紀念齋戒月(Ramadan)的結束。在盛大的遊行活動中,身穿鮮豔衣服的騎士會進行炫技的表演,以此方式榮耀當地的埃米爾(emir)。

而所謂的「埃米爾」,則是源自阿拉伯的詞彙,可以指男性君主、貴族、高級軍官、高級政治人物,又或者其他地處高位的職務或身分,在阿拉伯世界、東非、西非、阿富汗及印度次大陸等地區使用廣泛。

post title

同樣攝於加巴沙瓦,一名男孩朝著蛇伸出了自己的右腳。

路透社/達志影像

除了鬣狗,還有狒狒跟蛇

但鬣狗人馴服的可不只是鬣狗。

《衛報》指出,鬣狗人行蹤不定,他們在任何地方駐留的時間都不超過兩天,身邊除了鬣狗外,有時候還會有蛇跟狒狒。

在表演前,鬣狗人會先敲鼓吸引人群,再將罩住鬣狗口部的嘴套取下,並將自己的手臂或頭部放在鬣狗的下顎。透過這樣的展示,鬣狗人嘗試說服觀眾他們具有神奇的能力,而且大家如果向他們買藥的話,也能獲取一樣的力量。

將頭湊到毒蛇面前

《獨立報》則提到,在鬣狗人表演中,鬣狗人會讓鬣狗原地旋轉,再接著撲入他們的懷抱;而負責訓練毒蛇的人也會營造出驚險的場面,例如將自己的臉湊近蛇,以此娛樂大眾,並展現出自己不同常人的能力。

此外,接受訓練的狒狒則會主動靠近圍觀的群眾,在他們的面前跳舞或做出其他表演技巧,如果有幸獲得金錢賞賜,狒狒就會把得到的錢再交還給自己的主人。

post title

同樣攝於加巴沙瓦,一名男孩坐在鬣狗的身上,畫面後方都是圍觀的群眾。

路透社/達志影像

嬰兒時就開始吃藥

那麼,鬣狗人是怎麼訓練出來的呢?

事實上,鬣狗人「從小」就是鬣狗人,他們自剛出生的時候便會被餵食藥物,以鬣狗人為職的家族相信,這些特殊的藥物,可以讓孩子無所畏懼地操控動物。

而且除了吃藥以外,鬣狗人家族還會讓孩子跟蛇共處,他們認為如此一來,孩子便可以和蛇之間產生精神上的連結。

從五歲接受訓練

例如鬣狗人穆罕默德(Mufasa Mohammed)便向《獨立報》表示,自己從五歲起就開始接受鬣狗人訓練,受訪的當時也已經擁有了專屬於自己的動物。

「我從鬣狗還很小的時候就開始餵牠了,給牠肉和藥物——牠已經習慣我了,」穆罕默德說:「如果牠犯錯的話,我會打牠,但如果沒有的話,我就不會這麼做......當牠開心的時候,牠會轉過身然後擁抱我。」

post title

同樣攝於加巴沙瓦,一名男孩正坐在鬣狗的身上,手中還抓著牠的嘴套。

路透社/達志影像

無所畏懼地抓蛇

除此之外,一名已有二十多年經歷的弄蛇人巴勞(Abdullahi Barau)則透露,他小時候也喝過能夠讓蛇不會傷害他的藥水:「我的父親給我藥,我便喝下去了......當時我跑進去灌木叢,無所畏懼地抓捕自己看見的所有蛇。」

對巴勞來說,即使將蛇的頭放到自己的嘴巴內,也是不足為懼的事情;他甚至還可以毫不遲疑地讓蛇從他的褲子緩緩爬行而下。

鬣狗是日常生活的一部份

或許,對於許多人而言,鬣狗往往象徵邪惡且令人討厭,因為牠們總是在大草原中和其他動物爭搶食物。

但對鬣狗人,又或者是奈及利亞北部的居民而言,鬣狗其實是很普遍又討喜的——例如卡烏(Yaya Kawu),一名住在卡諾州(Kano State)偏遠城鎮的農夫、獵人兼傳統治療師,他擁有一隻鬣狗及一些蛇。

卡烏表示,在他所居住的社區,他的動物夥伴就是日常生活的一部份。不僅常常會有孩子特地到他家觀賞動物,剛剛宰殺山羊的鄰居也都會送他一些肉,讓他拿給自己的鬣狗吃。

糞便、唾液或毛製成的靈藥

而卡烏身為傳統治療師,其中一個治療方式正是出售用鬣狗的糞便、唾液或毛所製成的藥物,他表示這種藥對一系列疾病都有效,其中甚至包括青少年的不良行為。

「有些年輕人吸毒或酗酒,他們的父母來找我幫忙,我給了他們(用鬣狗糞便等製成的)藥。如此一來,所有事情都會好起來的。」卡烏說。

post title

本照攝於卡諾州偏遠城鎮拉諾(Rano),身為農夫、獵人兼傳統治療師的卡烏,在自己家中向鏡頭展示了他的蛇。

路透社/達志影像
post title

卡烏的鬣狗,照片攝於卡烏位於卡諾州拉諾的家中。

路透社/達志影像

「一門正在死去的藝術」

此外,根據《路透社》報導,一名北奈及利亞傳統統治者瓦達(Nasiru Wada)則指出,鬣狗人數百年來在當地都十分受到歡迎,只是近年來因為棲息地的縮小,這才導致人們難以在野外捕捉到鬣狗,鬣狗人一職漸漸式微。

而這裡值得注意的是,鬣狗人並不是「培育」鬣狗,而是以捕捉野生鬣狗幼崽的方式,馴服本該屬於大自然的野獸。

「鬣狗人這項職業曾經非常繁盛,但現在已不再如此了,」瓦達說:「我們現在看到的,是一門正在死去的藝術。」

捕捉及飼養方式受到質疑

但感嘆的同時,瓦達也承認,傳統鬣狗人的行事可能和現代對待動物的觀念不相符合,如今也有越來越多動保人士針對捕捉及飼養鬣狗的方式提出質疑。

除了上面提到的捕捉幼崽外,平常鬣狗人都用鐵鍊綁住鬣狗、在牠們的口部戴上嘴套,訓練結果不理想時也會以毆打牠們作為懲罰;此外,如同鬣狗的待遇,毒蛇幾乎都被關在盒子或者是容器之中,而這些對待動物的方式都招致了廣泛的批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