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蘭的榮耀也是殖民黑歷史 王室黃金馬車何去何從?

by:山謬
5595

看一眼荷蘭王室珍藏的黃金馬車,人們不難看出當時荷蘭國力究竟有多麼強盛,但在今日的眼光看來,黃金馬車上卻處處都是荷蘭殖民黑歷史的痕跡,現在正在博物館裡展示的它,未來究竟該報廢、收進倉庫,或是另作打算呢?

post title

任誰看了荷蘭王室的黃金馬車,都很難不為它的奢華所震懾。圖為荷蘭國王威廉-亞歷山大(西裝男子),他在今年 6月荷蘭阿姆斯特丹博物館的黃金馬車展開幕時,特別前來參觀,了解圍繞著這輛馬車的眾多爭議。

美聯社/達志影像

金碧輝煌黃金馬車 展示荷蘭強盛國力

任誰站在荷蘭王室的珍品黃金馬車(Golden Coach)前,都很難不為它的奢華所驚艷。這輛金碧輝煌的馬車曾是獻給荷蘭王室的禮物,除了用料頂級,兩側精緻的繪畫也展現出當年荷蘭從殖民地收穫滿滿的景象,體現出荷蘭國力之強盛。

展示國力也暗示殖民歷史 黃金馬車的未來怎麼辦?

然而,這輛馬車如今卻成了荷蘭最具爭議性的文物之一,它既展示了荷蘭的國力,卻也暗示著荷蘭曾有一段不堪入目的殖民歷史。目前正在荷蘭阿姆斯特丹博物館展示的它,未來究竟該何去何從,現在已經成了荷蘭全國激辯的一大話題。

post title

當年,荷蘭畫家范德維以馬車兩側的下半部為畫布,創作了成為今日爭議焦點的畫作:《殖民地的貢品》。

美聯社/達志影像

本是送女王的禮物

黃金馬車是 1896年時,荷蘭阿姆斯特丹市送給荷蘭統治者威廉明娜女王(Queen Wilhelmina)的禮物。當時工匠們砸下重本,特地從爪哇島運來了質地優良的柚木,再搭配荷蘭布拉邦地區(Brabant)出產的皮革、澤蘭省(Zeeland)出產的上好材料,還邀請了荷蘭畫家范德維(Nicolaas van der Waay)為馬車作畫。

萬國來朝 《殖民地的貢品》惹議

當年范德維的作品,就是如今人們在馬車車廂兩側下半部看到的《殖民地的貢品》(Tribute from the Colonies),也就是黃金馬車引發龐大爭議的核心。在其中一側,范德維在圖畫的中間安排了一位坐在王座上、象徵著荷蘭的白衣女子,她的左、右兩側各跪了一名黑人男子及住在南亞一帶的亞洲人,兩人身後則是他們帶來的禮物。

當年欣賞,今日反感

在當時人們看來,這輛黃金馬車完美展現了荷蘭的富強,《殖民地的貢品》更是展現出荷蘭對殖民地的深入掌控;但是在今日荷蘭人眼中,黃金馬車也無時無刻都在暗示荷蘭那段不堪回首的殖民歷史,對於那些身為前荷蘭殖民地居民後代的人來說,黃金馬車更是讓他們心裡隱隱作痛。

post title

目前,這座黃金馬車正在阿姆斯特丹博物館中展示。圖為今年 6月展覽開始前,工作人員將馬車運入阿姆斯特丹博物館的照片。

歐新社/達志影像

今日剩儀式性用途

眼下,黃金馬車正在阿姆斯特丹博物館中展示,此前也只剩下儀式性用途,除了在每年 9月載著荷蘭國王威廉-亞歷山大(Willem-Alexander of the Netherlands)前往國會主持開議儀式,剩下就是在加冕典禮、王室婚禮中使用。

展覽後該怎麼辦?

在展覽過後,這輛馬車究竟該如何處置,現在已經成了荷蘭全國激辯的話題之一,是該讓它就此成為展品的一部分、輔以大量材料解釋圍繞著它的眾多爭議?或是乾脆找個倉庫把它收起來,從此不再使用?還是要極端一點,在展覽後直接摧毀它?

停止用殖民成就秀權力 王室該停用黃金馬車

荷蘭文化歷史學家托施(Jennifer Tosch)認為,無論如何,王室未來都不該繼續使用黃金馬車。她指出,黃金馬車背後其實反映出荷蘭長久以來利用殖民時代的成就,來建立國家認同感的歷史,可是近年來已經有越來越多殖民地後代反對這種做法。

因此,要是王室執意繼續在公眾場合使用黃金馬車,不僅形同告訴這些人「他們的意見不重要」,還可能會引發族群緊張、甚至是造成社會正義相關的問題。

這點,荷蘭反種族主義政黨BIJ1議員西蒙斯(Sylvana Simons)也深有同感,她認為荷蘭必須停止這種「用炫耀殖民圖像展示權力」的做法。

post title

儘管過去對黃金馬車多有批評,荷蘭雕刻家卡里略仍然認為王室可以繼續使用這輛馬車,直到社會達成共識為止。圖為荷蘭國王威廉-亞歷山大(左)參觀黃金馬車展覽的照片。

歐新社/達志影像

沒有那麼嚴重 大眾不要被情緒勒索

不過,荷蘭右翼政黨民主論壇(Forum for Democracy)的議員梅杰倫(Gideon van Meijeren)卻不認為事情有這麼嚴重,他反而呼籲大眾不要被一小群「咄咄逼人的極端份子情緒勒索,他們在每塊石頭下都看見種族主義」。

維持現狀 直到社會達成共識

而身為荷蘭前殖民地後代的一員,荷蘭雕刻家卡里略(Nelson Carrilho)雖然對黃金馬車多有批評,但他也同意王室未來可以繼續使用這輛馬車,「直到社會做好改變的準備」。

在 1883年時,卡里略的曾祖母莫恩迪(Elisabeth Moendi)被荷蘭人從南美洲的蘇利南帶回國,當作當年阿姆斯特丹世界博覽會(World Expo)的展品之一,並被仔細拍照及研究了一番。

但即使是這樣,卡利略對黃金馬車未來的看法依舊沒有變,他說:「社會必須達成『我們不再需要黃金馬車』的共識。這個決定不能只出自於我們(反對者),畢竟我們都只是釋出這則訊息的人。」

post title

荷蘭國王威廉-亞歷山大向大眾允諾,目前他正在仔細聆聽各方的意見,展覽結束後,他將明確告知外界他的決定。

美聯社/達志影像

博物館樂觀其成 期待民眾了解各方意見

對於這些錯綜複雜的意見,荷蘭阿姆斯特丹博物館的藝術主任沙夫梅克(Margriet Schavemaker)倒是樂觀其成,她也期許這場展覽可以成為人們理解彼此觀點、深入了解黃金馬車爭議的地方。

「我希望透過這麼多不一樣的觀點,人們能學會敞開心胸、聆聽彼此的意見。」沙夫梅克說道:「博物館是個完美的地方,可以讓人在寧靜中斟酌所有不同的角度。」

最終定奪者:荷蘭王室

但不論各方立場如何,真正掌握黃金馬車生殺大權的還是荷蘭王室。在今年 7月的一場記者會上,荷蘭國王威廉-亞歷山大曾表示他正在「聆聽」公眾的意見。

「討論正在進行當中。」他告訴荷蘭大眾,黃金馬車預計會在 2022年2月27日展覽結束後送回荷蘭海牙,「屆時各位將會獲悉我們的決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