狼的報恩 德學者養狼40年

by:維多魚
217022

童話故事《小紅帽》、《三隻小豬》中,大野狼往往被描繪成有著尖牙利爪的生物,可怕的刻板印象讓大家都不敢接近狼,生怕一靠近就被吞進肚子裡。但德國有一個狼群研究家可以自在地讓狼舔他的臉,甚至是跟狼群一起分食生肉。

和狼一起生活的人
今年 79歲的沃爾納( Werner Freund)在 1972年建立了一個狼群保護區,收容來自動物園的小狼,自己一手把狼群養大,過去 40年已經養育了 70多隻狼。

狼群保護區面積有 25英畝,目前有 6個不同的狼群,園區裡有歐洲狼、西伯利亞狼、加拿大狼、北極狼和蒙古狼等 29隻狼。狼群的社會有明顯的階級之分,在和狼群接觸的時候,沃爾納必須扮演「領導狼」的角色,才能被狼群接受,所以他會帶食物給狼群,以獲得狼群的尊重。路透社記者莉西( Lisi Niesner)就親自採訪這位和狼一起生活大半輩子的研究員,深入了解他的生活。
 

post title
路透社

靠近狼群
「你可以跟我一起來看狼群,幫我搬死鹿。」狼群研究家沃爾納( Werner Freund)邊爬上貨車,邊邀請我加入。我快速地跳上車子,一股腐肉的臭味鑽進我的鼻子裡,我原本以為等習慣這味道之後就聞不到臭味,但事實證明我錯了。我們邊開車邊聊天,沃爾納說他在學校學的專業是園藝,第 1份工作是在斯圖加特動物園( Stuttgart zoo)當植物照顧員,不久動物園裡負責照顧熊的飼育員受了傷,他的工作就轉為照顧肉食動物的飼育員。
 

路透社

照片中是沃爾納以及要給狼群做為食物的死鹿。

「我有白內障,但是聽說現在的科技可以治好白內障。」沃爾納突然這麼說,接下來一直到我們抵達 1座位於德法邊界的房子之前,我都很小心地監視他開車。這棟房子就位在馬路中央,周圍覆蓋著白雪。沃爾納請我協助他搬運鹿,考慮到沃爾納已經將近 80歲,幫他搬運動物屍體是應該的。我告訴沃爾納,我以前從來沒有搬過死去的鹿,甚至連碰都沒有碰過,這似乎讓他覺得很有趣。
 

post title
路透社

遇見蒙古狼
在沃爾納家中的時候,為了見蒙古狼(Mongolian wolf)狼群,他特地換了一套衣服,衣服上沾滿了蒙古狼熟悉的味道。沃爾納打開柵欄門走進蒙古狼居住的區域,狼群的領導者公狼海科( Heiko)首先靠近沃爾納,舔了舔他的嘴巴,對狼來說,舔對方的嘴巴代表感謝,也表示把他當作同伴。
 

post title
路透社

害羞的狼
接著,沃爾納就自己趴在雪地裡,手裡拿著鹿,向狼群表示這隻鹿是他的獵物。跟大部分的小孩一樣,我也是聽著小紅帽的故事長大的,看見沃爾納倒在雪地上,我小心翼翼等著大野狼露出尖銳的牙齒。出乎意料地,狼群沒有露出凶狠的樣子,反而是害羞又謹慎地靠過來。沃爾納咬下鹿腿肉並把肉吐在地上,過程中沒有任何一隻狼試著從他的手裡搶食物。我忙著從柵欄的縫隙拍照,完全沒時間仔細思考在我眼前究竟發生了什麼事。
 

post title
路透社

沃爾納咬下鹿腿上的肉,一隻蒙古狼耐心地在旁邊等待。

post title
路透社

在蒙古狼吃著鹿肉的時候,沃爾納就趴在一旁看著牠們。

post title
路透社

蒙古狼湊近鹿,鼻子聞著鹿肉。

post title
路透社

3隻蒙古狼站在雪地裡,蓬鬆的毛上面還沾著白色的雪。

post title
路透社

天生的獵食者
下午,我和沃爾納約在北極狼(Arctic wolf)居住的區域碰面,見面時我發現沃爾納又換了套衣服。北極狼認出沃爾納汽車的聲音,在他到達柵欄門之前就非常興奮。「從幼狼吃到生肉和鮮血的那瞬間開始,牠們就成為獵食者,不會像狗一樣被馴化。」沃爾納邊說邊提著一桶肉走進柵欄裡。北極狼馬帝( Monty)和黛博拉( Deborah)剛生了一窩小狼,沃爾納開始用嘴咬著生肉餵小北極狼。狼群能夠習慣這樣的餵食方式,實在是讓人非常驚奇。

post title
路透社

沃爾納餵生肉給北極狼。

post title
路透社

沃爾納用嘴巴咬著生肉餵食北極狼。

post title
路透社

沃爾納咬著生肉,等著北極狼靠近。

post title
路透社

北極狼自在地湊近沃爾納,從他的嘴裡咬過食物。

post title
路透社

餵完北極狼,沃爾納站起來慢慢地走向北極狼聚集的小山坡。

post title
路透社

一隻北極狼走近沃爾納,坐在雪地的沃爾納從身上拿出一個小點心。

post title
路透社

沃爾納用他的枴杖輕輕地戳著北極狼的領導者馬帝( Monty)。

post title
路透社

北極狼走近沃爾納,靠在他的身邊。

post title
路透社

狼嚎
餵食結束後,沃爾納走到北極狼聚集的小山丘,發出奇妙柔和的聲音呼喚狼群,「我的德國方言聽起來相當粗硬,而狼群習慣溫和的聲音,所以我得重新學習怎麼調整自己的聲音。」沃爾納解釋道。他坐在雪地裡發出狼嚎,周圍的光線非常完美,狼群以沃爾納為中心圍繞在他的身邊漫步,有時停下來一起加入狼之歌,寒冷的空氣中,狼群的呼吸聲越來越清晰。對我來說,這真是這次訪問中最讓人驚嘆的經驗。

post title
路透社

雪白的北極狼站在雪地裡嚎叫。

post title
路透社

狼群以沃爾納為中心點,慢慢地圍繞著他散步,有時候會停下來一起發出狼嚎。

post title
路透社

北極狼親密地蹭著同伴的頭頂。

post title
路透社

照片中是沃爾納和他的太太艾莉卡(Erika)並肩坐在家中的客廳,這對夫妻已經結婚長達 50年。

狼的報恩
之後,我跟著沃爾納回到他的家中,一起坐在客廳喝茶,沃爾納邊笑邊說:「人們說,我是個半人。」人們覺得沃爾納一半是人,一半是狼,但他覺得自己一直是個人類。

1972年,一隻公狼艾芬( Ivan)被野放回大自然,回到大自然的艾芬和母狼生下一窩狼寶寶。當沃爾納夫妻拜訪艾芬一家的時候,他們遇見一件奇妙的事:「艾芬帶著 1隻小狼過來,然後就把牠放在地上留給我們。」之後沃爾納夫妻就在歐洲的南斯拉夫養育這隻小狼,沃爾納談起這件事的語氣就像是在描述一個奇蹟,這個奇妙的體驗很明顯地就是他決定把一生奉獻給狼的轉捩點。我聽著沃爾納說著狼的故事,以及他怎麼在家裡養大狼群,我注意到他在說話的時候,會使用唇吻( muzzle)、爪子( claw)這些詞來指稱自己的身體。
 

post title
路透社

回顧沃爾納多采多姿的生命,他會說他有 2個人生,一個是人,一個是狼。「至於我比較喜歡哪個,這就是我的秘密了。」沃爾納回答。

編註:對原文報導有興趣的朋友,請參考:"Among Wolv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