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靠吃飯月收28萬 南韓網友瘋看女神吃飯直播

by:阿咖
62592

你或許聽過遊戲實況直播,但「吃飯實況直播」可能就相當陌生了,現在南韓網路界正捲起一陣「看吃飯」風潮,最有名的美女部落客還能因此月收好幾萬。

post title
路透社

「看人吃飯」正席捲南韓網路界,當你進到名叫「吃播」(muk-bang,먹방)的頻道時,就會看到有人邊直播、邊在你眼前吃下各種多樣豐富的料理。最棒的是,你還可以跟他線上即時對談。

靠吃飯維生的女神

在這一群以吃飯維生的實況主中,就屬朴舒妍(Park Seo-yeon)最有名,現年33歲的她在網路上以「女神」(Diva)自稱,每天晚上一到,她就在線上分享自己的吃飯實況。

若說朴舒妍是生來就要吃飯也不為過,因為她有著可以比擬大象等級的胃口,同時又有蜂鳥般的新陳代謝能力(註),她成了南韓網路吃飯界中最明亮的一顆星。

編註:有關蜂鳥的新陳代謝,《維基百科》中就介紹到,牠們為了要適應翅膀的快速拍打,蜂鳥的代謝率是所有動物是最快的,它們的心跳能達到每分鐘500下。蜂鳥每天消耗的食品遠超過他們自身的體重。

post title
路透社

月收1000萬韓圜 

每晚8點一到,南韓的網路上有數千人同時湧進女神的頻道,他們不為別的,就只為了看這位女神吃下好幾位橄欖球員食量的食物。雖然要花上數小時,但她能輕輕鬆鬆吃下4份大披薩或是3公斤重的牛排。

吃完飯後就收播嗎?不,這位女神還會再花上2到3小時和線上網友互動;對朴舒妍來說,吃飯實況讓她月入1000萬韓圜(折台幣約28.4萬元),但這不是什麼特別找到的藍海市場,因為她說為了直播秀,她平均每個月要花上3,000美金(折台幣約9.2萬元)在採買食材上,每場吃飯秀大約會持續4到6個小時不等。

減肥女得安慰 

藉由線上聊天室,朴舒妍可以即時看到網友的評論:「我的粉絲告訴我,她們真的很喜歡看我吃飯,因為我吃得津津有味,這讓食物看起來很好吃。我有許多粉絲都在減肥,她們說看我吃飯可以讓她們覺得自己也在吃。」

「也有粉絲是因為住院而無法進食,所以想看我吃飯來得到慰藉。」不過吃這麼多又不會胖體質,看來似乎會讓朴舒妍變成女性公敵,事實上卻非如此。她的粉絲組成多半是女性,收看直播的男女比例約是4:6。

朴舒妍受訪時就說到:「我收過最棒的網友意見之一,來自一位有厭食症的女生,她說因為看我吃東西治好了她的厭食症,她的感謝對我來說意義重大。」

post title

在朴舒妍享用的大量食物中,有1/3是她自己下廚煮成,其他全都是別人送上門。

路透社

post title

隨時進入朴舒妍的直播頻道,都可以見到她在介紹當天的餐食。

地球圖輯隊

post title

朴舒妍每次都會以不同造型現身。

地球圖輯隊

post title

朴舒妍的食物有大部分來自廠商贊助。

地球圖輯隊

post title
路透社

粉絲獻上虛擬貨幣

朴舒妍常常收到豐盛的食物贊助,但她表示自己會先嚐嚐看贊助商的產品,只有那些她真的覺得好吃的食物,才會直播給大家看。

女神吃飯的直播頻道就在韓國的網路直播平台Afreeca TV上,這家平台有一種叫做「星星氣球」的虛擬貨幣,粉絲可以送給他們她們想送的人,接收到星星氣球的人可以在平台抽成30-40%後把這些虛擬貨幣變現。

粉絲可以自由捐款,同時這家平台也是免費讓人瀏覽。現階段,Afreeca TV只有在南韓境內才可使用,不過他們表示有計畫拓展海外市場。

儘管吃播聽來荒謬,但在這場現象背後,卻也顯示出某些我們正在面對的社會文化變遷。

寂寞的人變多

Afreeca TV的公關安世林(Serim An)就分析道:「我們認為吃播會受歡迎的主因有三:獨居者增加、寂寞的人增加以及南韓社會正在大肆流行的一種趨勢──健康文化和過度瘦身。」

雖說邊減肥看人吃得津津有味好像在自虐,而且聽來就覺得很寂寞,但飢餓的南韓人們仍寧願有人代替他們吃飯。

南韓人討厭一個人吃飯

在南韓梨花女子大學研究傳播媒體的朴成熙教授(Professor Sung-hee Park)解釋:「對南韓人來說,吃飯這件事情就代表社交活動和社會群體。」

就她的觀點來看,看人吃飯這件事情可以這麼紅,是因為其中的人際互動吸引到寂寞的人,而寂寞這件事也是當時觸發朴舒妍想做直播這件事情的原因。

朴舒妍談到:「我有好多朋友都結婚了,我自己一個人住,很寂寞又無聊。大概在兩年前開始,我先在網路上直播各種內容,從跳舞到戶外運動都有,但最後吸引大家注意的,是我很愛吃東西這件事情。」

post title
路透社

手機用戶多

接著,就要講講讓這件事情成真的背景了。要讓像是Afreeca TV這種每天都在線上直播的平台成真的地方,世界上大概只有網路連線如此密集的南韓能做到此事。

南韓當地有高達78.5%的民眾擁有智慧型手機,其中有700萬人每天都靠首爾的地下鐵移動,因為地鐵站內有手機訊號和Wi-Fi,加上南韓的智慧型手機可以與電視節目串流,這都讓Afreeca TV在通勤族間變得相當受歡迎。

Afreeca TV公關安世林就說:「我們的手機用戶已經超越桌機用戶一陣子了,而且大部分的使用者都是在移動中看我們平台上的節目。」

邊吃邊聊

Afreeca TV的內容多半是線上遊戲直播,那些邊玩遊戲邊講解的人就被稱作BJ(直播主持,Broadcast Jockey),他們直播自己打game的畫面,同時讓聊天室中的人觀戰或是評論。每個人在登入網站後,可以用他們方便的裝置進行直播串流。

「吃播」這件事情大約在2009年出現,公關安世林回憶道。當時有網友想模仿名人在節目中對食物講評的樣子,於是就開始在自己吃飯的時候直播。如今,在Afreeca TV的5000個直播頻道中,有5%是吃播,Afreeca TV表示,他們每天的瀏覽人次是300萬人。

post title
路透社

虛擬家人

對不少網友來說,看別人直播吃飯已經成為一種夜晚的固定儀式,就像是在虛擬世界中重新建立「和家人吃飯」這件事一樣。

根據經濟合作發展組織(OECD),2012年南韓人口中的獨居占比是25.3%,預計到2030年,比例將會攀至32.7%,成為富裕國家中獨居比例成長最快的一國。

「很多人都一個人吃飯阿,我的節目可以讓他們感覺他們是跟朋友在一起。」朴舒妍說。

那些線上觀眾就像是她在現實世界中的朋友一樣,愛問問題也愛解惑,聊天室中你會看到他們問「你有男朋友嗎?」、「你怎麼可以這麼瘦?」、「你都在哪邊買化妝品?」、「你用哪種牌子的油?」......在看到她吃下大份量的牛肉後,也有粉絲會說:「吃太多肉對你的腎臟不好喔。」

post title
路透社

「女神」朴舒妍說,她對自己爆紅覺得很驚訝,也說還有許多人不知道這件事情是在做什麼而開始謾罵:「我有看過不少很糟的評價,讓我一度懷疑『為什麼我要做這件事情』,但最後看到大家給的好評遠大過負評時,我也很樂意再繼續下去。」

販賣想像的世界 

女神並非一直靠吃飯這件事維生,過去她的正職是一位房地產諮詢師,但最近她決定辭職,將心力全部放在直播事業上,同時也想發展例如服飾等副業。事實上,她所做的事情就跟許多電視購物頻道差不多,他們都在販賣一種「想像」。

「我讓自己看起來漂亮、吃得漂亮,還有我會吃很多種不同美食。」當記者問她每天有6個小時都在直播,能擁有私人時間嗎?朴舒妍回說她並不需要:「因為直播這件事情有趣多了。」

post title
路透社

網友迴響

這篇報導在CNN與《時代雜誌》的平台上引起許多議論,其中得到許多人按讚迴響的意見如下。

Ye-Geun Song:「這不過就是反映出我們的社會有多變態…她會想做這些事情是因為

1)人們缺乏人際技巧,現在變成大家寧可和電腦螢幕另一端的陌生人吃飯,也不願意在現實世界中發展一段真實的關係

2)女生可以從看她吃飯這件事情上解除壓力,因為女生有壓力要保持纖瘦

3)最後,她就是大家會說的『美女』:一種物化女性的方式。這真的很悲哀…一點都不讓人會有好印象。」

Terry L Cronk Jr:「那些罵她的人真的很可笑,她找出一種可以比那些酸民賺更多錢的方法,她甚至還不用把衣服脫掉去賺那種錢。她很棒,她有在動腦子,並想出了適合她的賺錢法。」

gonzomatic :「她有對北韓直播嗎?我總覺得這對北韓人會是一種打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