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暴制癮」 陸屢傳悲劇

by:阿咖
14347

---本文經授權轉載自《全球中》---
網癮青少年比非網癮青少年受到的家庭管教更為嚴厲,所獲得的鼓勵和安慰更少。這說明,網癮並不僅僅是孩子個人的事,背後的父母個性因素和家庭教養環境不可忽視。  


post title
路透社

北京的網路成癮治療中心內,一名男孩正在接受檢查


文/馮 昭(中央社記者)

中國大陸網友數早已高居世界第一。中國互聯網資訊中心(CNNIC)第34次調查報告顯示,截至2014年6月,中國大陸網友規模高達6億3,200萬人。

30歲以下年輕人向來是網路最主要使用者,2009年的《中國青少年網路協會第三次網路成癮(簡稱「網癮」)調查研究報告》顯示,中國大陸城市青少年網友中,網癮青少年約占14.1%,人數約為2,404.2萬;而且在城市非網癮青少年中,約有12.7%的青少年有網癮傾向,人數約為1,858.5萬。其中,18-23歲的青少年網友的網癮比例(15.6%)最高,其次為24-29歲(14.6%),再者是13-17歲(14.3%)。


網癮:男多於女 學習成績差者比例高
網癮調查報告顯示,在大陸城市青少年網友中,男生網癮比例比女生高出5.6個百分點;社會經濟發展水準低的城市,網癮青少年的比例高於發展水準高的城市;自我評價學習成績越不好的在校學生,網癮的比例越高。


post title
路透社

擺滿藥物的杯子整齊放在一起


北京回龍觀醫院兒童心理科主任醫師教授劉華清曾在大陸官方刊物《健康報》撰文指出,在臨床中,治療網癮的孩子以二、三線城市的男學生居多,而且大部分都休學很久了。

網癮調查報告還顯示,大陸網癮青少年主要是「網路遊戲成癮」,近一半網癮青少年(47.9%)把「玩網路遊戲」作為上網主要目的,並且花費的時間最長;其次是「網路關係成癮」,13.2%的網癮青少年花費最長的時間在「聊天或交友」。相較之下,非網癮青少年是以「學習和工作」(45.5%)為上網目的比例明顯較網癮者高。


 

post title
路透社

在網癮戒除中心內的孩子要「按時服藥」


網癮青少年為何成為問題?網癮青少年對不良行為的容忍度較非網癮青少年高。例如,在非網癮青少年中,有66.5%認為「打人」這一行為「絕對不可以」;但在網癮青少年中,只有48.4%認為「絕對不可以」。

而且,網癮青少年「平常不主動與人交往」的比例顯著高於非網癮青少年。也就是說,網癮青少年如果得不到及早的干預和幫助,可能會影響到行為模式和認知模式,而一旦定型,就會給調整增加更大的難度。

 

post title
路透社

 
家庭關係好不好 影響青少年上網行為
網癮青少年與非網癮青少年在家庭結構和家庭氛圍方面有顯著差別。

網癮青少年身處單親家庭的比較多,尤其是與母親共同居住的單親家庭孩子;網癮青少年往往與家長缺乏交流溝通、或者互相不能理解,且父母之間的不和諧也對青少年有影響。

另外,網癮青少年比非網癮青少年受到的家庭管教更為嚴厲,所獲得的鼓勵和安慰更少。劉華清指出,這證明,網癮並不僅僅是孩子個人的事,背後的父母個性因素和家庭教養環境有不可忽視的作用。

杭州市心理衛生中心心理諮詢門診部博士宋海東耗時四年完成《青少年網路成癮機制及社會心理干預研究》,研究結果與前述調查結果相近。

宋海東從2011年至2014年上半年,在杭州18所學校中,隨機抽取7,298位8至18歲的學齡兒童與青少年作為研究樣本,最終篩查出589人有典型網路成癮表現,占調查樣本的8.07%。其中以中學組的網路成癮率最高,占10.81%;在各年齡段中,女生網路成癮發生率均低於男生,比例為1:2.5。


post title
路透社


「青少年作為好奇心最重的一個群體,往往受『毒害』最深,稍有不慎就難敵網路的誘惑而逐漸沉迷。」宋海東分析。

大陸青少年網癮人數多,小孩有網癮,家長不知如何是好,坊間出現許多戒網癮的學校,然而問題能解決嗎?


送專門學校矯正生活 卻命喪黃泉
《河南商報》在今年5月報導,19歲的女孩「小靈」(化名)和14歲的女孩「小新」(化名)分別被家人送到旨在生活培訓的「鄭州搏強新觀念生活培訓學校」進行行為矯正。小靈是因為網癮,小新則是因為厭學。

搏強學校在鄭州市,學校的招生簡章上顯示,這是大陸一所專業的生活體驗式培訓學校。宣傳資料顯示,學校運用和諧賞識教育、體驗式教育、心靈溝通式教育等新穎的教育方式,改善孩子的思維方式和行為習慣,激發孩子的學習興趣。

然而,在小新進入學校四個月後,從周口趕來的齊先生在醫院見到孩子躺在病床上,鼻孔上插著呼吸機,胳膊、腿上和脖子上都有瘀青和傷痕。另一名同樣被送到醫院的女孩小靈則在5月20日凌晨失去生命。

兩名女孩都是被老師要求晚上「加訓」,「加訓」兩個多小時後,小靈被發現趴在地上起不來。


事情要回到當天(5月19日)上午,小靈在訓練中,「前倒」動作沒有過關。當晚9時左右,心理輔導馬姓老師讓她在宿舍樓前做「前倒」動作「加訓」,加訓地點在宿舍大樓前的兩棵松樹之間。

什麼是「前倒」動作?其他目擊過程的老師們說,小靈不願意做,不聽話,三名教官和學校一名孔姓副校長也參與小靈的「前倒」動作「加訓」,「用腳絆著小靈的腳,再用手推(她的)肩膀。」

名為「加訓」,其實就是不當體罰。

post title
路透社


「以暴制癮」不可取 戒癮需多方著手
5月中旬河南少女命殞戒網癮學校並非不當體罰的唯一案例,一個月後,雲南一名14歲男孩在曲靖市沾益縣松林鎮「煥然成長訓練中心」戒網癮期間,因偷吃教官餅乾,手被捆綁著吊在單槓上,導致八根手指缺血性壞死。

大陸坊間所謂的戒網癮學校,大都採用體罰、甚至電擊等等相對暴力的管教方法,「以暴制癮」。但這樣的暴力手段能治好網癮嗎?

宋海東以腦部核磁共振檢查對照發現,網路成癮青少年的大腦特定區域啟動狀態與一般孩子有差異。

換句話說,這些孩子發生網路成癮有一定的生物學基礎,並非簡單的暴力手段就能戒掉他們的網癮。他們更需要的,是經由外在認知行為的訓練,以及父母改變教養方式,幫助孩子提高自我控制能力,改變不良情緒、品行問題。


延伸閱讀:《中國送網路成癮者進醫院
網路媒體帶給現代人的5大心理疾病
首屆網路大會登場 中國:打造全球網路監管系統



 

post title
合作廠商


---本文經授權轉載自《全球中》---
《全球中央》
《全球中央》是高水準、具備國內強大國際訊息來源的雜誌。這本定位為以台灣角度看國際的雜誌,動員遍布全球近三十名的海外資深特派員,就國際間重要新聞事件,作深入淺出的分析報導,被各界視為客觀中立,有助於豐富國人國際視野的優質刊物,深獲好評。http://www.cna.com.tw/newsworl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