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女性夢想當家庭主婦

by:阿咖
21415

外界認為走在時代尖端的日本,還是有些地方仍「固守傳統」地繼續存在,例如當地男性還是希望自己的太太可以在婚後辭職,在家相夫教子。


 

post title
路透社

走在時代尖端的日本,正在職場勞力不足以及傳統觀念中拔河。


日本女記者分享經驗
為何日本還是有很高的比例希望女性結婚後就在家當主婦?BBC東京特派記者大井真理子(Mariko Oi)分享了她的經驗:
 
「直到 16歲前,我的夢想就是成為一位家庭主婦。我的母親和我的祖母都是如此,我朋友的家中也少見有在工作的媽媽。家庭主婦成了我無庸置疑的選項。
 
如今,我自己成了一位母親,我這才了解到找工作比我想像的還要困難。小時候,我認為當個做好所有家事,讓丈夫好好在外努力打拼,並拉拔 2個孩子長大是個和童話故事一樣夢幻的事情。」


 2字頭世代 夢想家庭主婦
「我不是唯一想要得到『終身聘雇』的人,雖然我和我的朋友們也才 30出頭,但到最後大部分的人都成了家庭主婦。對我來說,「男主外,女主內」的觀念在 2字頭的世代應該有所變化,但近期《博報堂》進行的調查卻讓我意外,因為結果顯示有超過 1/3的 2字頭女性希望可以成為家庭主婦。
  
更讓人驚訝的是,厚生省在 2013年的調查顯示,2字頭的已婚日本女性中,有 41.6%的人認為女人婚後就是該辭職好好打理家務,這數據比 2003年的 35.7%更高;另外,她們有 2/3的人認為母親在孩子滿 3歲前都不該外出找工作,這樣的比例恰好與女性生下第一胎並辭職的比例相似。」


 

post title
路透社

男主外女主內的觀念仍相當普遍。


家庭主婦之國
「日本記者白河桃子曾談到『日本是一個家庭主婦之國』,她說『雖然現在的職業婦女數量確實比過往增加,但這樣的情況卻不是主流。』
 
「日本首相安倍晉三提出的『安倍經濟學』希望改變這樣的氣氛,他希望日本女性在結婚生子後仍可以回到職場,安倍政府就祭出了增加孩童照護機構數量的措施。」
 
 
 婚後打工族  依附丈夫過活
「佐川急便(Sagawa Express)是一家物流公司,他們現在雇用的對象有越來越多是女性,這樣的產業因為工時長,所以過去多是以男性員工為多,但現在他們讓女性用打工的方式工作,讓她們能有更多的彈性時間在家庭和工作間取得平衡。
 
佐川急便的林洋先生(Shozo Hayashi)解釋:「因為網路購物的出現,我們現在有許多貨物是送給一般民眾的,這也代表某些商品不會太重。......如果見到送貨員是女性,這也讓我們的女性客人感覺安心。所以雇用女性送貨員已經變得越來越普遍。」
 
但是,這些打工的女性送貨員 1年賺不到 100萬日圓(約台幣 26萬元),這也表示她們還是算成被撫養的角色,也就是得依附在一家主要收入來源的丈夫底下。
 
雖然現在有越來越多的家庭是雙份薪水,但妻子那一方多半是打工的方式在工作。」

 

post title
路透社

和鄰居社交是家庭主婦的重責大任。


家務就是女的做
「日本政府希望的是,女性結婚生子後仍然可以回到職場繼續工作,但真正做到這件事情的女性是少之又少。
 
在女子大學任教的白川教授說:『日本女性多半不想辭職,要不然就是拖延到真的碰上完美另一半時才結婚,因為很少有工作可以讓她們兼顧家庭與職場生活。』
 
根據日本政府調查,打理家務的責任大部分仍落在女性身上,雖然太太也一樣全職工作,但只有 46%的丈夫做家事,而且只做了 10%。」


 

post title
路透社

日本正面臨人口負成長的危機。


僅100萬名新生寶寶
「如果日本女性決定衝事業,不要結婚或是生小孩,這帶來的問題就是人口問題,因為日本人口從 4年前開始呈現負成長的趨勢, 2014年時,日本境內的新生兒誕生數僅稍微超過 100萬,創下歷史新低紀錄。(註:日本人口約 1.2億人,新生兒數約占總人口 0.78%;台灣 2014年新生兒數約 20萬,約佔總人口 0.83%)
 
這樣看來,安倍晉三希望在 2020年前讓日本女經理人數量增加三倍到 30%的願景,似乎難以實現?」


 化學公司女主管的看法
「在化學公司Toray Industries工作的佐渡子(Satoko Ubukata)談到,她的晉升之路沒有碰上太多困難,『我在 1986年時畢業,當時日本剛通過了工作機會平等法案,我這間公司在當年新聘雇了 77位女職員,至今還有 13人留在這邊,當中 9人已經做到了主管職位。』
 
佐渡子工作的公司, 4.2%的管理職是由女性擔綱,這在整體化學產業中是最高紀錄;佐渡子說:『雖然有比較數據比較方便(做事),但我不覺得設下特定目標是好主意,女性不該受到特別待遇而升遷,但今天以日本來說,政府必須設下目標讓企業公司來行事。』;當年佐渡子剛進公司時,倒茶和清理菸灰缸這樣的事情是由女性職員來負責。
 
『我們當時認為這就是我們該做的事情,所以我們沒有想太多』,佐渡子加註說這樣的『習慣』到1990年代晚期漸漸停止了。
 
 『我不認為是女性帶頭反對這種風氣,比較像是社會態度改變了,讓公司開始停下這種習慣。』」


 

post title
路透社

要改變的是整體的社會觀念。


雇主不敢用
「雖然日本政府祭出政策措施,想增加女性回到職場的意願,但佐渡子認為這樣的風氣一時難改,『先不論你的性別是什麼,通常休了長假想再回到職場是困難的,而對女性來說,想照顧孩子或是年邁家人時,往往會讓她們選擇暫別職場,而且一離開就是好幾年。』
 
日本政府想解決這樣的問題,於是增設了專門給女性的求職中心,但是當我到訪大阪時,我發現社會觀念仍是種阻礙;有 1歲女兒的高橋小姐(Miyoko Takahashi)受訪時說:『我覺得雇主還是比較喜歡沒有小孩的求職者』,『我能理解這樣的心情,因為我無法長時間工作,今天如果換成我是雇主的話,我會想選擇其他沒有孩子的求職者。』」


 

post title
路透社

女性能力同樣優異的現代,日本政府正苦思如何將家庭中的女性們帶回職場增加競爭力。


世代該改變
身為一位母親,同時也是一位記者,我覺得我已經做了相當多的付出,但如果今天我是在日本企業上班,或是嫁給了日本人,我想我還有更多挑戰得面對。
 
白川桃子曾評論:『政府想要我生孩子、好好教育孩子同時全職工作?他們是想殺了我嗎?』
 
就現在的日本而言,想讓女性回到職場必須改變的不只有政策層面,而是整個世代的社會氛圍。」

 
BBC在日本的訪問影片↓ 影片若無法正常播放,請至原網頁

 



編註:對原文報導有興趣的朋友,請參考 “Japanese women at a crossroads
 
延伸閱讀:《日本女性該工作?
開放外勞 日相安倍不願面對的真相
道歉了,然後呢?將性別霸凌逐出議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