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費太便宜 怎麼訂才對?

by:徽徽
11171

面對缺水問題,台灣和美國都在想辦法。而美國的經濟學家也開始討論,是不是水費太便宜,政府是否該調漲水費,以價制量?

post title
網友

台灣與加州一樣,現在都為缺水所苦。Photo credit: Alex Brown


政府敢漲水費嗎?
《大西洋月刊》24號針對近日美國缺水問題,採訪了經濟學家,打算從經濟學的角度來探討怎麼解決缺水問題。

經濟學家們表示,目前美國的水費太便宜,但現在缺水的狀況能讓政府硬起來,調漲水費嗎?

經濟學上,關於水的價格與價值有個經典的矛盾理論,是由亞當斯密(Adam Smith)提出的:為什麼鑽石比水貴?拿鑽石跟水比正是要證明如何定價──雖然水對人類生存來說很重要,但我們的經濟是按照事物的稀有性、價值以及邊際效用來定價。只要水資源一直很豐沛,便宜的水費就不太可能改變。但是,當乾旱襲擊加州和美西數州,大家也開始討論水費是不是太便宜了。

 

post title
路透社

一間位於加州的公立泳池因為乾旱缺水,不得不暫停營業。


水費少得可笑
「我們美國人被寵壞了,我們早上起床,打開水龍頭,水要多少有多少,而水費比手機費和有線電視的費用都來得便宜。我們認為有水理所當然,」亞利桑那大學水資源專家,同時也是《止不住:美國水危機和該怎麼做》(暫譯,Unquenchable: America’s Water Crisis and What To Do About It)一書作者的葛仁寧(Robert Glennon)接著說:「我們花在水的費用上真的很可笑。」

究竟有多可笑?目前,水價大都決定於運輸成本,也就是把水從源頭送到消費者手中的運費。在美國某些地方,消費者甚至不用付運費,而像是加州中部沙加緬度(Sacramento),有些房子甚至連水表都沒有。

「我們沒有人為了水本身而付錢...經濟學家在討論水的邊際成本(Marginal Cost, 註),全美很多地方的人甚至連邊際成本都不付。」葛仁寧說。

註:根據《維基百科》,邊際成本(Marginal Cost)即多生產一單位的產品,總成本會增加多少。

 

post title
路透社

缺水的加州人只能克難地提水洗碗,無法奢侈地打開水龍頭洗碗。


無法以價制量
而一份來自布魯金斯(Brookings)研究所的報告指出,目前的旱象是很嚴重沒錯,不過並非史無前例。幾乎每十年都會有嚴重旱象,目前經歷的乾旱正是在這個範圍內,雖然這樣說對國內受乾旱所苦的區域沒什麼幫助,而這些地區的人口也正在快速成長。

經濟學家指出,如果沒有能夠決定成本的價格和測量方式,沒有人會想省水。但是,水的價格與背後運作的系統是在缺水還不成問題的時候訂下的。加州大學聖地牙哥分校專門研究自然資源的經濟學教授卡森(Richard Carson)表示,為水價設上限在某程度上是為了讓政府不能濫用水資源從中獲利。

「加州法律規定自來水公司只能收取和成本相當的錢,」卡森接著說:「在為了避免城市透過自來水大撈一筆的同時,也讓水源區無法以價制量。」

 

post title
路透社

維護草坪需要大量的水,才能讓它永遠綠油油的。


喝水是人權
喝水是人權,專家們都同意人們每天大概需要 56公升的生活用水,而這應該被補助。卡森提到,之後應該採自來水分段累進費率。在過去,城市的水費計算是用遞減律在計算,因為當運送的水量越多,運輸成本反而下降。但現在為了要節約用水,第一段的水費,也就是人們生存所需的量,是受到補貼的。

卡森表示,在加州都會區有超過 70%的水是在戶外使用。要計算游泳池、草坪和農業的水費很難,而且在政治上也很棘手。

註1:即設下不同水量的價格,後段水價比前段水價費率高,且採累進制。
註2:每段水量費率不同,超過一定水量後,該段水價比前段費率低。

農業用水便宜到爆
據估計,乾旱為農業帶來高達 15億美元(折台幣約 472億元)的損失。

根據一份漢米爾頓計畫(The Hamilton Project)發出的報告,在美西,農業用水就超過了整體用水的 80%。雖然農業用水不像都市用水一樣要先處理,農夫們仍然付很低的水費。葛仁寧估計,有些農業用水的水費可以便宜到幾千加侖只要幾美分。卡森說:「通常,都市每單位水的價格是鄉下的十倍。」

 

post title
路透社

熱心的人們把一罐罐礦泉水搬上車,打算送去給缺水的民眾。


農人休耕  救救都市人
也正因為農業需要大量用水,目前因缺乏飲用水導致的恐慌有點誇大。葛仁寧估計,若減少 4%的農業和畜牧用水,居住、商業和工業用水就可以增加 50%。葛仁寧針對乾旱的解決之道就是成立水市場,便於水資源交易。舉例來說,若遇到乾旱年,一些農人可以選擇不要耕作,把水給其他有急需的農人或使用者,藉此賺錢。

卡森也認為解決加州城市用水問題最直接的辦法就是修法,讓農業用水與都市用水可以互通。他也建議都會區在乾旱來臨前,為了維持供給,可以提高水價。目前,加州缺水的狀況非常嚴重,居民轉而向能源密集的海水淡化廠求水。

「海水淡化讓成本的上限變得更合理,因為科技越來越有效率,再加上越來越多人使用水力壓裂法開採天然氣,天然氣的價格也直直落。」卡森說。

 

post title
路透社

為了因應乾旱,加州政府也在看板上呼籲民眾一周最多只要給草坪澆三次水就好了。


缺水都是自找的
但是,海水淡化引起的環境問題付出的生態代價是很高的。此外,傳統解決缺水問題的方法,也就是從河流引水和抽取地下水以增加供水,也對環境造成了不少傷害。

當氣候變遷造成河流流量減少,都市用水都不應該因為相對量少而打折。舉例來說,科羅拉多河提供了 7個州 3,000萬人的用水,若因氣候變遷造成流量減少,對民生影響很巨大。

「從經濟學家的角度來看,現代都市缺水問題都是自找的。」卡森說。

當水資源變得越來越稀少,越來越多人希望在分配水資源的難度上可以降低,更多人能接受以價制量。在乾旱時期,水不應該是免費的。



編註:對原文報導有興趣的朋友,請參考"Finding the Right Price for Water"

延伸閱讀:《跟台灣一樣 美加州煩惱水不夠用
加州嚴重乾旱 學校無奈解雇教師
中東3國合力 引紅海水救死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