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是PTSD 敘利亞孩童的隱形傷口:毒性壓力

by:泥仔
15583

當有人經歷過創傷、重大災害、戰爭而出現了種種負面情緒或反應,我們會把它形容為創傷後壓力症候群(PTSD),在敘利亞,連年的戰爭使得許多孩童出現了類似的狀況,但他們卻不能稱為創傷「後」,因為敘利亞的戰爭還沒有結束。

post title

一份針對敘利亞孩童的調查報告發現,許多孩童因為經歷的創傷而承受著精神壓力。

網友

到達臨界點的精神壓力

救助兒童會(Save the Children)在周一(6)公布一份調查報告,指出連年的戰爭使得敘利亞孩童的精神壓力到達臨界點,他們所經歷的那些「驚人的」創傷和痛苦,很有可能讓他們出現「毒性壓力」(Toxic stress)。

過去的創傷  造成身心失調

這份由救助兒童會的心理學家泊爾芙(Marcia Brophy)執筆的報告針對了 458名敘利亞大人和小孩進行訪問,指出敘利亞孩童持續處在焦慮和害怕的毒性壓力下,出現作惡夢、尿床、害怕不熟悉聲音、嚴重情緒失調等狀況,也有人因此失去了說話能力或出現表達障礙,或是變得越來越孤僻。

post title

圖為現在的敘利亞戰亂勢力圖。這次研究主要是針對反政府區的孩童做研究,不過救助兒童會相信在伊斯蘭國、政府軍佔領區的孩子也可能正受「毒性壓力」所擾。

Photo: al jazeera
post title

在報告中,當孩子被問到有什麼會讓他們感到快樂、難過、生氣或困惑時,沒有孩子給出快樂的回答。

Photo: Save the Children

長期處在高壓狀態導致

會有這樣的情況是因為這些孩童經歷了無止境的空襲、目睹親朋好友的死亡、日常生活被瓦解。讓這些孩童長期處在「戰鬥或逃跑」(fight or flight)的高壓環境,才會累積出大量的毒性壓力。

回應壓力最危險的方式  目前缺乏扶持機構

哈佛大學兒童保護與精神疾病專家陳(Alexandra Chen)指出,毒性壓力可說是回應壓力最危險的方式,不僅會造成身心失調,認知能力更有可能因此受影響,通常持續的社會支持可以緩解毒性壓力,但許多敘利亞家庭跟公共機構正在瓦解。

post title

毒性壓力除了會造成身心失調,也有可能導致理解、學習等認知能力受損。

Photo: Save the Children

日常生活不復存在  有如驚弓之鳥

弗雅斯(Firas,化名)的爸爸描述自己的孩子曾經目睹其他孩子被殺害,從此弗雅斯常常在睡夢中尖叫驚醒,因為他夢到有人準備殺他。

休閒工作者阿姆德(Ahmed,化名)則形容他接觸到的孩子一直處在緊繃狀態,光是移動椅子、門被大力關上的聲音都會讓他們出現劇烈反應,而這也顯示出他們對戰機、火箭聲的懼怕感。

有負面行為的孩童年紀在下降

持續的「毒性壓力」讓孩童出現自殺、自殘、吸毒等行為,而且有這些行為的孩童年紀不斷下降。

敘利亞精神疾病工作人員沙理夫(Sharif)在訪談中談及了一名在 12歲自殺的男孩:「他的爸爸當時受到汽車炸彈波及死亡,人們試著跟他解釋他爸爸是名殉難者(martyr),現在已經前往天堂了......所以那名孩子認為只要死掉就可以再見到爸爸了,他最後把自己掛在一條圍巾上。」

post title

孩子們在救助兒童會搭建的營地內畫畫。除了精神傷害,戰爭對孩童帶來的另一個問題是教育落差。

Photo: Save the Children

教育體系被破壞

此外,教育斷層也是一大問題,有 60%的大人受訪時認為失去教育是對孩童生活的一大影響。

11歲的扎伊納布(Zainab,化名)指出,他 9歲的弟弟現在連 1乘2或 1加1是多少都不知道,很多人甚至連阿拉伯數字都認不得。在受訪時,也有孩子表示對於不能上學感到難過,但是他們同時也對待在學校感到害怕,怕課上到一半就遭到空襲。

不一樣的童年生活

不能接受教育、戰亂造成的貧困也讓許多未成年的孩童要工作討生活,甚至將部分孩童推向了暴力和性剝削的邊緣,部分受訪的大人也提及他們看到年輕男孩被招募進武裝組織,未成年女孩被當作新娘的情況。

post title

報告認為毒性壓力並不是不可逆轉,但是需要一定的社會支持與醫療照護。

Photo: Save the Children

「不要連未來也失去」

總而言之,長期的衝突讓敘利亞孩童時時刻刻處在恐懼和緊張當中,報告作者泊爾芙提到,他們希望可以藉由這些研究,讓人們注意到這些孩子在精神上出現的無形傷口。

這些敘利亞孩童所受到的傷痛並不是不可復原,只是需要有關單位的重視與支持,泊爾芙寫到:「這些孩子已經失去了 6年的生活,我們不希望他們連未來也一併失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