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裸裸的職場 桑拿文化讓你邊洗邊談公事

by:泥仔
19957

芬蘭人納許沃倚表示,據他所知,整個國家大概有比車子還要多的桑拿室,大家只要情緒來了,就會脫個精光跑到桑拿室放鬆一下,跟同事一起洗桑拿也是很平常的社交活動,當然,這免不了讓沒接觸過桑拿文化的人出現文化衝擊。

post title

照片拍到兩名正在享受桑拿的芬蘭人。洗桑拿的過程大致是在桑拿室出汗一陣子之後,就到戶外浸泡冰涼的湖水,之後再回到高溫蒸氣室繼續乾蒸,不斷重複上述步驟。

Photo: Ville Hyvönen

不同時代、社會都會出現的活動

羅馬浴場、日本澡堂、芬蘭桑拿......我們總能在不同社會、時代看到公共浴場的蹤跡,對有些人來說,這裡是單純放鬆、保持健康的地方,對有些人來說,這裡則是用來談論正事的社交場所。雖然基於衛生考量,公共浴場已經不像以前常見,但許多地方仍把公共洗浴視為不可少的日常活動,在歐洲部分國家盛行的桑拿文化就是其中之一。

桑拿室是社交聚會的場所

來自比利時的米納爾(Kristof Minnaert)從 2013年開始在芬蘭遊戲公司「綠美迪娛樂」(Remedy Entertainment)工作,他的公司不論是在工作室或辦公室都設有桑拿屋,也是同事社交時會選擇的場所,不過米納爾一開始對於到桑拿室跟同事「袒裎相見」的狀態很不習慣。

穿戴蔽體的布料會被關切

「這像是個要跨過去的門檻,」米納爾說:「你必須一絲不掛地走進桑拿室。只要圍著毛巾或穿泳褲就會被側目。」

現在可以光著身子去吹風

現在的米納爾已經很習慣跟同事一起從事洗桑拿的例行活動了,他們會在裡面聊天、喝啤酒,也會光著身子跑到露天平台上吹風。

post title

圖為用木炭製作蒸汽的傳統桑拿浴,人們會把石頭燒到灼熱,再用冷水一勺一勺地澆在石頭上,藉此產生高溫蒸氣。現在習慣桑拿的米納爾指出,在攝氏負 30度的冬天洗桑拿感覺會更好。

Photo: MattiPaavola

一邊洗桑拿一邊討論公事

每周米納爾都會和他的團隊一起洗個 1-3小時的桑拿,雖然他們的目的不是要開會,但他們還是會在洗桑拿的時候討論工作上的事情,只要討論出什麼好點子就會趕快回到辦公室執行。

芬蘭沒有明顯階級  可以看到光溜溜的前總統

在公司老闆的邀請下,米納爾也造訪過芬蘭桑拿學會會員限定的桑拿俱樂部,他也在那裡看到了芬蘭前總統和其他領導人,當然,他們全都是光溜溜地在洗桑拿。

芬蘭桑拿學會(The Finnish Sauna Society)執行長斯蒂爾曼(Katariina Styrman)對這樣的現象解釋道:「芬蘭是個蠻平等的國家,我們沒有嚴格的社會階級。」

post title

圖為 19世紀的畫家描繪芬蘭人洗桑拿的模樣,在階級觀念不嚴明的芬蘭,跟上司一起脫衣洗桑拿並沒有什麼。

Photo: Hazelius, A.I.

平常的關係就很平等  一起洗也沒負擔

在芬蘭軟體公司Futurice工作的工程師納許沃倚(Fedor Nezhivoi)也表達出與斯蒂爾曼類似的想法,他說自己平時在職場上就可以問老闆任何想問的問題,可以一起啤酒、互開對方玩笑,所以當他一絲不掛地跟上司共處一室時,自然也沒什麼好令人尷尬的。

去除「不必要裝飾」  露出最原本的自己

通訊公司諾基亞(Nokia)的產品生產線副總裁烏伊托(Tommi Uitto)也提到,在桑拿室裡的人們在去除頭銜、衣服、自我這些「不必要的裝飾」後,自然就會讓人與人之間的交流更深刻,因為能代表「你」的,僅剩下你的想法或話語,其他在桑拿室的人也一樣。

post title

在芬蘭一座小島上,可以看到一棟桑拿室和用來蒐集雨水的小池子。桑拿室可說是芬蘭公司的基本配備,畢竟在芬蘭職場,下班後通常不是一起去酒吧小酌,而是一起到桑拿室洗桑拿。

Photo: Pöllö

有桑拿屋是芬蘭公司的基本

談及桑拿室,烏伊托提到他們諾基亞在芬蘭的 3座園區都「理所當然地」設有桑拿屋——更精確地來說,是每個到芬蘭公司找工作的芬蘭人都會預期公司內有桑拿屋。

公司擴張後比較少用

不過烏伊托提到,有別於過去員工常跑到桑拿室慶祝公司邁入里程碑、業績上有成功表現,隨著企業全球化、工作時程變緊湊,桑拿室的角色在諾基亞就逐漸被淡化了。

分開不同性別是問題

另一方面,除非是家庭成員,否則芬蘭男女很少會一起洗桑拿,因此在桑拿室討論公事也變得不太方便。烏伊托便說:「畢竟把一個團隊切成兩半好像不太對。」

各地桑拿風俗大不同

雖然桑拿在瑞典、俄國、荷蘭、德國也很盛行,但在風俗習慣上仍有著很大的差異

post title

2014年,一個德國家庭一起到天體營海灘享受不穿衣的自由感,他們正在觀看 2014年世界盃足球賽。由於在觀念上的不同,德國人覺得男女一裸體起泡桑拿也沒什麼問題。

路透社

德國桑拿室有使用規範  芬蘭人笑而不語

以德國為例,你不會預期在工作場所找到一座桑拿室,而是在下班後一起和同事去運動俱樂部、健身房享受桑拿。

德國—芬蘭商會副會長菲樂(Jan Feller)指出,芬蘭桑拿浴著重在讓人有個做自己、與人相處的地方,但德國桑拿浴就純粹是為了健康,他說:「德國人會在桑拿室寫下使用規範,這是一個芬蘭人看到會笑出來的東西。」

男女可共用桑拿室  另外一層文化衝擊

最不一樣的或許是在德國、荷蘭,男女共用桑拿室是很普遍的事情。

零售業公司Spaaza的創辦人英國人克瑞奇利(Sam Critchley)便說,當他十幾年前在荷蘭工作時,為了跟大家混熟自然就跟著去洗桑拿,當時他坐定位後,一名女同事突然出現問道:「你等一下有要一起吃晚餐嗎?」接著 3-4名女同事就依序走入桑拿室。

「我的即時反應就是用手遮住我的胯下。」克瑞奇利回憶道。


延伸閱讀:《脫光不算什麼 德國天體文化夯
好想跟牠們一樣! 日本水豚整日泡湯懶洋洋
在全球性別最平等的國家 男女還是同工不同酬

參考資料:
01 How do employees feel about workplace saunas?
02 Instead of the pub after work, they get naked together here
03 A new sauna culture: Reimagining the bathhouse as a community spac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