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要當追星族?

by:阿咖
38123

銀光幕上的藝人動態、名流八卦都是大眾們津津樂道的消息,那些背著名氣光芒的明星們往往也成了眾人模仿的對象,舉凡穿著、配件、吃的餐廳、逛得店家,全成了許多人好奇模仿的指標,近來更有不少人想用整形的方式,讓自己長得跟偶像一樣。儘管追星風潮不滅,但也有不少人對這樣的現象嗤之以鼻感到無法認同。在這些大量模仿、追星的行為背後,真得只是毫無意義的行為嗎?美國的人類學者特拉尼就發表了他的看法。

post title
Getty Images

26號時,人類學家特拉尼(Jamie Tehrani)在BBC中分享了他對現代社會瘋狂追星、模仿名人等等怪現象的看法,他先問到大家是不是常常把一些至理名言想成是某位名人明星所說,但最後才發現這其實是幾百年前名不見經傳的作者說的話,特拉尼說他自己也會這樣,因為「把至理名言順理成章地想成來自某某名人所說,是我們常有的傾向。」

編註:照片中是韓國女子團體少女時代
 

post title
Getty Images

來自服從求生存的天性
特拉尼從人類學的角度來看待追星這件事情,他認為雖然「名人文化」是在現代社會中的產物,但其實這樣文化的背後有更多是來自人類的本能。相較其他靈長類的是用「統治」來劃分出社會階級,人類社會中卻可以經由「名望」(Prestige)來形成不同的社會地位,但統治與名望兩者是不同的觀念,因為統治隱含了暴力威脅和害怕,而名望多半來自對某人的崇拜和尊敬,這樣的特質似乎只存在在人類社會中、為人類獨有。
 
儘管遠古的人類社會中,就有許多階級是透過統治來形成,但是,與其他靈長類不同的地方,就在於人類也會用名望來切割出社會地位,比起用武力劃分的統治方式,名望則是一種自願賦予的狀態,當某人因為在某個領域上展現成就時,其他人就會給予他名望地位作為認可。

post title
Getty Images

透過模仿活久一點
為什麼要給人地位?特拉尼在報導引述了相關理論,遠古時期,為了讓族群能夠生存下去,族群中具有過人生存技能的人就會被辨認出來、給予獎賞,藉此讓其他人模仿學習,這樣的心理機制,不只幫助人類增加生存機率,也能讓新的發現和技巧可以在群體間擴散。
 
好玩的是,儘管模仿可以增加生存機率、或是讓人學習新技能,但因為人類通常是針對一個有優異表現的個體去整套模仿,而不是針對單一的特質,這樣往往會讓模仿行為成了一種無效、甚至是有害的結果。
 
 

post title
Getty Images

舉例來說,一個每發必中的獵人在每次狩獵開始前,會低聲吟唱、碰觸箭頭,旁人就會以「這是一套儀式」的方式來看待學習。這樣的學習心理,正巧就可以說明為什麼我們會對運動明星和歌星的穿著、嗜好感興趣。

post title
Getty Images

現代社會中的模仿行為
特拉尼認為,現代社會中,「名氣」(fame)就像是個具有力量的「磁鐵」,會吸引大眾靠近、學習;我們模仿名人的特色,例如他們的髮型、說話方式等等,這些特質往往與名人之所以變成名人的原因沒有多大關係,但也就是因為我們有這樣的行為模式,讓企業贊助明星使用他們的產品成了有效的行銷手段,換句話說,讓常出現在電視媒體上的名人穿上你的品牌或是配件就是最好的曝光機會。

編註:照片中是韓國男子團體BIGBANG

 

post title
Getty Images

名人魅力無法擋
企業深知人們的認知會受到名氣影響,讓名人代言產品時,不僅僅是把商品放到大眾眼前吸引注意而已,同時還能引起人們想買的慾望,這也是會甚麼那些看不到的商品像是內衣褲、香水等等,還是找來名人代言。

 
這樣「無差別」地「整套」模仿的心理機制,不只讓我們學習到各種五花八門的行為,同時也把與名人成功無關的特質也一起模仿進來,這樣往往會讓模仿行為成了一種無效、甚至是有害的結果。
 
 
編註:照片中是韓國男子團體SHINee

 

post title
Getty Images

從前老祖先模仿到沒有用的技能時,還能依靠其他有效的模仿結果來平衡一下,所以總結來看,遠古人類的模仿行為是有益於演化的策略;但是換到現代社會中時,卻完全不能這樣看待了。
 
編註:這邊的心理機制作者特拉尼稱為「名聲傾向學習」機制(prestige-biased learning)

post title
Getty Images

從模仿變成迷戀
特拉尼開始談到現代社會對藝人明星迷戀、仿效的現象,他認為現代世界早已和讓我們大腦演化的環境相當不同,過去為求生存而開始模仿的心理機制,在現代已經變成了不健康的迷戀,我們給那些名流人士的注意力早就超過這些人應得的量。


編註:照片中是在Youtube上爆紅的小童星Sophia Grace Brownlee以及Rosie Brownlie

post title
Getty Images

對食物的需求vs對名望的欲求
用飲食來舉例,我們現在對甜食和油脂類食物的偏好,是因為遠古時期的人類祖先有找出成熟水果和肉類來增加營養的需求,但放到現在的社會中,大量製造的甜點、密集耕作的農業相繼出現,我們早年用來找尋營養的天性卻成了讓我們病態性肥胖的兇手。

 
同樣地,無所不在的大眾媒體就像是氾濫的垃圾食物,它們方便快速卻毫無養分,現身在媒體上的名人讓我們不斷去跟隨、挖掘名人動態,因為這些名人可以滿足我們想要名望的胃袋。

但問題是,這些名人真得是好的模仿範本嗎?

post title
Getty Images

「有名就好」的現代社會
遠古時期的人類社群中,被模仿的名流模範都是有精確的定義,例如好的獵人、好的採集者、好的父母、或是一位祭司。換到現代社會時,複雜的社會階層、不同的勞動力族群、還有各種五花八門融在一體的文化,所謂的「成功人士」的定義已經難以定義,今天那些在運動或是音樂上有優異表現的名人,他們的成就往往不是我們普通人可以模仿的。
 
儘管難以模仿,但我們的天性和大腦驅使我們把得到聲望跟維持生存的演化行為連在一起,我們最後仍忍不住地開始模仿那些具有名望的名人。此外,現代社會中,「有名氣」常常就代表「有聲望」地位,有名這件事情也開始成了一種指標,在現代社會中,人們變得不在乎你是因為甚麼事情出名。
 
但如果電視銀幕上的名人們根本不是好的模仿範本、也根本無法讓我們因為模仿得到好處時,他們到底是甚麼?
 
特拉尼最後就用英國文人Samuel Johnson的名言下了註解「名字是少數幾個我們用錢也買不到的東西。想得到名字,你必須先得到認同。」

編註:人類學者特拉尼這篇文章的原文,請到BBC網頁

延伸閱讀:《「江南Style」在韓國長甚麼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