踏不出房門 日本繭居族症狀蔓延

by:阿咖
91291

畢業即失業的現象似乎正在世界蔓延,不只是台灣的大學生愁著畢業後的出路,其實在歐美地區也正陷入失業率飆升、青年無法順利就業的窘境,英國學者就發現,原本出現在日本的「繭居族」症狀,也開始在歐洲區出現,一些失業率達到50%的國家,年輕人就被迫必須一直窩在家中,於是足不出戶的人們越來越多,某些無法順利調適的青年,就開始出現躲避人群、甚至無法交談的症狀。

post title
路透社

阿秀待在自己的房間好久了,自從他放棄上學後,他的生活範圍就只剩下幾坪大的房間

「我沒辦法去學校後,我開始怪罪在我爸媽和我自己身上」
「然後,我開始變得害怕外出和跟人接觸,接著我就無法離開我家了」
「我心裡有好多複雜的心情,我想要出門、我對我爸媽和社會感到憤怒、我覺得自己變成這樣好難過、我對沒有方向的未來感覺害怕,還有我對那些能過著正常生活的人感到嫉妒」

像是阿秀這樣斷絕與外界的連絡,最後連家人都避不見面的族群越來越多,他們往往為了避免跟其他人見面,選擇過著白天睡覺、晚上徹夜看電視的生活,這樣的族群稱為「繭居族」(hikikomori)。


 

post title
路透社

世界性的文明病
一開始,有這樣徵狀的族群以年輕人居多,多半是15歲左右、來自中產階級家庭的青少年,並且以男性居多,然而隨時代演進,日本的繭居族越來越多,其他國家也出現類似情況的人們。這樣的現象有多普遍?英國牛津字典甚至把hikikomori這個字編入字典,解釋為「在日本,非正常地避開社會連結」

其實,早在2010年時,日本內府省就統計當地約有70萬人處在這樣的狀態,對研究繭居族多年的心理醫生齋藤環來說,因為大部分的繭居族都隱藏家中,所以人數應該再往上加,估計約100萬人。除了越來越多繭居族增加外,出現這樣症狀的年齡也開始往青壯年移動,20年前多出現在10多歲學生的症狀,現在也開始在30多歲的人群中出現。繭居族的症狀儘管隨個案不同,部分較暴力的人,會出現孩童抓住母親的動作,其他的繭居族則會有焦慮、憂鬱、或是沉迷的症狀。


編註:本文所提的繭居族不算是新穎的名詞,2011年時,日本作家茂呂美耶出版的《乙男蟻女:106個世代標籤,深入你不知道的日本》書中,就提到了日本出現"引きこもり"也就是本文說的繭居族。書中就寫到繭居族「意為因各種因素,拒絕與社會接觸,不上學也不工作,長年躲在自家個人空間的人。...主要原因是不適應職場,其次是生病,第三個原因是對人際關係失去信任。...」


 

post title
路透社

為什麼不敢出門?
.一般來說,讓一位青少年退縮回房間的原因可能不怎麼嚴重,例如成績不佳、感情受挫等等原因都會讓人想暫時獨處,但「退縮」這件事情也漸漸變成心理創傷的來源之一,此時再加上外界給的壓力,往往就讓人再也走不出自己的房間。

面子問題
所謂的「壓力」多半來自一個人在社會中的名聲地位,以及為了要符合他人的期待感的壓力,日本人常用「世間体」(sekentei)來稱呼這樣的狀態,當一個人離開社會越久時,他們就會越深刻感受到自己是個失敗者的現實,他們失去所有的自尊和自信,因此,走出家門變成一件非常恐怖的事情。更糟的是,繭居族的父母也會因為要保持「面子」,往往等上數個月才敢尋求專家協助。

長不大的孩子
除了社會壓力讓人足不出戶外,想被照顧寵溺的心態(amae,日文為甘え)也讓繭居族的人數增加,一般而言,日本女性到婚前都與父母同住,男性很有可能一生都是跟爸媽同個屋簷下,但父母往往希望子女成人後能回報他們的養育之恩,並在社會上有好發展,許多人因為無法達到這樣的期待,壓力過大成了繭居族。



 

post title
路透社

卡在中間的失敗者
從繭居族現象來看,除了顯示人們無法調適自己的心理外,也顯示出社會轉型時,人們要是難以順應社會變遷,就會如同被夾在「斷層帶」上般地進退不得。英國格拉斯高大學研究員Andy Furlong認為,繭居族正顯示了無法適應社會變遷的心理狀態,這群人從日本經濟富裕的「泡沫時代」掉入衰退時期後,因無法適應驟變,最後只好縮回自己的空間內、再也不出門。日本過去認為「好成績就是長期飯票」的保障消失,新世代的人們要面對的是短期、不安穩的打工生活,就算這成了趨勢,打工的人在日本社會中得到的仍是負面印象,而非同理心。

就這樣,越來越多高學歷、卻毫無用處的青年族群增加,尼特族(NEET)、打工族(freeter)、繭居族等名詞都用來形容這樣的人,他們被當成一群寄居在蕭條日本社會中的害蟲。

此外,繭居族也是一群夾在新舊觀念中的族群。傳統日本人是性喜群居、不愛出頭的民族,然而新世代的人們,則多半要求獨立自主,喜歡大家注意,繭居族成了夾在兩種觀念中的族群,他們希望符合父母的期望,但在無法達成目標後,他們在社會中得到的注目則是失敗者的標籤。
 
支持和溝通
研究繭居族的專家齋藤環,認為繭居族的症狀跟酗酒一樣,必須經由支持性團體來協助,讓有同樣問題的人們,經由團體治療方式讓「深居簡出」的族群願意重拾信心、回到社會。此外,齋藤也提出「再組織」的說法,他認為要把父母與孩子們的溝通管道重新建立,才能幫助繭居族重生。


延伸閱讀:《新世代日本人不做愛
心理學家:25歲才叫長大


編註1:尼特族(NEET)的說法來自英國,指得是「不在學校、不在工作、不在職訓」的人(not in education, employment or training);打工族(freeter)則是融合了英文的自由工作者(freelance)、和德文的工作者(worker,德文為arbeiter)兩字。

編註2:作家茂呂美耶出版的《乙男蟻女:106個世代標籤,深入你不知道的日本》書中,提到「這種病症並非兒童時期才會出現,成人的發展障礙通常會併發憂鬱症或酒精、藥物、網路中毒症。」

編註3:有興趣了解更多的朋友,可以參考原文頁面,請按此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