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離開土俵」日本女性協助暈倒市長 遭請下相撲擂台惹議

by:泥仔
31592

在日本文化中,相撲是一種淵遠流長、獨具神聖性的運動,然而,這項運動因為嚴格排除女性參與而備受爭議,本周四,這種傳統就因為涉及了生死攸關的事件再次引起議論。

post title

本周四,數名女性走上土俵協助昏倒的市長,卻被請下台而引起爭議。

路透社

市長在土俵上失去意識

這一陣子,日本京都府舞鶴市正在進行大相撲春季巡迴賽,本周四(5),舞鶴市長多多見良三也特別前往現場致詞,卻因為蛛網膜下腔出血,在相撲比賽時的擂台「土俵」上失去意識。

「女性請離開土俵」

在公布的影片中,可以看到工作人員連忙上前察看,一名女性護理人員也主動上前替市長施以CPR,數名女性護理人員也陸續走上前提供協助,然而,裁判在過程中卻透過廣播不止一次地覆誦:「女性請離開土俵」,畫面中的女性雖然有些遲疑,但是並沒有離開市長身邊,直到有一名男性接手CPR,以及數名男性消防人員將多多見良三抬走後,她們才陸續走下土俵。

在影片中,可以看到事發當時的情況。

「不潔」者不能出現

會出現這樣的情況,與日本的相撲傳統文化息息相關。相撲文化與神道教信仰有關,是人們過去為了慶祝豐收而舉辦的儀式,而女性因為月經的緣故被視為「不潔」(Kegare ,穢れ)的存在,也因此被嚴格禁止站上土俵。

這種帶有性別歧視的傳統經常受到抨擊,而這起事件也再次讓這樣的問題浮上檯面。

post title

兩名小相撲手正準備進行比賽,畫面中由繩子圈住的地方,即為被稱作「土俵」的比賽擂台。

路透社

網友:這是叫人去死

舞鶴市市長多多見良三在被緊急送往醫院治療後,情況已經逐漸穩定下來,也沒有生命危險,不過裁判在事件當下的反應則引起日本網友的憤怒,許多人對裁判比起人命關天,更在乎傳統的行為感到不滿,一名在護理學校就學的學生便寫到:「如果你叫一個試圖救人的工作者『離開現場』,基本上就是叫被救援者去死。」

灑鹽驅「邪」惹議

在後續的報導中,也傳出有觀眾看到在女性走下土俵後,工作人員開始在土俵上灑鹽的情況。

雖然灑鹽是相撲比賽的例行淨化儀式,但是這也讓人們質疑,主辦單位是不是把女性視為「不乾淨的東西」,才會想用鹽巴淨化現場,一名網友便批評到:「這就是你對那些救人一命的人的反應嗎?我想我們應該替相撲協會灑點鹽才對。」

維護傳統文化?

不過在眾多批評聲浪中,也有出現一些「維護傳統」、「不要把性別議題無限上綱」的捍衛聲音。

post title

這起事件也再次帶起了女性地位低落的問題。圖為東京銀座街頭。

路透社

雖然呼籲改變  問題沒有消失

無論如何,這起事件也再次顯示日本女性地位低落的問題,不論是在政壇職場家庭領域,甚至是皇室都是如此。

雖然日本首相安倍晉三提出鼓勵女性投入職場、一起為經濟成長打拼的「女性經濟學」,但是女性所面臨的歧視、缺乏體制支持的情況並沒有消失。

以傳統為名......

對此,在京都外國語大學教授社會學的學者根本宮美子解釋道:「我想不論是日本的男性或女性,都不願意在工作場合或傳統上做出改變。」

「他們以傳統為名,作為不想改變現狀的理由。」

post title

畫面右前方即為日本相撲協會主席北勝海信芳。在事件發生後,北勝海信芳也發表了道歉聲明。

路透社

深深抱歉、萬分感謝

面對人們的不滿,日本相撲協會主席北勝海信芳在稍後也發表聲明道歉。

聲明指出,當時的裁判太過慌張,才會發布這樣的廣播,不過這並不能為他們的所作所為開脫,聲明也寫道:「面對生死攸關的情況,出現這樣的回應是非常不恰當的,我們在此深深地感到抱歉。」

灑鹽和女性無關

此外,北勝海信芳也提到協會「萬分感謝提供第一手救援的女性」,不過對於灑鹽所造成的爭議,相撲協會的發言人在後續澄清道,他們無法確定當時是不是有撒鹽,就算真的有,他們也認為這和女性踏上土俵沒有關係。

進入決賽後被拒絕

事實上,這不是第一次相撲文化因為性別議題備受爭議。《日本時報》指出,該議題第一次引起大眾注意是在 1978年,當時一名 10歲的女孩在兒童相撲比賽中進入決賽,卻被日本相撲協會拒絕參賽,時任勞動部婦人少年局的局長森山眞弓也曾為此發起抗議。

想頒獎也被拒絕

1989年,森山眞弓成為第一個女性內閣官房長官,1990年,當她要求總理大臣獎盃讓她進入土俵頒獎時,卻遭到協會拒絕。

2000年,當時的大阪府知事太田房江希望能在千秋樂表彰式親手致贈府知事獎給獲獎選手,也一樣遭到相撲協會拒絕。

post title

對於這次的事件能不能替相撲界帶來改變,各方可說態度分歧。

路透社

「改變傳統的時刻」

面對這次的事件,各界也希望這多少可以促成日本相撲協會的改變,在青山學院專門研究日本性別問題的席爾德(Chelsea Szendi Schieder)便說:「在日本,有太多傳統、觀念是關於女性的言行應該怎麼做、規範她們可以踏入怎麼樣的場域。傳統是人訂的......如果這件事可以幫助我們思考傳統要如何與現代的期望結合,這就會是件好事。」

可以帶來改變嗎?

不過在早稻田大學教授運動科學的武藤泰明認為這種希望不大,他說:「他們需要來自外部的壓力......因為不論(相撲界)發生了什麼醜聞,(相撲比賽)仍然一位難求,所以對協會來說,他們並沒有什麼改革的動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