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再有下一個「薩維塔」 愛爾蘭鬆綁墮胎公投大勝

by:徽徽
13278

在愛爾蘭大眾一面倒公投支持鬆綁墮胎法後,當局希望年底前能讓新法上路,正式終結愛爾蘭女性因不能墮胎產生的種種悲劇。

post title

在都柏林市中心紀念薩維塔的壁畫前,許多民眾前來獻花致意,貼在壁畫上的小紙條上寫到:「抱歉我們太晚來了,但我們現在來了,我們沒有忘了妳。」薩維塔是這次愛爾蘭鬆綁墮胎法公投中的關鍵人物。

路透社

飛回愛爾蘭終結悲劇

上周,海外的愛爾蘭人紛紛飛回愛爾蘭參加鬆綁墮胎法公投,用選票結束了好幾世代以來保守父權下造成的悲劇,也成了刺痛羅馬天主教會的最新事件。

支持鬆綁破六成

根據公投結果,當天的投票率是 64.1%,支持廢除愛爾蘭憲法第八修正案者有 66.4%,反對者則是 33.6%。

post title

在得知公投結果後,支持鬆綁墮胎法陣營的民眾喜極而泣互相擁抱。

路透社

憲法第八修正案

1983年,愛爾蘭人公投通過憲法第八修正案,規定未出生胎兒和母親享有同等生命權,即使母親遭強暴、亂倫或是胎兒異常都不准墮胎,唯有在孕婦生命受威脅的情況下才能合法墮胎。

超過17萬人出國墮胎

而違法墮胎者最重可被判 14年的有期徒刑,但過去十年來無數孕婦違法購買墮胎藥,不只如此,從 1980年代開始,有超過 17萬名女性出國墮胎。

希望年底新法上路

現在,愛爾蘭當局決定從善如流,提議容許懷孕 12周的女性墮胎。在例外情況下,只要兩名醫生認為孕婦的生命受到懷孕威脅,或是懷孕會對孕婦健康造成嚴重危險,則容許懷孕 12-24周的女性墮胎,他們希望這樣的新法能於年底前生效。

post title

25號這天,愛爾蘭總理瓦拉德卡來到投票所投票,他認為這次的公投結果是民主的偉大實踐。

路透社

總理:民主的偉大實踐

愛爾蘭總理瓦拉德卡(Leo Varadkar)表示,這樣的公投結果靠的是過去十年、二十年來寧靜革命的累積,他說:「這是民主的偉大實踐,人們站出來發聲,他們在說:『我們要一部現代憲法給一個現代國家,我們相信女性,我們尊重她們對自己的健康做出正確的決定和選擇。』」

反墮胎組織:戰鬥還沒結束

然而,對公投結果失望的反對陣營有不同的說法。愛爾蘭最大反墮胎組織副主席夏洛克(Cora Sherlock)表示:「今天對愛爾蘭和相信真正人權的民眾來說是傷心的一天,捍衛最弱勢群體的戰鬥還沒結束,不過是改變了而已。」

post title

在都柏林街頭,人們舉起國旗慶祝公投結果,未來愛爾蘭女性再也不用出國墮胎。

路透社

醫生可以幫人墮胎了

未來新法上路後,愛爾蘭醫生就能合法提供墮胎手術。在都柏林一間醫院重症病房工作的麥克德門(Grainne McDermott)醫生說:「公投結果代表我可以好好做我的工作,不用擔心去坐牢了。」

再也不用出國墮胎

愛爾蘭總理瓦拉德卡說:「再也不會有醫生告訴病患,他們在自己的國家什麼都無法為他們做,再也沒有橫跨愛爾蘭海的孤單旅程,再也沒有汙點,祕密的面紗已經被揭開,再也沒有隔離。恥辱造成的重擔已經消失了。」

post title

在慶祝公投獲得壓倒性通過的現場,民眾高舉薩維塔的照片,薩維塔因為來不及墮胎死於感染。

路透社

不會有下一個「薩維塔」

這次的公投結果也代表,愛爾蘭不會再出現牙醫薩維塔(Savita Halappanavar)因無法墮胎而死的悲劇。

還有心跳就不能墮胎

2012年,當時 31歲、來自印度的牙醫薩維塔和身為工程師的丈夫原本準備迎接他們的第一個小孩,沒想到薩維塔懷孕 17周時,她的胎兒出現問題,醫生判定活不了。然而,在嚴禁墮胎的愛爾蘭,如果子宮裡的胎兒還有心跳就不能墮胎。薩維塔的丈夫回憶到,當他們問醫生為什麼不能墮胎時,醫生回答道:「這裡是天主教國家。」

為時已晚  因敗血症而亡

於是,薩維塔只好等在肚中的胎兒心跳停止後再進行墮胎手術。雖然薩維塔最後接受了墮胎手術,但為時已晚,她當時已經嚴重感染,幾天後因為敗血症和器官衰竭而死。

post title

2012年,因為薩維塔之死而憤怒的民眾走上街頭抗議憲法第八修正案,一名女子手舉寫有「你的手沾滿她的血」字樣的紙板。

路透社

兩方陣營怎麼看?

愛爾蘭衛生部在調查薩維塔之死時表示,國家過度嚴格的墮胎法是造成薩維塔過世的原因。然而,反墮胎陣營表示薩維塔是死於感染,人們不應該利用這起悲劇來廢除憲法第八修正案。

別讓悲劇再次發生

在公投前夕,薩維塔的父親亞拉吉(Andanappa Yalagi)說:「我希望愛爾蘭民眾在公投那天能記得我們女兒的下場,並且投下支持票,如此一來發生在我們身上的悲劇才不會再發生在其他家庭上。」

post title

民眾站在支持鬆綁墮胎法的壁畫旁,壁畫上寫著「我的身體,我的選擇」。

路透社

年輕一代覺醒

對許多愛爾蘭女性來說,薩維塔之死是她們第一次感到憲法第八修正案的可怕。

今年 20歲、在醫學院就讀的巴妮絲(Melissa Barnes)說:「當薩維塔死時,在我這年紀的年輕人開始覺醒,了解發生了什麼事。我們在憲法第八修正案通過時根本還沒出生。」

薩維塔成反抗象徵

另一名和巴妮絲同年的大學生歐圖莉(Stephanie O’Toole)附和道:「薩維塔是這場重要對話的催化劑,她成了這一代人反抗的象徵。」

14歲少女的「X檔案」

除了薩維塔,還有其他女性因為憲法第八修正案而死。1992年,一名年僅 14歲遭強暴的少女因為來不及到英國墮胎,最後香消玉殞,這起事件被稱為「X檔案」,為了保護這名少女的身分,她的真名從來沒有在媒體上出現過。

post title

一名神父別上寫有「NO」的徽章,表明自己不支持鬆綁墮胎法。

路透社

神隱的天主教會

根據《紐約時報》的報導,愛爾蘭鬆綁墮胎法公投也成了影響天主教威信的最新事件。事實上,在反對墮胎陣營為公投造勢時,天主教會選擇神隱,反墮胎陣營也不鼓勵天主教會站出來,他們比較想從道德價值和人權角度呼籲民眾而非宗教。《紐約時報》指出,反墮胎陣營和天主教會保持距離,或許是希望避免和教會相關醜聞搭上關係。

不要在講壇上談政治

在反墮胎陣營造勢時,天主教神父協會呼籲成員不要在講壇上談政治。之所以會有這條新規定,是因為有的神父在講道時威脅信眾,要是他們在公投時投下支持票就不能再參加團契。

為棺材釘上最後一顆釘子

都柏林三一學院政治學教授麥可羅伊(Gail McElroy)說:「這(鬆綁墮胎法公投通過)對羅馬天主教的階級制來說具毀滅性,等同為他們的棺材釘上最後一顆釘子,他們不再是社會的中流砥柱,還有他們重建自我的希望也消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