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買東西到搭地鐵 南韓脫北者學校開啟下一段人生

by:徽徽
12216

在位於首爾的Yeomyung學校,超過上百名脫北者在這裡學習有關南韓的一切,從如何使用信用卡到怎麼搭地鐵,更重要的是,找到自己的身分認同。

post title

2008年,在脫北者學校裡學習一般科目和南韓生活的學生,開心地露出笑容。

路透社

人生第一次搭地鐵

當脫北者朴蘇(音譯,Pak Sool)19歲時,他第一次走下長長的階梯來搭首爾地鐵,然而等著他的是錯綜複雜的地鐵路線圖還有滿滿的慌亂,慌亂到他想直接放棄。

從頭學習如何生活

而這只是眾多脫北者會遇到的挑戰之一:怎麼在南韓買東西、怎麼用自動提款機領錢、甚至要聽懂不時夾雜英文俚語的南韓用語都是挑戰。

完全不一樣的世界

2016年底,朴蘇來到了首爾,他永遠忘不了剛到首爾的景象,他說:「當我來到南韓時,一切都令我昏頭轉向」、「北韓和南韓完全不一樣,我不知道什麼是信用卡,也不知道在這裡天天都要用到。」

從一小角到全世界

當年,朴蘇從北韓偷渡到中國,之後輾轉來到泰國的庇護所。他在那裡頭一次知道什麼是網路,所方給他看了韓劇,這是朴蘇首次了解到南韓社會和北韓有多麼不一樣,他立刻深深地迷上韓劇。

我從原來只能看到世界的一小角,到突然一切都清晰可見,這真的非常驚人。脫北者 朴蘇

post title

本月 26號,在朝鮮半島板門店的停戰村,北韓領導人金正恩(圖左)和南韓總統文在寅(圖右)開完第二次南北韓高峰會後,互相給彼此一個擁抱說再見。

路透社

另類學校  幫脫北者適應南韓

現在,朴蘇跟其他上百位學生一起在首爾另類學校──Yeomyung學校學習,這所學校成立於 2004年,就位於南山的山坡上,辦學的目的在幫助年輕脫北者適應南韓生活,還有找到自己的身分認同。此外,Yeomyung學校也希望畢業的學生可以成為協助兩韓統一的先鋒。

兩韓領導人會面  緩解緊張氛圍

近日,隨著南韓總統文在寅和北韓領導人金正恩會面,讓兩韓瀰漫著有望統一的氛圍。根據《衛報》的報導,雖然兩韓要統一還有好長一段路要走,不過兩韓間的緊張情勢已經大大緩解,這是Yeomyung學校內的師生幾個月前想都沒想到的事。

培養統一的生力軍

Yeomyung學校校長李洪勳(音譯,Lee Hung-hoon)說:「我們想要成為兩韓統一後,提供北韓人教育的模範。我們也希望我們的學生可以成為統一的生力軍,積極參與相關運動還有散播統一訊息。」

彌補北韓教育的缺口

然而,Yeomyung學校得先彌補北韓教育的缺口,針對每一個學生量身打造適合他們的課程。

post title

在慶祝朝鮮少年團成立 70周年紀念活動上,小學生們和北韓領導人金正恩合影。在北韓,教育為統治階級而生,目的在教導人民服從勝於獨立思考。

路透社

教育為統治階級而生

在北韓,教育有很大一部分是為了統治階級而生,當局透過愛國歌曲和意識型態課程培養效忠領袖的北韓人,即使數學課也能融入政治目的來教學,想辦法讓人民服從而非培養人民獨立思考的能力。

填飽肚子比上學重要

此外,對許多北韓人而言,填飽肚子比上學重要多了。在Yeomyung學校就讀的具赫康(音譯,Chun Hyuk-kang)回憶到,他當年逃離北韓前往中國時只有 12歲,他說:「很多在北韓的學生輟學去找吃的,或是做點小生意。」

學不到什麼東西

即使具赫康在北韓時有上學,他說自己也學不到什麼東西:「在北韓上學不用錢,但學校很少像是紙、筆和橡皮擦之類的學用品。我們會吐口水來塗掉紙上寫錯的地方,但這只會讓紙破個大洞。」

post title

在這張由朝鮮中央通訊社釋出的照片中,北韓教師穿著傳統韓服站在台上教學。

路透社

教授大學入學考科

在Yeomyung學校內,老師們教學生韓文、英文、數學、科學、歷史和其他要參加大學入學考試必學的科目,目的在讓脫北者從這裡畢業後,能繼續升學融入南韓社會。不過,Yeomyung學校的老師發現,在上課時常常可以感受到南北韓的不一樣。

當生物課看到青蛙

舉例來說,當學生在生物課看到青蛙的圖片時,一名學生說:「在北韓時我們常吃青蛙,因為我們實在太餓了。我們不只吃青蛙腿,我們吃整隻青蛙,青蛙真的非常好吃。」上述發言對學生來說沒什麼,他們只是在陳述過去在北韓的生活經驗,不過這個經驗可能是南韓學生一輩子體驗不到的艱困。

說不出來的痛苦

在Yeomyung學校任教的黃何俊(音譯,Hwang Heui-gun)老師說:「他們(脫北者學生)可能白天笑嘻嘻的,但到了晚上仍然受惡夢所擾,但他們說不出來,這太痛苦了。」

post title

脫離北韓的學生正在和老師聊天,對他們來說,老師就像家長一樣關心支持著他們。

路透社

克服脫北造成的創傷

歷史老師李惠元(音譯,Lee Hye-won)提到,在教學時他們不可以忽視脫北者學生受到的創傷和遭遇的可怕經驗。她說:「北韓學生在脫北的過程中沒辦法讀書,這段空白必須靠量身打造的課程來滿足他們各自的需求。」

「我們也提供藝術療法幫助他們克服脫北時造成的創傷,我們還有音樂課和其他課程專門來治療他們的傷口。」

扮演學生的家長

李惠元老師補充到,脫北學生在Yeomyung學校還能擁有來自老師如家長一般的關心,還有其他同學一塊學習,讓在學校的生活就像個大家庭一樣。

「當他們在學校時,他們都會受到良好的照顧,但放學後我們也要好好照顧他們,因為他們許多人的家長都不在身邊,有的學生甚至沒有家長,我們得扮演他們校內校外的爸媽。」

post title

在南韓,人們因為對北韓的不了解往往產生歧視,造成脫北者在生活上面對不少困難。圖為今年 28歲,在 2010年抵達首爾的脫北者康(音譯,Kang)。

路透社

避免遭到外界歧視

對脫北者而言,他們選擇Yeomyung學校就讀除了老師們滿滿的關心外,還可以依照自己的進度適應南韓社會,避免一開始就被外界對北韓的歧視給打倒。

不經意汙辱北韓人

李惠元老師說:「在南韓,來自北韓會造成隔離,南韓人通常不經意就會汙辱北韓人,因為南韓人缺乏對北韓的了解,也缺乏同理心。」

敢於在課堂上發言

Yeomyung學校的畢業生崔美金(音譯,Choi Mi-jin)提到,雖然她在一般學校就讀時並沒有被霸凌,但她仍然記得轉學後自己大大鬆了一口氣。崔美金說:「我要追上其他南韓學生的進度很辛苦,因為我在北韓只有小學畢業。此外,文化和語言的不同也讓我不敢在一般學校發言。但是,當我轉學後就比較不會了,我在Yeomyung學校學到的一切至今在工作上仍有很大的幫助。」

post title

對脫北者來說,真正的挑戰從離開Yeomyung學校開始,到時不會再有任何特殊待遇。圖為今年 29歲的脫北者李戊萊(音譯,Lee Oui-ryuk),他在 2010年脫北時身上帶了北韓核發的身分證,身分證上的血型還寫錯。

路透社

不要以北韓為恥

現在,Yeomyung學校的目標除了盡量幫學生適應南韓,還希望可以培養學生的身分認同,讓脫北學生不要以自己來自北韓為恥。

成為兩韓統一的橋樑

一名負責處理兩韓事務的官員說:「我認為他們應該要以自己的身分生活在這裡,他們應該要承認自己來自北方,我希望來自北方的學生能夠和自己的身分認同一起成長。我希望未來當兩韓統一時,他們能成為一座橋樑。」

畢業後才是挑戰的開始

然而,Yeomyung學校的學生總有畢業的一天,老師們擔心學生畢業後得面對真實社會的嚴酷,到時不會再有特殊待遇。

李惠元老師說:「一旦他們從學校畢業,就不會再有特殊待遇,也不會在有如家長一般的照顧。我希望他們在畢業後能帶著更多的責任感認真工作,並且更能掌握自己的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