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的社會照護網漏洞:紙板奶奶

by:泥仔
9234

在香港,有一群沒有合法執照、以拾荒為生的「紙板奶奶」,而她們的存在,也反應了香港社會支持網的漏洞。

post title

2011年10月,一名拾荒者推著拖車走在街頭上。

路透社

「碰到地上,就是違法」

今年 7月23日,靠拾荒為生的陳功蘭(音譯,Chen Kung-lan)在街頭收不要的回收物時,兩名警察以她違法亂丟垃圾為由,表示要開她罰單。

陳功蘭事後解釋道,自己當時是因為推車快要倒了,她才暫時把推車上的垃圾袋放在地上。她也試著和警察解釋,自己沒有打算亂丟垃圾,也會馬上把袋子拿走,但是警察告訴她:「不行,如果你的垃圾袋碰到地上,你就已經違法了。」之後也不願意聽陳功蘭的解釋。

獲得輿論支持  政府收手

這件事在傳出後,立刻引起社會輿論反彈。關注拾荒者的組織「拾平台」所發起的網路連署很快就獲得 1,600人支持,他們也在 7月30日將陳情書交給東區環境衞生辦事處。

在陳功蘭的故事獲得廣大關注與支持後,本周三(15),東區環境衞生辦事處的發言人表示,在聆聽過陳功蘭的說法、審視手上的資料、諮詢法律專家後,他們決定要撤銷對陳功蘭的罰款,也不再起訴她。

post title

2015年7月,一名清潔工正忙著處理回收紙箱。

路透社

類似故事不是第一起

這不是第一次有關單位決定撤回指控。 2017年6月,一名拾荒者朱(Chu)被控在沒有執照的情況下,以一個紙箱 1港元(折台幣約 4元)的價格賣給其他人,並在交出 30港元的保釋金才獲釋,然而,當時她的錢包裡也只有 34港元——這起事件也是在激起民眾反彈後獲得政府回應。

而不論是前面提到的陳功蘭或是朱,她們都是香港「紙板奶奶(cardboard grannies)」問題的縮影。

香港的「紙板奶奶」

根據「拾平台」的估算,香港大約有 2,900名拾荒者靠著蒐集並販售回收物品為生。由於大多人都是老年女性,才會被當地人暱稱為「紙板奶奶」。「拾平台」曾經針對 11個區、共 505名街頭拾荒者進行調查,其中發現 86%的人都是 60歲以上,最年長的甚至到 96歲,而平均來說,他們一個月可以透過販售回收物賺得 716港幣(折台幣約 2,810元)。

post title

「紙板奶奶」的出現,反應了香港社會人口快速老化的窘境。

路透社

人口快速老化  政府沒照顧到

《衛報》便認為,香港的「紙板奶奶」其實是政府無力支持人口快速老化的縮影。根據官方在 2016年的數據,香港在年齡超過 65歲的人中,有 47萬8,400人的月收入是低於香港官方的貧窮線(3,800港幣,折台幣約 1.5萬元)。

「只能買水果的」津貼

儘管政府有發放「長者生活津貼」給 60-69歲的長者 2,600港幣、70歲以上的長者 3,485港幣,但這樣的金額並不足以負擔在香港的生活,因此長者生活津貼也常被稱為「生果金」(即水果金)。

此外,有些人也會因為「不想成為政府的負擔」、「覺得不好意思」,而不想去申請津貼。

post title

在紀念品店裡,一件T-shirt寫著「我在香港迷了路」。

路透社

至少能靠自己生活

今年 65歲的退休公務人員黃(Wong)並沒有房子、存款,兩個孩子也沒有資助她,雖然黃之前有到麥當勞應徵,但是脊椎彎曲、心臟的毛病讓她沒辦法再負擔高密度的勞力工作。

現在,她每年可以領到 3,000港幣的公務人員退休金,再加上靠拾荒、不到 1,000港幣的收入為生。王並不願意去申請長者生活津貼,她說:「至少我每天還可以靠著自己賺得一餐。」

就是想要做點事

另一方面,雖然比例相對低,但有些人上街拾荒並不全然是因為金錢。香港大學秀圃老年研究中心的總監樓瑋群便指出,有些退休的長者是希望可以感受到自己是有用的、或是得到一點社會參與感,才會選擇上街拾荒。

post title

2011年10月,香港街頭熙來人往的人潮被攝影師捕捉了下來。

路透社

當局的眼中釘

不論如何,這些街頭拾荒者很容易被當局盯上,並被政府以阻礙公共道路、未持有執照營利起訴。

在鎂光燈前的  不是多數

像文中一開始提到、能獲得輿論關注的「紙板奶奶」畢竟仍是少數,如 2017年,「紙板奶奶」霍(Fok)就被罰了 400港幣,相當於得賣 800公斤的紙箱。在許多案例中,受訪的拾荒者也提到他們的拖車遭到警察扣押,必須繳交 1,500港幣的罰金才拿得回來,有時連拖車上的回收物都會被環境衞生辦事處的人拿走。

post title

各界認為,要改善「紙板奶奶」的現象有賴政府推動。圖為 2017年8月,香港海港城正在進行裝置藝術表演「Bubble Up」。

路透社

希望大家正視現狀

對於「紙板奶奶」的現象,社會團體也呼籲當局正視,像是協助回收場跟拾荒者的合作,讓後者最起碼有個穩定的收入與工作保障;更長遠的來說,透過發展長照、促進老人再就業與社會支持網絡等計畫,消除社會上的年齡歧視,並讓他們有更多的收入來源。

友善的社會  來自友善的政府

「在這個快速老化的社會,政府需要承認這些長者曾經的貢獻,」新福事工協會的成員鄧永謙說:「......在我看來,香港在發展長者友善城市這件事上並沒有長遠的計畫。我們的社會需要結構性且真實的改變。但在我們創造一個長者友善的城市前,我們需要一個對長者友善的政府。」


延伸閱讀:《香港「麥睡族」:把麥當勞稱為家的人們
用廚餘飽餐一頓 靠回收食物為生的菲律賓拾荒者

參考資料:
01 New study into Hong Kong’s forsaken ‘cardboard grannies’ finds they earn just HK$716 a month
02 HK$1,500 government fine on Hong Kong ‘cardboard granny’ waived after appeal and petition from scavengers concern group 
03 Arrested for selling HK$1 cardboard? Group rallies behind elderly Hong Kong woman
04 Call to recognise plight of Hong Kong’s ‘cardboard grannies’, who have no homes, savings or family
05 Prosecuted for selling cardboard for HK$1: The story of Hong Kong’s working elderly
06 Hong Kong's 'cardboard grannies': the elderly box collectors living in pover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