避孕不力又禁止墮胎 菲律賓少女媽媽的困境

本文經授權轉載自友站全球中央文/ 陳妍君 (中央社駐馬尼拉記者) 

因缺乏性教育及天主教會對避孕態度保守,在墮胎禁令下,15到19歲菲國女性中,有一成已成為母親或懷有第一個孩子,尤其在貧困區,或僅有小學教育的女性比例最高。

文章插圖

一年60萬起非法墮胎 上千女性喪生

雖然法律禁止墮胎,不過,上有政策,下有對策,實際上,菲律賓存在不少為孕婦流產的非法診所。非營利組織「Likhaan女性健康中心」統計,2011年,菲律賓有60萬起墮胎案例,其中10萬起引發併發症,造成約1,000名女性死亡。

致力於扶助街童的非政府組織「兒童希望」(Child Hope)基金會專案襄理沙列姆(Lorna Salen)表示,在菲律賓的墮胎案例中,很多女性跟丈夫、男友以外的第三者從事性行為後懷孕,不得不人工流產。

她指出,人工流產很危險,尤其是身體還沒發育成熟的少女,墮胎容易對身體造成傷害,甚至可能因此喪命。站在公益團體的角度,基金會積極教導少女懷孕可能的後果,還有如何保護、照顧自己的身體,不要輕易和異性發生性行為,成為年輕媽媽。

文章插圖

貧困區小媽媽比例高 窮苦的惡性循環

在台灣,年滿16歲才能進行合意性交。然而,菲律賓最低合法性交年齡是12歲,尤其在貧困社區,缺乏父母妥善照顧的兒童和青少年生活在街邊,暴露在各種危險和誘惑中,因缺乏正確性知識,12、13歲就有性經驗者不在少數。

菲律賓統計署(PSA)2013年全國人口暨健康調查顯示,15到19歲菲國女性中,有一成已經成為母親或懷有第一個孩子;小學教育程度或家境貧困的女性,少女懷孕或成為年輕媽媽的比例最高。

兒童希望基金會社工巴爾沙(Armavin Balza)負責扶助住在馬尼拉中國城賓安杜(Binondo)的街童。巴爾沙說,他在天主教家庭長大,不認同墮胎,

但若詢問經濟狀況在貧困線以下的家庭,他們之中有很多人贊成墮胎,因為「跟扶養一個原本不打算要的孩子比起來,墮胎比較不花錢」。

他指出,馬尼拉的街童暴露在不適合讓孩童接觸到的人事物之中,「想像一個10歲的孩子,他們已經在尋找男朋友或女朋友。對生活在街道的孩童來說,這個是『常態』」。

另外,巴爾沙說,如果讓這些街童選擇要接受教育或賺錢,他們絕大多數會選擇賺錢,在缺乏性教育和避孕知識下,自然較容易成為年輕媽媽。

他說,「我在這邊的一個案主,14歲,已經生下孩子了。她的男友只有13歲」,因為街童間傳言,「接受割禮後,要避免疼痛,必須進行性行為」。菲律賓男性多半在10到12歲接受割禮,這被視為男性長大成人的必經儀式。

沙列姆說,她在兒童希望基金會的姐妹組織中,遇過一個12歲的孕婦,因為父母不關心她,這名少女只好轉向男友找尋慰藉和幫助。

她表示,假使少女不幸懷孕,基金會會鼓勵她們生下孩子後,把嬰兒送養;少數情況下,要是年輕媽媽的父母經濟能力足以負擔,會由家長撫養孩子,但這些少女不可能有能力照顧生下的嬰兒,「她們自己都還是孩子」。

文章插圖

墮胎議題歧見深 性教育成首要之務

根據菲律賓統計署2011年家庭健康調查,避孕普及率在1970年代後期上升,1990年代中期以來,45%到50%菲國已婚育齡婦女會採取計畫生育措施。

調查顯示,是否採避孕措施與女性受教育程度和經濟狀況有關。教育程度高的女性較傾向避孕,而貧困女性避孕比例較低的主因,在於她們接受絕育手術比例(5.2%)約只有一般家庭女性(10%)一半。

天主教會對避孕措施保守的態度,也對政府推動家庭計畫形成不小的阻力。

統計顯示,菲律賓人最常使用的避孕措施依序為:服避孕藥、女性絕育、體外射精、排卵期推算法、保險套和男性結紮。然而,天主教會反對「自然避孕法」以外的其他方式,換句話說,教會僅支持女性透過觀察基礎體溫和子宮頸黏液變化來避孕,反對政府提供民眾避孕藥、保險套,或以結紮方式避孕。

菲國婦女團體「奧瑞安婦女運動」(Oriang Women’s Movement)總幹事桑托斯(Flora Santos)指出,雖然她個人贊成墮胎合法化,但這項議題爭議性太高,團體中有不少觀念傳統的女性,無法接受將墮胎合法化列為她們推動的社會改革項目之一。

她認為,由於菲律賓社會對墮胎歧見仍深,與其推動墮胎合法,現階段在菲國,更重要的是推動教育和家庭計畫,教育年輕女性,讓她們知道自己有哪些選擇,並為做出的決定負責。

文章插圖
全球中央 logo

全球中央

《全球中央》是高水準、具備國內強大國際訊息來源的雜誌。這本定位為以台灣角度看國際的雜誌,動員遍布全球近三十名的海外資深特派員,就國際間重要新聞事件,作深入淺出的分析報導,被各界視為客觀中立,有助於豐富國人國際視野的優質刊物,深獲好評。

arrow_forward

文章功能

comment 0
bookmark_border
more_ver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