搭橡皮艇魂斷英吉利海峽 為何非法移民還要從法國偷渡到英國?

本周三,數十人搭乘橡皮艇,嘗試非法穿越英吉利海峽,從法國前往英國,卻不幸發生船難,至少 27人命喪寒冷的水中。究竟這些人為何會想要用這種風險極高的方式偷渡呢?

文章插圖

橡皮艇橫越海峽失敗

本周三(24),英吉利海峽發生了近年來最嚴重的非法移民偷渡死亡事件——一艘承載約 30人的橡皮艇在法國加萊(Calais)附近翻覆,造成至少 27人死亡,裡頭包括 3名兒童與 7位女性,其中一人還懷有身孕。

被搜救人員發現時,橡皮艇幾乎已經完全消氣,可見其脆弱。目前則確定有兩人獲救,但他們嚴重失溫,已送往鄰近醫院進行治療,這些人大部分都是來自伊朗與伊拉克的庫德族

今年已有4萬7,000起相關事件

據法國官員表示,今年以來已有 4萬7,000起嘗試非法跨越海峽的事件,有 7,800人在船難中被救出,截至本周三的悲劇以前,死亡人數總計為 7人。

英國議會彙編的數據則略有不同:去年透過水路穿越英吉利海峽的非法移民有 8,420人,但今年應該已經超過了 2萬3,500人。

搭橡皮艇橫越英吉利海峽的風險之高,是可以預期的,所以在人已經身處法國的狀況下,為何還是有人要前仆後繼地嘗試如此跨境呢?

文章插圖
文章插圖

加萊港安全戒備升級

根據規定,移民只有親自抵達英國才能申請庇護。因此多年來,走私者常常使用貨櫃車偷渡他們,而相關的悲劇也不是沒有發生過,例如 2019年,一輛冷凍貨櫃車上就發現了 39具越南人的遺體。

但近期,法國加萊港(Port of Calais)——也就是英國邊境管制區所在地——的安全戒備升級了,前英國邊境管理局(UKBA)局長史密斯(Tony Smith)認為,這代表人們會改用船隻來偷渡人口。

COVID-19疫情、英國脫歐

史密斯還指出COVID-19疫情也是原因之一,因為這導致了貨櫃車的通行變得比較少,「人口走私犯改變了自己的策略,他們現在採取了這種相對較新的方式,也就是將人放到較小的船上,然後用這種方式帶他們橫越(英吉利海峽)」。

同時,英國脫歐則有利於英法海底隧道(Channel Tunnel)的車輛管制,所以在種種侷限之下,冒險從海上、以不起眼的小船私闖英國,就成了走私者和移民眼中相對可行的選擇。

體育用品連鎖店不賣橡皮艇

嚴重的海峽偷渡狀況甚至使體育用品連鎖店迪卡儂(Decathlon)於上周宣布,不再於加萊和鄰近的另一法國海岸城市格朗德桑特(Grande-Synthe)販售橡皮艇,就怕橡皮艇被用作非法移民跨越海峽的工具,造成他們的生命危險。

此外,相關慈善與援助機構也因此不斷呼籲英國政府,應該要為這些尋求庇護之人開闢前往該國的安全路線,但始終未果。

文章插圖

親友是去英國的主要拉力

至於這些人為何想要離開法國?

根據BBC報導,他們大多來自非洲或中東國家,而現有的一些研究指出,親友之間的聯繫是橫越英吉利海峽、抵達英國的主要動力。

例如期刊《國際健康》(International Health)的一篇論文便指出,來自加萊「叢林」營地(Calais "Jungle" camp,註)的 402人當中,只有 12%透露自己想留在法國,82%想到英國,其中,想到英國的人有 52%是因為自己已經有家人身處當地。

英國非營利組織「難民議會」(Refugee Council)執行長索羅門(Enver Solomon)便指出:「他們和英國有所連結,而且會說一些英語,在這裡還有家人、朋友以及認識的人。他們想要過來待下,並重建自己的生活。」

註:加萊「叢林」營地是當地一處聚集難民和移民的區域別稱,但在 2016年時遭到法國政府強制拆除,居民則被送往其他地方的收容所。

英國就業市場比較寬鬆?

《紐約時報》則指出,另一原因是英國的就業市場對於無照移民(undocumented migrants)更加寬鬆,但英國智庫「公共政策研究所」(IPPR)的移民專家莫里斯(Marley Morris)不同意這個說法,表示英國的法律讓非法工作變難了。

「這些論點在 20年前就被提出來了,當時人們說英國的制度實在過於慷慨,於是作為回應,政府縮緊了規定,」莫里斯反駁:「雖然我們沒有使用身分證,但現有政策還是讓非法工作變得更難了,雇主會因為僱用不能合法工作的人而被罰款。」

文章插圖
文章插圖

和母國有歷史淵源

除此之外,語言和家鄉連結也是前往英國的動力之一,例如一些來自加萊的移民便告訴BBC,他們之所以想到英國,就是因為這裡和自己的母國有歷史淵源。

尋求新的生機

另外,還有來自法國的推力,有些人認為自己在此處受到了不好的待遇,而這或許導致他們想要跨越海峽、往英國尋求新生機,牛津大學(Oxford University)移民觀測站(Migration Observatory)副主任麥克尼爾(Rob McNeil)便指出:「想像你在自己身處的國家內受到不好的待遇,你推測現有的環境是不開心的,所以你想要離開它。」

不介意再冒一次險

同時,就算危機重重,有些人表示自己都已經抵達加萊了,他們不介意再冒一次險去英國。像是《國際健康》的論文還指出,受訪的 402位移民內,有超過 2/3的人都曾在旅途中或加萊當地,碰上至少一次的暴力事件。

文章插圖

「前往英國碰碰運氣」

根據《紐約時報》報導,在「叢林」拆除後,法國政府至今仍會定時拆除加萊附近的非法移民營地,讓他們移居收容所,並提出庇護申請,例如上周,格朗德桑特才有一個大約容納 1,000人的營地被清理掉。

當地官員卡梅勒(Olivier Caremelle)因此認為,冒險搭橡皮艇橫越英吉利海峽的人都是想「前往英國碰碰運氣」,只有法國提出讓他們擁有生存機會的政策「才能說服他們不要承擔這種風險」。

只有少數人會選擇前往英國

此外,很多移民會選擇在自己抵達的第一個國家提出庇護申請,例如希臘、土耳其以及義大利等,但這不是強制的,他們也可以在其他國家自由提出——前提是他們到得了。

BBC指出,其實只有少數人會選擇前往英國,英國慈善機構《難民行動》(Refugee Action)也透露,根據它們的數據顯示,留在法國的移民,事實上是前往英國的人的三倍。

文章插圖

離開庇護系統與《都柏林規則》

但另一方面,隨著英國脫歐,2020年12月,英國同樣離開了歐盟(EU)成立的庇護系統以及《都柏林規則》(Dublin Regulation)——這是一部由歐盟制定的法律,其中規範移民申請庇護的流程,目的則是要劃分特定移民要由哪個成員國負責。

而離開這個體制後,理論上英國其實不再需要承擔共同責任,可以把大部分從歐盟而來的非法移民都送回成員國。

德國庇護申請人數最多

去年,德國是歐盟之中庇護申請人數最多的,有 12萬2,015人,法國次之,9萬3,475人,英國與它們相比排名第五,有 3萬6,041人。

「還沒有新的系統出現」

對此,伯明罕大學(University of Birmingham)研究國際移民與強迫性流離失所議題的學者西戈納(Nando Sigona)便表示:「最大的不同在於,過去,當英國還是歐盟的一部份時,如果遇到尋求庇護者或強迫性流離失所問題,它也是這個團結一致,且相互分擔的系統一份子。」

「這個機制能夠讓歐盟規範尋求庇護者的流動,但現在邊界某方面而言變成了硬邊界(hard border),目前還沒有新的系統出現,可以控制與管理這種流動。」

文章插圖

英法陷入口水戰

此外,在 27人死亡的憾事發生後,如今英國與法國則陷入了移民問題的口水戰,英國首相強森(Boris Johnson)於事件後呼籲法國「帶回」那些跨越海峽到英國的人,並在一封公開信內向法國提出五個要求,以「進一步加快行動」阻止悲劇重演,包括聯合巡邏、部署感測器與雷達、相互在對方領海海巡等。

法國:不可接受,取消會談

但法國內政部發表聲明,認為這些要求是「不可接受的」,並因此取消英國內政大臣巴特爾(Priti Patel)與法國內政部長達爾馬寧(Gérald Darmanin)在本周日(28)面談的機會。

「巴特爾不再受邀參加周日的會議,但這場會議仍會由法國、比利時、荷蘭、德國以及歐盟委員會如期舉行。」法國內政部如此表示。

稍早,法國愛麗舍宮(Élysée Palace)也曾表示,總統馬克宏(Emmanuel Macron)「強調了共同的責任」,並要求英國「不要為了政治目的而利用戲劇性的局勢」。

還有人持續在跨越海峽

與此同時,這次的悲劇顯然沒有停下移民的腳步,根據BBC報導,周四(25)凌晨仍有兩艘船穿越英吉利海峽抵達英國,上頭有大約 40名穿著救生衣的人,身上還裹著毛毯。

意即,在英國與法國,甚或整個歐盟之間為了責任歸屬與主權干預問題爭執不休時,偷渡及走私,還有隨之而來的巨大生命危險,仍在寒風中不斷發生。

文章功能

comment 0
bookmark_border
more_ver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