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河融化的可能受益者?研究:2100年北美洲鮭魚棲息地將大幅增加

氣候變遷帶來的問題數也數不清,但現在,一群科學家卻提出了它可能帶來的少數益處:當冰河融化後,開闢出的河流或許能成為鮭魚的新棲息地。

文章插圖

6,146公里長的棲息地

隨著氣候變遷,地球的面貌正一步步地產生變化,世界上的許多科學家因此致力於猜測,究竟我們的未來會是什麼模樣?

就在最近,一個研究團隊便模擬了北美洲太平洋山區的冰河將如何隨著全球暖化而消退,結果發現在2100年時,鮭魚在這個區域將有望多出一片長達6,146公里棲息地——但其中只有1/3,即1,930公里長的河段適合牠們產卵與培養幼魚。

展示生態系統如何被改變

這項研究在本月7號時發表在期刊《自然—通訊》(Nature Communications)中,其共同作者之一,加拿大西門菲莎大學(Simon Fraser University)生態學家摩爾(Jonathan Moore)表示:「這展示了氣候變遷如何從根本上改變生態系統,現在是冰層的地方,之後會變成全新的河流。」

「我們不能只為了當前的鮭魚族群控制棲息地,還得要想想看能如何經營未來的鮭魚棲息地。」

此前,加拿大漁業與海洋部(Fisheries and Oceans)才曾指出,基於氣候變遷、棲息地流失與其他威脅,該國英屬哥倫比亞省(British Columbia)的鮭魚數量正下降至「歷史新低」。

文章插圖

315座冰河符合條件

而這次的研究範圍,就正落在英屬哥倫比亞省與美國的阿拉斯加(Alaska)之間,涵蓋面積約62萬3,000平方公里,其中有大概4萬6,000座冰河。

研究團隊從現存河流的源頭開始找起,確認這些冰河之間,哪些可能會在融化後創造新的河水支流,而且這些支流還必須要能連接到大海,因為鮭魚大部分的生命周期都會在海中度過,同時河流的坡度也不能夠過度陡峭。

最後,有315座冰河都符合上述要求,它們多出現在海岸附近的緩坡地形,其中阿拉斯加灣(Gulf of Alaska)周邊甚至最多能拓展27%的鮭魚棲息地。

陡峭地形難以進入

因地形過於陡峭而不符合條件的冰河則有約603座,它們在消退後雖然約可產生3,300公里長的支流,但遷徙中的鮭魚將難以進入,而這個狀況在英屬哥倫比亞省的範圍內特別多。

文章插圖

不是所有鮭魚都會返鄉

加拿大西門菲莎大學生態學家兼地形學家,同時也是本研究的領銜作者皮特曼(Kara Pitman)認為,一旦這些新形成的支流狀況穩定下來,鮭魚便能夠快速在這些區域建立棲息地。

「所有鮭魚都會回到自己出生的支流,這點是個普遍的誤解,的確大部分都是,但有些個體會偏離原本的路線——移動到新的支流產卵,狀況好的話,牠們的族群數量會增加的非常快。」他補充道。

流浪者將找到新棲地

共同作者之一的摩爾也指出,不會重返原棲息地的鮭魚大約占族群總數的1至10%,他認為這或許是鮭魚在棲息地不斷變化的動態景觀中,演化出的一種行為:「總有鮭魚會出來探索並尋找新的棲息地,那些流浪者將會成為找到新生態系統的一員。」

協助未來的保育計畫

團隊表示,這項研究將幫助保護未來的鮭魚棲息地,因為當冰河融化時,這些土地或許會被用於採礦等破壞性產業,但如果先行預測支流會出現在哪裡,便可以為保育計畫提供訊息。

文章插圖

還有其他負面影響得考量

然而,研究團隊也強調,雖然他們提出了棲息地擴大的可能性,但對鮭魚來說,冰河消融或許並不真的是件好事。

「一方面,這些新的鮭魚棲息地將為某部分的鮭魚族群提供機會,」領銜作者皮特曼表示:「但另一方面,氣候變遷和其他人為影響將持續威脅鮭魚的生存——例如更暖的河流、水流量的改變,以及糟糕的海洋生態。」

例如冰河消融時或許會帶來洪水、土石流,而氣候變遷則會增加熱浪、海洋酸化、海平面上升、乾旱,以及大氣溫度上升等問題發生的可能性,這些都會對鮭魚的生存帶來負面影響。

尚未分析溫度等條件

此外,雖然研究團隊預測了鮭魚的新棲息地可能在哪,但沒有針對溫度與其他條件進行進一步分析,而如果水溫過暖,造成水氧降低的話,就會不適合鮭魚生存。

同時,鮭魚的生存還倚賴著海洋的狀況,如果海洋生態不佳,導致牠們無法在其中生存,那麼即使淡水棲息地擴大,也難以讓牠們的數量有所增長。

文章功能

comment 0
bookmark_border
more_ver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