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是不想付錢給NHK,日本民眾如何靠電視訊號阻斷器抵制公共媒體付費制

本文經授權轉載自友站<石川カオリ的日本時事まとめ翻譯。>文/ 張郁婕 

根據日本《放送法》第 64條,在日本,只要你家裡有電視,有一個可以接收到電視訊號的機器,不管你有沒有在看NHK,都必須要付錢給NHK,這筆錢就叫做「受信料」。這些錢是為了要確保NHK作為公共媒體,它在媒體產製的過程中可以不受到財團(及政府)影響,獨立製作新聞內容。

文章插圖

像是台灣的公共媒體——公共電視,也有《公視法》確保公共電視的經費包含政府編列的預算(也就是納稅人的錢),讓公共電視成為一個相較於商業媒體,比較獨立客觀、可以製作不一定會熱賣,但具有時代意義或社會公益的內容。

那既然《放送法》第 64條的規定是,「只要有一個可以接收到電視訊號的機器」就要付錢給NHK,那如果家裡的電視看不到NHK,還需要付錢給NHK嗎?

好問題,最新的判決的結果答案是「還是要」

只有NHK看不到的訊號阻斷器:IRANEHK

2014年,筑波大學掛谷英紀的研究室開發出一款名為「イラネッチケー(IRANEHK)」的信號阻斷器。這個直徑只有 2.1公分、長 7.5公分的金屬管狀裝置,只要裝在電視和電視線之間,它就可以過濾掉NHK的電視訊號,讓電視沒有辦法播映NHK的頻道。

這款IRANEHK從 2014年7月起就在網路上販售,2015年4月更以「只看不到NHK的訊號接受器(NHKだけ映らないアンテナ)」參加niconico超會議(ニコニコ超会議),榮獲「研究狂(研究してみたマッドネス)」類別大獎。

文章插圖

第一槍:「打爆NHK」的立花孝志與IRANEHK

既然裝了IRANEHK,電視就看不到NHK這一台了,那還需要付錢給NHK嗎?

開了第一槍的人物是,口號為「打爆NHK(NHKをぶっ壊す!)」的立花孝志。時任千葉縣船橋市議員立花孝志,2015年6月在黨部兼自家的電視上,裝上IRANEHK,確認完這樣真的看不到NHK之後,就立刻向東京地方法院提起訴訟,表明自己看不到NHK,所以不需要付錢給NHK。

這起判決的結果可想而知。法官認為只要把IRANEHK拿下,就可以看到NHK了,所以認定立花孝志還是需要付錢給NHK,即使立花孝志他本人並沒有想要看NHK的意思。接著,立花孝志將IRANEHK熔接在電視上,還曾經把IRANEHK嵌在牆壁電視線插孔裡面,「這樣就不能把IRANEHK拔下來了吧?」,再次提起訴訟都紛紛敗訴。

第二槍:直接做一台看不到NHK的電視

既然熔接不行,那如果買來的電視早已內建「收不到NHK訊號」的濾波器,那這樣還要付錢給NHK嗎?

2018年10月,東京都內一名女性主動聯繫研發出IRANEHK的筑波大學,請他們幫忙做了一台「看不到NHK的電視」。具體做法是,先由筑波大學花了日幣 3,000元買一台二手電視,筑波大學將這台電視改裝成「看不到NHK」的狀態後,再由這名女性以原價 3,000日圓買回。

後來這件事情也上了法院,2020年6月,東京地方法院裁定,縱使只要再加上訊號增幅器就可以讓這台電視看得到NHK,但以這名女性的狀況,她並不具備可以自己把這台「看不到NHK的電視」變成「看得到NHK」的專門知識,而且還必須要自費添購訊號增幅器才能看到NHK,不論當事人的動機是什麼,這台電視既然不能收到NHK的訊號,就沒有和NHK簽約的義務。

然而,這起訴訟上訴二審後,逆轉改判NHK勝訴,當事人上訴三審後,最高法院在星期四(2021年12月2日)駁回上訴,維持二審判決結果,當事人即便使用一台「看不到NHK的電視」,依舊要付錢給NHK。

文章插圖

公共媒體存在的意義是什麼?

曾為NHK當紅主播,現已轉為自由記者的堀潤,在 2020年一審判決出爐時曾表示,自己是靠著大家付的錢「受信料」在NHK培育出來的媒體人,知道NHK有其他媒體辦不到的地方,希望讓NHK的後輩們也都可以靠著這個制度,在新聞工作的前線努力工作。但同時,堀潤也認為這一連串的事情,也反映出NHK內部也必須要重新思考公共媒體的意義是什麼,希望NHK可以藉由這個機會取得大眾的信任,而不是要靠著上訴法院才能聽見大眾的聲音。

未來單靠《放送法》第64條恐收不到錢

事實上,NHK的「受信料」付費率在 2019年度來到82.8%,和前一年度相比成長幅度達 0.7%,是歷年最高,但「受信料」總收入只有 7,115億日圓,和前一年度相比少了 7億日圓。去年因為疫情還有調降「受信料」金額的關係,2020年度「受信料」總收入只有 6,895億日圓,付費率也降到 81%,是 2005年度以來的最低點。

現在靠著手機或電腦接大螢幕,就可以看到很多節目,很多人家裡根本沒有裝電視。可以想見,未來NHK如果單靠《放送法》第 64條「家裡就電視就可以收受信料」這招,可以收到的「受信料」總額一定會減少。如果NHK沒有辦法讓大眾了解到公共媒體的意義,或沒有辦法讓民眾信服,NHK可以扮演好公共媒體的角色,只會加速觀眾的流失,也會有越來越多人抵制、拒付「受信料」給NHK。

開發線上影音平台NHK+卻綁定電視「受信料」

如果NHK可以提供更有彈性、多樣化的收費方式,也許可以提高民眾願意支付「受信料」的意願。例如,針對只使用網路收看節目的用戶,提供網路平台專屬的固定月費訂閱制,或是提供網路用戶購買有興趣的單集節目,未嘗不是一個方法。

目前想要在網路上收看NHK的節目,必須使用NHK在 2020年4月正式上線的專屬收看平台「NHK+(NHKプラス)」。在NHK+上除了可以同步收看NHK無線台和教育台的節目外,如果錯過喜歡的節目,在節目開播的一週內,隨時都可以使用NHK+重播。但如果沒有和NHK簽約,定期支付「受信料」的話,就沒有辦法使用NHK+。

文章插圖

掛谷英紀:催生這一系列訴訟案的重要人物

催生出IRANEHK,帶動社會討論NHK「受信料」議題的掛谷英紀(實際上是他研究室底下的大四學生開發出IRANEHK的),接受訪問時曾多次表示,他自己會看NHK,也有和NHK簽約,定期付「受信料」給NHK。但他覺得收費方式有問題,也覺得NHK不再公正。

失去公共媒體該有的中立性

對於掛谷英紀來說,他印象最深刻的事件是,2013年3月8日,當時為民主黨(現為立憲民主黨)眾議員的辻元清美,在預算委員會上和日本維新之會的眾議員中山成彬就「慰安婦」議題進行質詢時,雙邊立場截然不同。雖然當時NHK在電視上的國會直播有記錄下這個鏡頭,但是當這段影片上傳到YouTube後,NHK要求必須要將中山成彬的發言片段刪除,但卻沒有禁止將辻元清美的發言片段給下架。

掛谷英紀認為NHK這種做法有失公平,而且類似的事件一再發生,不管左派右派都在質疑NHK的中立性,這代表NHK內部的監管機制出了問題,已經失去NHK作為公共媒體該有的中立及信賴。

留學生成NHK業務員目標對象

這起事件促使他決定要協助學生開發IRANEHK,從法律上正面對抗NHK。但實際上掛谷英紀認為NHK的問題不僅如此。

掛谷英紀表示,他發現NHK為了要收到更多的「受信料」,開始將「開源」的對象瞄準日文不好又不了解這套收費方式的留學生。他說他負責照顧的留學生就曾遇過,兩個留學生合租一間房子,理論上一戶只要和NHK簽約一次即可,但NHK卻分別和兩個人簽約,而且明明學生家裡的電視收不到衛星訊號,NHK卻在合約上勾了費用較貴的衛星訊號方案。掛谷英紀幫忙學生打給NHK,要取消兩人份的合約和把衛星訊號方案改成有線電視(地上波)方案。雖然最後成功把方案改掉了,但多付的錢NHK卻不願退還。

大樓如果內建衛星訊號電視線該怎辦?

掛谷英紀還提到,NHK目前的立場是,如果大樓裝有衛星訊號接收線,家裡也剛好有一台可以接收衛星訊號的電視,就算這台電視沒有和牆壁上的電視孔相接,NHK也會要求必須選擇衛星訊號的方案。所以上一次,立花孝志協助一名租屋族打官司時,掛谷英紀就有協助破壞那名房客電視內部的衛星訊號接收器。因為那一次的訴訟案件,是在講房客認為房間裡的電視線是房東裝的,所以拒付「受信料」。這起訴訟案一審認定房客不需要付「受信料」給NHK,但二審改判NHK勝訴,上訴三審遭法院駁回,二審判決定讞。

掛谷英紀表示,根據過去郵政省(現已改為總務省)的說法,除非將電視弄到「沒有辦法復原成可以看得到NHK的程度」,不然就要付「受信料」,所以如果大家有需要的話,他可以協助破壞電視裡的衛星訊號接收器。他也說到,最近SONY等大廠,終於有推出沒有裝衛星訊號接收器的網路電視,如果是打算只看網路電視,不想看也不打算付錢給NHK的人,可以考慮這類型的大螢幕電視機,事情會比較簡單。

石川カオリ的日本時事まとめ翻譯。 logo

石川カオリ的日本時事まとめ翻譯。

看到好玩有趣、各種傻眼的日本新聞就會隨手翻翻的日文新聞編譯平台。

arrow_forward

文章功能

comment 0
bookmark_border
more_ver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