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有老鼠!那些年美國紐約的人鼠交鋒難分難捨

告訴我小隊員,你有什麼興趣,你喜歡動物嗎?一般的狗、貓、馬、天竺鼠……老鼠?

文章插圖

剩菜大盜出沒

隨著COVID-19疫情解封,美國人對疫情的態度漸漸放寬,民眾也逐漸走出房子到外用餐。在用餐時,有些人會選擇在空氣較流通的戶外用餐區吃飯,這時若在餐桌上留下吃剩的飯菜,就有可能會遇到那些剩菜大盜——老鼠

啊!老鼠!

顯然,在人們逐漸從疫情的陰影中走出的同時,跟人一起走出的還有老鼠。

依照美國紐約城市數據表明,人們目擊老鼠的紀錄比十年前更加頻繁。光是今年4月份,民眾就已經報告了約7,400起看到老鼠蹤跡的紀錄,這比去年同期的6,150起報告增加了不少,而又比2019年的前4個月,也就是疫情還沒開始前增加了60%左右。

雖然紐約市原本就有大約200萬隻老鼠,數量是否有增加還有待商榷,但疫情的確把老鼠的問題變得更明顯了。

老鼠:整個紐約市都是我的buffet

現在隨著溫度逐漸升高,有愈來愈多人開始在戶外活動,老鼠的蹤跡有沒有可能激增?

康乃爾大學(Cornell University)紐約害蟲管理專家弗萊(Matt Frye)回答道:「這取決於有多少食物、和哪裡有食物可以提供給牠們。」因為當初疫情肆虐,而人們被關在家中不敢出門時,失去固定食物來源的老鼠就開始從陰暗的地下搬到戶外,在街道、公園和路邊垃圾堆中大啖一番。

老鼠造成衛生問題

這些老鼠不僅影響市容,會讓民眾感到恐懼,也有可能造成衛生問題。

去年至少有13人因為鉤端螺旋體病(leptospirosis)送醫,其中一人死亡。鉤端螺旋體病是一種攻擊腎臟和肝臟的疾病,人類感染的案例大多和老鼠有關。

文章插圖

老鼠與牠們的產地

其實這些在紐約市肆虐的老鼠,並不是北美洲的原生動物。紐約市中的老鼠以褐家鼠(Rattus norvegicus)為主,一種最早源自中國的褐色老鼠,但是經由挪威的帆船傳播到世界各地,所以也可以稱做挪威鼠。根據哥倫比亞大學(Columbia University)的資料顯示,褐家鼠約在1776年乘船抵達美國,而自此之後,牠們就成為讓美國人頭痛的一種生物了。

代替人民消滅你們!

自從紐約市成立以來,老鼠一直是個大麻煩,而每一任市長、區長都試圖用更好的方式來控制老鼠的數量,並展現其成效,但似乎都無法完全解決這個大麻煩。

例如由亞當斯(Eric Adams)擔任布魯克林(Brooklyn)區長時,他就展示了一個捕鼠陷阱,一個裝滿醋的毒湯桶,用來引誘老鼠在聞到食物氣味後,從而淹死牠們。然而,這也惹火了動物權利倡導者,還讓記者感到很不舒服。

善待動物組織(People for the Ethical Treatment of Animals,PETA)表示,老鼠就像紐約人一樣,只是試圖在這個城市勉強生存罷了。

文章插圖

為減少老鼠數量而絞盡腦汁

前市長白思豪(Bill de Blasio)斥資3,200萬美元(折台幣約9億4,828萬8,000元),透過更頻繁清理垃圾、鋪設老鼠藥和捕鼠器、更積極巡視房屋,以及將一些公寓地下室的泥土地板換成水泥地板來減少老鼠數量。

此外,白思豪還曾實施一項計畫,就是使用乾冰讓老鼠在洞穴中窒息,雖然他們曾經為記者展示過這一項技術,但在那次活動中,工作人員沒有抓到任何一隻動物。

現在也在努力對抗老鼠

最近,現任市長亞當斯在時代廣場(Times Square)的記者會上,宣布了他最近的努力:將路邊的垃圾桶上鎖,以防堆積的大量垃圾袋成為老鼠的自助餐。

亞當斯說:「人們已經厭倦了這些齧齒動物,也對那些味道感到厭煩,而且厭惡看到溢出的食物和垃圾。」

文章功能

comment 0
bookmark_border
more_ver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