垃圾學問大 從垃圾見證廢棄蘇聯核武基地的日子

社會在走,垃圾收好,因為從一個人丟棄的垃圾中可以研究出許多東西。近期就有研究人員靠垃圾,推測出蘇聯廢棄軍人基地中的日常生活。

文章插圖

在波蘭展開新生活

波蘭森林深處,隱藏著一座離最近村莊有幾英里遠的蘇聯軍事基地。曾在那裡生活的軍人家庭,跟普通人過著一樣的生活。每天,小孩子會興沖沖地跑到外頭用塑膠手槍玩角色扮演,打鬧得不亦樂乎,而他們的母親則是會在一旁坐下來下象棋。這些日常光景都可以從他們遺留下來的垃圾中判斷出。

表面上一片平靜

波蘭斯塞新大學(Szczecin University)的考古學家基亞爾日斯(Grzegorz Kiarszys)研究了波蘭西北部三個廢棄蘇聯核武基地的廢墟及垃圾,他得出結論:「指揮官非常清楚,為了軍人的心理健康,營造出和平的日常生活假象是非常重要的。」

因為隱藏在這些平靜假象底下的,是可能比1945年投放在廣島、長崎的原子彈威力更大的核彈。

圖為波蘭博爾斯科的蘇聯軍事基地。

生活垃圾好分析

這三個基地分別在波德博爾斯科(Podborsko)、坦普爾沃(Templewo)和布熱日尼察科隆(Brzeźnica Kolonia),這些廢棄蘇聯基地曾住著約140人,其中大部分是士兵,但也有部分軍官以及他們的直系親屬被允許住在那邊。

雖然1960到1970年代的解密衛星圖像、和其他種種照片都證明了蘇聯軍人家庭的存在,但基亞爾日斯認為,他們所遺留下的訊息和垃圾,才是研究當時生活情形最有力的證據。

記憶會被遺忘,但垃圾不會消失

垃圾可以告訴我們一個人、或團體的狀況,而這種現象被稱作「垃圾學」(garbology)。一個人的垃圾,即使是比較噁心的部分,也是一種數據,它們都帶有大量關於人們的行為訊息,而這些訊息往往是在別的地方無法獲取的。

而那些敢篩選、研究這些人類垃圾的人,就被稱作「垃圾學家」(garbologists)。挪威奧斯陸大學(University of Oslo)的人類學家埃里克森(Thomas Hylland Eriksen)表示,研究垃圾可以帶來一種令人耳目一新的直接性,「它為你打開了一扇非常直接又特殊的窗戶,來瞭解人們實際上的生活方式」。

BBC Future(@bbcfuture_official)分享的貼文

圖為基亞爾日斯在廢棄蘇聯基地中找到的垃圾。

垃圾大哉問

在這些廢棄基地裡,有舊的制服碎片混雜在落葉中腐爛,旁邊還有糖果包裝紙、橡皮小鴨和玩具電話,這些物品上的文字和日期,都透露出它們的產地是蘇聯。基亞爾日斯表示,這些垃圾與同一年代的波蘭垃圾場中的垃圾「完全不一樣」。

例如,有些來自西方、有品牌的鞋子,和許多樂高積木等玩具,都是在共產黨統治之下的東歐難以獲得的東西,只有少數人才能購買到這些物品,像是可以使用外國貨幣的蘇聯軍官。

被蒙在鼓裡的波蘭人

雖然波蘭西部的當地人知道,在冷戰期間蘇聯軍隊曾在他們的家園經營許多設施,但直到1991年蘇聯解體後,波蘭人才真正得知:原來有些基地是被用來存放核武的。

基亞爾日斯解釋道:「多年來,我們一直被告知,在波蘭境內是沒有核武的。」這些隱藏在基地深處的可怕武器,足以在歐洲的戰爭中發揮強大的破壞力。「這個想法本身就很瘋狂,但這就是蘇聯將軍們所認為的歐洲戰爭方式」,基亞爾日斯補充。

文章功能

comment 0
bookmark_border
more_ver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