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談情做愛,但不說未來」當代愛情的新型態關係:Situationship

出社會後,找對象、結婚、生子⋯⋯以上或許是多數父母輩的愛情軌跡,也是上一代在潛移默化中傳承給下一代的求偶之道。但,上一代看似得來全不費工夫的正緣,在下一代身上怎成了無限期的「下一個會更好」?兩個世代的成長環境相差甚遠,從網路普及至新冠疫情,種種事件都形塑著新的社會氛圍,而人與人相處、相戀的模式也有了劇變。 

其中,交友軟體的發明,不只見證了許多愛的萌芽與凋落,也加速了關係模式的多元化。現代人不再只能有以情感為依歸的「男女朋友」、「交往對象」,還能有「砲友」、「性伴侶」等以身體為基礎的親密關係。

去年,交友軟體Tinder的調查指出,甚至有越來越多人願意嘗試一種名為「Situationship」的新型態關係。

文章插圖

「情境式戀愛」?Situationship與它的產地

在英文中,「Situationship」一詞由「Situation」(情境、狀況)與「Relationship」(關係、愛情)兩者結合而成。根據《時代》(TIME)雜誌報導,這個詞最早出現於2017年的美國版《柯夢波丹》(Cosmopolitan)雜誌。

時任性愛與關係(Sex & Relationships)專欄編輯卡莉娜(Carina Hsieh)在網站上撰寫了一篇文章,談論她在學生時期所經歷的一段關係。那時,她與對象共創了各種男女朋友之間的甜蜜經驗:他們吃飯、上床,甚至過著半同居的日子。但,在那些認識朋友的環節裡,她不曾以「女友」的身分被介紹出場,而這曖昧不明、模糊不清的狀態帶給她巨大的困惑。

曖昧,是世間男女都逃不過的委屈。後來,她在派對上驚奇地聽聞另名與她同病相連的友人以「Situationship」命名這種關係。友人表示,待在Situationship裡,最終不是上岸就是沉船,但只消一個問題,之前所建立的恐怖平衡就有被打壞的風險。聽友人這樣說,卡莉娜忽然明白,以前那些不上不下的過客們,原來還能被貼上這個標籤、收進這個籃子。 

文章插圖

因造詞法的緣故,有些中文使用者將「Situationship」翻譯為「情境式戀愛」。一時半刻可能無法領會,但Situationship指的就是那些友達以上、戀人未滿的未定義關係(至於是哪種「友」,任君挑選);它是曖昧的展延再延展,也或許是進入名正言順的「男女朋友」前,無限的試用期。

卡莉娜在文末給暈船之人的啟示是「走為上策」。困在Situationship中使人勞神又傷心,尤其當關係消散時,人甚至還會以「沒有愛過,哪來的失戀」等負面想法否定自己的情緒。

我們談情,我們做愛,但我們不說未來

但,最近幾年,反而有越來越多年輕人投入這種愛的糾纏態。

美國密西根大學的社會學教授阿姆斯壯(Elizabeth Armstrong)對此趨勢提供了解釋。相較於Situationship,傳統的愛情觀似乎較功利,兩人好像得設定某個未來的目標,如同居或結婚,並大步地邁進。但,年輕人較排斥這種放眼未來、忽視現在的心態。

於杜蘭大學任教的韋德(Lisa Wade)也表達了相似看法。在歷經了氣候變遷新冠疫情、通貨膨漲等劇烈的社會動盪後,人對是否能紮根於世、度過今日並無信心,明天更在個人的意志之外,因此現代人可能會傾向將更多注意力放在職涯發展與經濟獨立之上。

而,Situationship也並非只是末日焦慮下的消極愛情觀。根據BBC報導,當對的人在不對的時間與地點相遇時,Situationship反倒是種不留遺憾的解方。舉例而言,如果關係雙方將前往不同國家就業,卻仍擦出火花,Situationship創造連結卻不談論未來的特質,就剛好符合了兩人所需。 

文章插圖

阿姆斯壯也進一步補充,Situationship的興盛也與擁抱多元的價值觀有關。當代社會中,人所認同的性別與呈現的性向時時都可能變化,若這種來得太遲的自我探索發生在定義明確的關係中,雙方都將承受莫大的壓力。但,在Situationship的灰色地帶中,試錯的空間大了,一方不會因愛上了錯的人而耽誤了另一方的下半輩子。

過去,球賽常被借以說明愛的進程,但畢竟愛不是球賽,不是跑完所有壘包、達成所有目標的關係才稱得上「好」的關係。未果的愛情也不是浪費時間,人總能從經驗中換來一點智慧。

無名也有實 Situationship也需要正式道別

情侶會分手,砲友會分床,Situationship最後也可能會分道揚鑣。但,因為Situationship具有「試用期」的特質,所以有些人發現比起分得不愉快的男女朋友,失去Situationship時,人更容易對太早落幕的愛產生不切實際的遐想與自責,心裡的傷更難癒合。 

關係教練布朗斯坦(Jaime Bronstein)以「蜜月期」的理論詮釋了這種現象。她說,那些來得快又去得太快的Situationship中,兩人根本沒見過彼此最煩卻也最真的樣子,就有一方的粉紅泡沫被硬生生戳破,失落感才會那麼重。 

文章插圖

如果關係真的走到終點了呢?臨床心理師曼利(Carle Marie Manly)提倡,除非有人身安全上的顧慮,不然把另一方約出來、把話說清楚,是最有誠意的方法。如果情況不允許,以語音或影片訊息來回溝通也可以;以文字說掰是下下策,非萬不得已就不要這樣做。

至於見面聊什麼,曼利建議,最好先坦白Situationship是段未明確定義的關係,再感謝另一方即便在不明朗的狀況下還願意付出,最後,表達自己想和平結束的立場。如果另一方情緒翻騰,接受它、陪伴它,不要否定它。

即使關係曖昧,但對象仍是血肉之身,因此,大部分的專家都強烈呼籲,不要用鬧失蹤(ghosting)的手段與人斷聯,這是很不尊重又沒責任感的做法。另一方受到的傷害與挫折將會大得不成比例。

無論是哪種關係,在愛裡,快樂有時、悲傷有時,學會在愛的每個時刻都維護著雙方身為人的尊嚴,是現代人都需要練習的功課。

文章插圖

我們為您在DQ飛行船預留了VIP位子,期待您登船贊助DQ

文章功能

bookmark_border
more_ver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