船長遭控棄乘客不顧 南韓船難增至25死

南韓世越號(前譯歲月號)客輪翻覆意外發生至今,已有25人不幸罹難,287名乘客下落不明,遇難者家屬的焦急和憤怒現在更指向先行逃脫的船長。

文章插圖

16號傳出翻覆意外的南韓客輪世越號(前譯歲月號,Sewol),救難人員仍在找尋失蹤的乘客,而上百位焦急等待失蹤學生的家長現在更進一步將苦澀的心情與怒火對準了客輪的船長,他們表示船長和6名船員在意外發生後丟下乘客先行逃脫。(編註:2012年時義大利的船難事件當時的船長也因棄船後來以過失殺人起訴)

船長忙曬乾鈔票

年約60左右的世越號的船長李準石(音譯,Lee Joon-seok),他遭控在船開始傾斜後的40分鐘左右就棄船逃難。目前已經脫困的民眾,以及287位失蹤乘客的家屬們,現在就將怒火對準了他。穿著灰色帽T的李準石,他被媒體發現逃脫上岸後忙著弄乾身上的鈔票,他遭記者包圍時說:「我真的很羞愧,我不知道該說甚麼」。

南韓海警隊發言人金在寅(Kim Jae-in,音譯)表示他們已經訊問過李船長,這位船長否認外界指稱說世越號是轉彎過快的,同時也否認他有脫離原先的航道。

文章插圖
文章插圖

生還機率幾近零

週三傳出翻覆意外後,救難人員至今仍持續搜索行動,但救出生還者的希望也隨時間的流逝漸漸消失,海軍人員在周四(17)時,已經潛入海中不下10次,但因為強勁的海流和海水中低微的能見度都增加了救援困難。一位海岸警衛隊的官員就告訴《法新社》記者,他認為「找到生還者的機會接近零」。

文章插圖
文章插圖

救救我的孩子…

當地官方表示,目前仍有287位乘客失蹤,而罹難者人數已經累積至25人,這是南韓20年來最嚴重的船難事件。儘管官方已經派出29架飛機、171艘救難船、和500位潛水員進行救難行動,但對珍島(Jindo)體育館裡焦急等待進度的家屬來說,卻是怎麼樣都無法撫平他們的痛苦。

一名等著孩子消息的父親就在體育館中對官員大吼:「把我的孩子救出來!不管是死是活!」

文章插圖
文章插圖

到處都是哀傷的氣氛

BBC記者馬丁(Martin Patience)在珍島採訪時,也難過地描述現場情況:「…有時你會看到家屬圍著救難隊員聽進度,有時候就會看到家屬裹著毛毯坐在塑膠椅上等消息,哀傷的氣氛到處都是,我站在一個帳篷邊,聽著裡面不斷傳出女性的啜泣聲......」

文章插圖

爸爸,我出不去

這場船難悲劇因為學生們的簡訊變得更加讓人揪心,一名學生申永金(音譯,Shin Young-jin)在意外發生時曾傳訊給他的媽媽:「我怕再也沒有機會說這句話,媽媽,我愛你。」

另一位16歲的學生金武基(音譯,Kim Woong-ki)也曾在船開始傾向一邊時發簡訊向哥哥求救:「我的房間傾斜有45度了,我的手機不太能用了」,他的哥哥試圖安撫他回訊說:「不要慌,照著他們怎麼說的去做,你會沒事的。」

一名18歲的申(Shin)姓女學生,也曾發過簡訊安撫爸爸不要擔心,她的簡訊中寫到:「我有穿救生衣,我和其他女生在一起。我們在船裡面,我們卡在走道上。」但父親叫她趕緊逃出來的簡訊似乎來得太慢,女學生最後回說:「爸爸,我出不去。船好斜,走道都是人。」

文章插圖

一開始撤離能救更多人

一名生還者向記者證實了他們在意外發生時曾被告知要待在原位:「我們大概在原地等了30-40分鐘,然後所有東西都開始翻倒過來,每個人開始尖叫也開始爬著想逃出去。」

另一名生還者,36歲的具本希(音譯,Koo Bon-hee)也補充說,如果他們一開始就知道能逃難的話,會有更多人可以逃出來。「救難的程序不好,我們穿著救生衣,我們有時間。如果大家都跳進水裡…他們有機會被救的。但我們一開始被告知不要出去。」

船員表示,他們一開始想先穩住船身而沒有叫乘客撤離。

文章插圖
文章插圖
文章插圖
文章插圖
文章插圖

官員遭丟水瓶

痛心的家屬目前全來到鄰近意外地點的珍島(Jindo)島,他們焦慮的心情在聽到船難發生時的情況開始轉為憤怒,當時檀園高中的325位學生曾被告知要待在房間內不要逃出。

一名船員就表示,意外發生後的30分鐘才有撤離的命令出現,但不少生還者表示他們沒有聽到任何指示要他們快點逃脫。目前外界推測撤離的只是可能沒有轉播到船上的大眾廣播系統中。

南韓總理鄭烘原(Chung Hong-won)訪視體育館的家屬們時,一名憤怒的家屬就朝他丟水瓶並說:「你怎麼還有辦法理直氣壯來這邊?要是你的孩子也在船上的話,你會有這樣的反應嗎?」

另一名家屬在鄭烘原離場時也擋住去路問說:「不要走,總理先生!拜託告訴我們你們要怎麼做。」

文章插圖
文章插圖

文章功能

comment 0
bookmark_border
more_ver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