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最人道監獄 挪威牢房沒圍欄

你能想像沒有圍欄的牢房嗎?在號稱全球最人道的挪威哈爾登監獄裡,不少犯人的牢房就像一般公寓一樣,有助於受刑人出獄後重返社會。究竟,監獄牢房要不要有圍欄呢?
文章插圖
哈爾登監獄被譽為全球最人道的監獄,盡力幫助受刑人讓他們出獄後能重返社會。


全球最人道監獄在挪威
《半島電台》11號報導,在監獄當了 38年獄警的安德森(Lasse Andresen)看盡了一切。

他曾在挪威 5所監獄工作過,有的戒備森嚴有的鬆;有的在郊外有的在市區;有的舊有的新。

在他的工作生涯中,他的一名同事曾遭兩名受刑人先姦後殺。他的兩名女兒也跟隨著父親的腳步成了獄警。

現在,快要到達退休年齡的安德森被調到了哈爾登監獄,也就是號稱全球最人道的監獄。

 
文章插圖
哈爾登監獄牢房環境舒適,圖為監獄中的單人牢房。


別讓受刑人不開心
走在哈爾登監獄種得樺樹下,安德森總結了這些年來他從工作中學到了什麼。

「大部分的犯人你都可以相信」安德森接著說:「但有些你永遠不能相信,就是腦袋出問題的那些人。」

當談到信任這件事,安德森表示,在他負責管理的 250名受刑人還沒被定罪時,他都相信他們是清白的。

在哈爾登這座戒備森嚴的監獄中,關著殺人犯、強暴犯還有戀童癖者,犯人的牢房並沒有一根根的圍欄。

挪威整體監獄系統拒絕以懲罰來管理犯人,哈爾登監獄把這股人道風氣推到極致,他們提供給受刑人有獨立衛浴的通風房間,整體環境非常舒適,就像住在泡泡裡,還提供了足夠的教育與休閒設施讓受刑人有得忙,也讓受刑人開心。

 
文章插圖
哈爾登監獄也有提供小禮拜堂,供犯人在這裡沉思。


高級錄音室隨你用
就拿監獄裡的錄音室來說,裡面有高級的音響設備還有以明亮音色聞名的芬達牌吉他。

受刑人克努特(Knut)正待在這寫歌。

獄警烏分(Rune Ulfing)說:「克努特無時無刻都泡在這裡,他已經寫了 20首歌。」

烏分和克努特也一起在混音台上大秀身手。當烏分脫下制服後,他們就像朋友一樣,相處起來輕鬆愉快。

烏分說:「本就該如此。」

 
文章插圖
哈爾登監獄還是有些牢房戒備森嚴,專門關押罪刑重大的犯人。


不怕犯人造反
哈爾登監獄有一半的獄警都是女性,性別從來不會成為交友障礙。

女獄警布拉塔斯(Tina Bratas)會和受刑人一起玩牌、下棋還有打乒乓球。

但是,在這些輕鬆的表象下,哈爾登監獄還是有嚴厲的原則。

「如果我覺得受到威脅,我知道一分鐘內會有 30名獄警來幫我,受刑人也知道這點」布拉塔斯說。

總之,布拉塔斯補充道:「大部分的威脅都是從對講機傳來,受刑人沒膽面對面威脅我。」

 
文章插圖
哈爾登牢房就像是宿舍一般,有電視、遊戲主機還有獨立衛浴。


豪華牢房  電視、遊戲機樣樣不缺
安德森指出,在哈爾登監獄有種自由的氛圍。但是,他也提到哈爾登監獄依然是間戒備森嚴的監獄,對受刑人還是有必要的限制。

像是上網就有嚴格的規定。此外,受刑人每周也不得打超過 20分鐘的電話。寄給受刑人的信也會先被拆開檢查過,最後才交給受刑人。

哈爾登也有高高的圍牆,牆外是大片林地。入內的人就像走進大學校園一般,但奇怪的是門並沒有把手。

兩年半前來到哈爾登監獄,被判 16年有期徒刑的受刑人弗雷德里克森(Carsten Fredriksen)說:「當你一開始來到這,你可能會問哪裡有把手?」

弗雷德里克森不願透露他犯了什麼罪。他現在住在公寓式的牢房中,裡面有間裝潢有品味的起居室,室內還有液晶電視與遊戲主機Playstation。

你絕對猜不到你在的地方是監獄,直到你轉向如醫院般亮白的走廊,走廊盡頭就是一間間牢房。

 
文章插圖
如果不說,這條長廊就像一般醫院的長廊一樣,沒有人會覺得這裡是監獄。


過著和外界一樣的生活
哈爾登監獄想讓受刑人的生活和外界越像越好。

每天早上,當弗雷德克里森的獄友去上學或上班,弗雷德克里森就會開始打掃煮飯,每天能賺 60挪威克朗(折台幣約 233元)。

他也描述為什麼哈爾登監獄能這麼祥和:「當然有要妥協的地方,但奇妙地是我們讓這件事成真了。」

弗雷德克里森還補充道,在這裡暴力是非常罕見的。 

「這真的很特別,我想道德在這裡發揮了作用,我們也互相影響。」

 
文章插圖
哈爾登監獄外是一片廣大的林地。


改變成真
安德森則強調受刑人與獄警保持良好關係有多重要。

「受刑人想要和獄警打好關係。」

弗雷德克里森說:「至少在這裡,你可以受到幫助去改變,如果你想要,如果你願意,這裡會有人幫你。」

在哈爾登監獄,要得到幫助一點都不難。


 
文章插圖
一名男子走向哈爾登監獄牆上的塗鴉畫。


證明自己值得信賴
監獄的心理學家柏格倫德(Jan Berglund)表示,新的受刑人常常帶著焦慮來找他,當他們知道要入監服刑時,這種焦慮的狀態會升高。

「讓人生暫停」從來就不是個選項。柏格倫德說:「其實待在一個空空如也的房間一點也不難,你可以什麼都不做,什麼都不想,什麼都不說。」

但他給因焦慮所苦的受刑人的建言是:立刻跳脫自己內心的牢籠,開始準備出獄後要做什麼。

受刑人安德雷森(Robin Andreassen)正是抱持著這種心態。

這位年輕人因謀殺被捕,現在被關在哈爾登監獄戒備最森嚴的牢房中等待判刑。如果上級許可,他會被移送到監獄中較開放的區域,安德雷森希望能在那受訓成為一名廚師。

現在,透過獄友雅各布松(Fred André Jacobsson)的介紹,安德雷森在廚房內當差。

「這是信不信任的問題」安德雷森接著說:「你證明你值得信賴就能得到工作。」

 
文章插圖
圖為在 2011年殺了 77人的挪威殺人魔布列維克,他目前正被關押在奧斯陸郊外的伊拉監獄。


挪威殺人魔不要來
哈爾登監獄也關了一些社會上窮凶惡極的犯人,並不是每個人都可以這麼自由。

像是挪威殺人魔布列維克(Anders Behring Breivik)永遠都不會被送到哈爾登監獄。

2011年 7月,挪威殺人魔布列維克在奧斯陸市區和烏托亞小島殺了 77人。2012年,布列維克被判 21年有期徒刑,他目前被關在奧斯陸郊外伊拉監獄的單人牢房中。伊拉監獄關的都是挪威最危險的犯人。

哈爾登監獄負責人赫伊多(Are Hoidal)表示,哈爾登監獄不適合布列維克。

雖然哈爾登監獄還是有其限制,但是,比大部分國家都還要盡力讓犯人改過自新的挪威表示,與全歐相比,挪威犯人出獄後的再犯率最低,大約只有 20%。

在一個沒有死刑的國家,所有犯人最後都要重返社會。赫伊多表示,哈爾登監獄希望能讓出獄後的受刑人變成良好的鄰居與納稅人。

「別人說哈爾登是全球最人道的監獄...我們喜歡別人這麼說。」



編註:對原文報導有興趣的朋友,請參考"Norway's prison without bars: 'It's a trust thing'"

延伸閱讀:《監獄生活太無聊 挪威殺人魔絕食威脅換遊戲主機
打敗95國 挪威獲選全球最適合變老的國家
為什麼挪威人這麼愛咖啡?

 

文章功能

comment 0
bookmark_border
more_ver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