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睡覺時偷偷監控 美國睡眠呼吸器自動連線保險公司

by:時穿
6876

對於睡眠呼吸中止症患者來說,要找到一款讓他們一夜好眠的呼吸器很重要。然而,患者在選擇上可能要小心有些呼吸器的背後不單純......

post title

圖為 2015年2月,在德國紐倫堡(Nuremberg),一名醫療人員向攝影師示範該如何為病患戴上CPAP。

美聯社/達志影像

沒有CPAP就睡不好

每天晚上睡覺時,患有睡眠呼吸中止症(sleep apnea)的施密特(Tony Schmidt)都需要仰賴連續性呼吸道正壓呼吸器(Continuous Positive Airway Pressure, CPAP)暢通呼吸道。

一旦少了CPAP,施密特就沒有辦法睡得安穩,一個晚上會起來數百次,而且晚上沒睡好還會連帶影響到白天的日常生活。

開車、上廁所會不小心睡著

施密特表示,之前他在開車、工作或在上廁所時,都會因為晚上沒睡好而不小心打瞌睡。在早上無法保持清醒的狀況下,他也沒辦法找到一份適合的工作。

就像有人暗中監視

去年 3月,施密特意外發現這個每天晚上能讓他睡得安穩的機器,其實在他完全不知情的狀況下偷偷將他的睡眠狀況回傳給CPAP的製造商和他的保險公司,就像有人在暗中監視他一樣。

本身就是一名資訊科技專家的施密特說:「我完全不知道他們利用線路回傳我的數據。」

post title

在施密特換成ResMed廠牌的CPAP後,他在使用完隔天一早起來就收到了來自廠商和供應商的祝賀信,讓他大感驚訝。

Photo: rawpixel

來自廠商的恭喜

當時,施密特換了一家CPAP廠牌ResMed,他在註冊時明明勾選了不需要寄送更多資訊,但在使用完隔天卻收到了來自ResMed的電子郵件,慶祝他完成了第一次CPAP療程。

供應商也說話

接著施密特又收到了來自Medigy的電子郵件,Medigy是幫施密特安裝CPAP的供應商,Medigy在信裡面稱讚施密特前一晚睡覺時呼吸道暢通、睡眠品質很好。

廠商、保險公司都知道

施密特覺得整件事情不太對勁,在聯繫完Medigy後他才發現,不只CPAP的供應商可以取得他睡覺時的數據,他的保險公司藍十字藍盾協會(Blue Cross Blue Shield)也能看到他的資料。

post title

保險公司表示,他們之所以需要得到CPAP使用者的資料,是想確認受保人是否真的有使用CPAP。圖為 2012年3月,架上的假人們展示著各種CPAP的面罩。

Photo: Rachel Tayse

以前不會  新的很自動

對於施密特來說,這不是他第一次使用CPAP儀器,不過前一款CPAP要插記憶卡才能存取資料,所以他每次去看醫生的時候都必須要把記憶卡抽出來交給醫生檢查。

但是,新的這款CPAP會自動幫他把資料傳出去,還不只有醫生能夠看到,這讓施密特感到很生氣,他認為他的醫生是唯一一位有權利存取他的睡眠數據的人。

保險公司:確定真的有用

施密特的保險公司藍十字藍盾協會表示,保險公司必須監控像施密特一樣的睡眠呼吸中止症患者,在睡覺時是不是真的有使用CPAP,一旦患者暫停使用CPAP,保險公司就不會理賠。

美國健康保險計劃同業公會(America's Health Insurance Plans)的發言人格蘿(Kristine Grow)也說,健保公司監控受保人有沒有使用CPAP很重要,如果受保人沒有使用CPAP,保險公司就能建議受保人選擇費用較低的療程,透過監控受保人的CPAP使用情況,保險公司還能提供醫生選出最適合該名受保人的療程。

不過當記者進一步詢問格蘿,為什麼保險公司不信任醫生的判斷而要自己監控受保人的CPAP使用情況時,格蘿的回答是「我不知道」。

post title

圖為 2014年4月,在美國明尼蘇達州(Minnesota),一名患者試戴CPAP的面罩。

Newscom/達志影像

只要使用者同意  法律上可以

事實上根據美國聯邦法律,CPAP廠商只要經過使用者的同意,就能和使用者的醫生、保險公司、還有CPAP供應商分享該名使用者的數據。

不過也有人擔心,如果保險公司能夠取得患者的數據,他們就能藉此調整患者的保費,找出對自己最有利的方式。

月租其實不划算

紐約西奈山醫院的耳鼻喉科醫生兼睡眠呼吸中止症專家賈克伯維茲(Ofer Jacobowitz)便指出,他的病人常常遇到保險公司要求他們支付CPAP的月租費,計算下來長期租用的錢都比一開始直接買一台新的CPAP還貴。

保險公司掌控醫療的年代

一家位在紐約的CPAP供應商老闆勞倫茲(Harry Lawrence)就說:「現在已經不是醫生或醫療相關業者掌握醫學」、「現在完全是保險公司做主了。」

post title

對於施密特來說,換回舊款插卡式的CPAP是最簡單又最安心的選擇了。

Photo: Tom Pumford

多數的CPAP還是插卡式

網路媒體Motherboard指出,每家CPAP廠商設計的儀器略有不同,有些能讓使用者從CPAP上的螢幕看到自己的量測數據,但很少有機器能做到讓使用者看到所有CPAP量測到的數據。

多數CPAP在設計上是記憶卡插卡式,使用者每半年必須要帶著CPAP記憶卡到門診讓醫生追蹤檢查,但CPAP廠牌ResMed推出一款「ResScan」的軟體,能讓醫療專業人員,或患者在有醫生指導的情況下,不需要抽取記憶卡,就能讀取CPAP量測到的數據。

只想讓醫生知道  換回舊款CPAP

不論如何,施密特決定要退掉新的這台CPAP,換成以前那種使用記憶卡存取資料的CPAP。如此一來他就能確定只有醫生才能看到他的睡眠資料。

睡眠呼吸中止症患者有多少人?

根據美國睡眠呼吸中止協會(American Sleep Apnea Association)的估計,美國約有 2,200萬名睡眠呼吸中止症患者,而CPAP是不少患者認為唯一有效的治療方式。

雖然無法確切掌握睡眠呼吸中止症患者的人數,但CPAP廠牌ResMed表示,目前有數百萬名CAPA使用者在它們的監控名單當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