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們是受害者,不是殺人犯」俄國殺父三姊妹 凸顯家暴受害者困境

by:徽徽
17279

去年,俄國三姊妹殺父一案引發國際媒體關注,在法院尚未宣判前,三姊妹的一舉一動時刻牽動著支持民眾的心,也讓俄國家暴事件獲得社會的廣大關注。

post title

圖為三姊妹中的大姊克莉絲緹娜,她曾說父親米哈伊爾把她們三姊妹當作奴隸一樣對待。

美聯社/達志影像

殺父的那一晚

2018年7月27日晚上,當時 57歲的俄國男子米哈伊爾(Mikhail Khachaturyan)剛從索洛維約夫(Solovyov)精神與神經病學中心治療返家。

拿出胡椒噴霧噴女兒

一到家,他就把三個女兒一一叫到跟前大罵,責怪她們沒有好好整理家裡。不只如此,米哈伊爾還拿出了胡椒噴霧對著女兒們的臉直噴。當時,19歲的大女兒克莉絲緹娜(Krestina Khachaturyan)因此氣喘發作,她立刻昏了過去。18歲的安潔莉娜(Angelina Khachaturyan)和 17歲的瑪麗亞(Maria Khachaturyan)擔心大姊的健康狀況,暗暗地決定要殺害她們的父親。

用獵刀和鐵鎚重擊父親

當天稍晚,當米哈伊爾坐在扶手椅上打盹時,安潔莉娜和瑪麗亞用獵刀和鐵鎚重擊米哈伊爾,清醒過來的米哈伊爾試圖防衛,三人弄出的聲響驚醒了原本在房內休息的克莉絲緹娜,她衝出房門後對著米哈伊爾的臉噴灑胡椒噴霧,想要保護她的妹妹們。

一刀往心臟刺去

隨後,克莉絲緹娜跑到公寓外的台階上,米哈伊爾則緊追在後。見到這樣的狀況,安潔莉娜搶下瑪麗亞手上拿著的刀子,直接往米哈伊爾的心臟刺去,讓他再也動不了。

在俄國調查委員會釋出的監視錄影器畫面中,可以看到攻擊完父親後跑到走廊上的三姊妹之一。

post title

今年 6月26日,二姊安潔莉娜(右一)和小妹瑪麗亞(左二)在律師的陪同下出席法院聽證會。

路透社/達志影像

女兒們報警自首

在確認米哈伊爾死亡後,三姊妹用刀割傷自己,偽裝成米哈伊爾攻擊她們的樣子,然後報警自首。

身上超過30處刀傷

在警方抵達現場後,他們發現米哈伊爾的頭部、頸部和胸部都有致命傷,他的身上則有超過 30處刀傷。調查小組還發現,米哈伊爾長期對三姊妹施暴,把她們當作囚犯跟奴隸,也曾性虐她們。

把女兒當成奴隸  施暴、性虐都來

大女兒克莉絲緹娜曾說,米哈伊爾在家裡設下了不合理的規定:「他要求我們隨時在家,並且他一叫我們,我們就得過去。他有個特別的鈴鐺,每當他一搖鈴,我們其中一人就得立刻跑到他跟前,無論白天或黑夜都一樣。此外,他說什麼我們都得照做──拿水、食物給他,或幫他做種種雜事......他連自己起身去開窗都不願意,我們就像奴隸般地服務他。」

post title

今年 6月26日,小妹瑪麗亞在法警的護送下進入法庭參加聽證會。她和二姊安潔莉娜率先攻擊父親。

Newscom/達志影像

不得已只好殺父

在擔心自己生命有危險後,三姊妹最後動手殺了自己的父親,這起三姊妹殺父案立刻轟動整個俄國。

她們是受害者,不是殺人犯

人權團體表示,三姊妹不是殺人犯,她們是長年家暴下的受害者,她們從虐待成性的父親那兒根本獲得不了任何保護,她們也沒有其他方法求援,而這反映出俄國沒有法律可以保護家暴受害者。

繳一萬多元,或坐15天牢

目前,俄國是全世界少數沒有家暴專門法律的國家。2017年,俄國更為初犯將某些家暴行為除罪化。舉例來說,在現行俄國法律下,針對配偶或小孩的暴力如果最後沒有造成他們骨折,那麼施暴者只要繳交 3萬盧布(折台幣約 1萬4,196元)或坐 15天牢就可以脫身。

俄國警察當成家務事

這條法律上路後,俄國的家暴事件只增不減,俄國警方也把家暴案件視為家務事,不是不搭理就是只提供一點點幫助。

post title

圖為今年七月三姊妹出庭時,母親奧蕾莉亞(左)和大姊克莉絲緹娜(右)的合影。

美聯社/達志影像

母親也是家暴受害者

在三姊妹殺父案爆發後,姊妹們的母親奧蕾莉亞(Aurelia Dunduk)出面表示,她自己也曾經被米哈伊爾痛打和虐待,但是當她向警察求援時,警察並沒有幫她。

將母親趕出門  不准女兒離開

2016年,米哈伊爾用球棒重擊奧蕾莉亞後,將她趕出了家門,並且警告三姊妹要是敢去跟奧蕾莉亞一起住,他就會殺了奧蕾莉亞。米哈伊爾也禁止三姊妹和母親聯絡。

三姊妹有PTSD

在內外壓力的累積下,三姊妹經過精神評鑑後被診斷出了創傷後壓力症候群(Post-traumatic stress disorder, PTSD)。

post title

目前,法院對三姊妹的正式判決還沒有下來,網路上已出現了超過 30萬人連署,呼籲法院無罪釋放三姊妹。

路透社/達志影像

目前尚在審理中

目前,殺父三姊妹案尚在審理中,三姊妹被居家軟禁,並且被法院下令不准和記者說話。

檢察官:三姊妹預謀殺人

檢察官堅持,三姊妹早有預謀要殺害父親,這是一起預謀殺人案,她們的犯案動機是為了復仇。如果被判預謀殺人罪,犯案時已經成年的克莉絲緹娜和安潔莉娜將面臨 20年有期徒刑,小妹瑪麗亞有可能要坐 10年牢。

辯護律師:全是為了自衛

對於檢察官的說法,三姊妹的律師表示,她們之所以殺害父親全是為了自衛。根據俄國刑法,當人民受到立即危險或是處於犯罪者「連續犯罪情況」下,是可以進行正當防衛的,像是當人質受到罪犯長時間挾持時,可以出於自衛原因攻擊犯罪者。

對此,三姊妹的律師主張她們處於犯罪者「連續犯罪情況」,因此她們出於自衛殺害了父親,全案應該獲得不起訴處分。律師們也提到,三姊妹從小就被父親當作奴隸般看待,過著生不如死的日子。

post title

呼籲法院無罪釋放三姊妹的民眾,手持繪有她們肖像的海報,在聖彼得堡街頭支持她們。從左到右分別是瑪麗亞、克莉絲緹娜和安潔莉娜。

Newscom/達志影像

呼籲法院無罪釋放三姊妹

在三姊妹的處境曝光後,人權團體和許多同情三姊妹的俄國人都希望能修法,降低家暴事件發生的數量,以及提供家暴受害者庇護所、保護令還有防身課程等。此外,相關組織也發起請願活動,呼籲法院無罪釋放三姊妹,目前參與連署者已經超過 30萬人。

家暴是俄國生活的現實

今年六月,莫斯科女性主義者和運動人士達莉亞(Daria Serenko)發起了為期三天的支持三姊妹活動,她說自己的主要目標就是不要讓這起案件石沉大海。達莉亞說:「家暴是俄國生活的現實,我們可以忽視它,但它會影響我們的生活,就算我們個人從未被家暴過也一樣。」

不是自衛,就是死

莫斯科反家暴組織負責人安娜(Anna Rivina)表示:「三姊妹只有一個選擇,不是自衛,就是死。」

「她們找不到人幫忙,俄國警察認為家暴是私人的家務事,他們不覺得自己有理由介入,」安娜繼續說:「當局不能也不願捍衛家暴受害者,那些被逼著自衛的女性最後通常會進監獄。」

post title

除了在莫斯科,今年八月在聖彼得堡街頭也出現支持三姊妹無罪釋放的集會活動。

Newscom/達志影像

八月莫斯科街頭  抗議活動頻傳

今年八月,在莫斯科街頭出現抗議市議會選舉不公的示威遊行時,當局開始拒絕其他想申請遊行的團體,其中也包含想為三姊妹請願的人權團體。

不要讓大眾忘記三姊妹

負責舉辦「三姊妹支持演唱會」的主辦人歐珊娜(Oxana Vasyakina)說:「整個莫斯科充斥著政治抗議活動。」不死心繼續向當局申請集會遊行的艾蜜莉亞(Emilia Grigoryan)則說:「現在,我們的目標就是不要讓大眾忘記這起案件,我們想要一次又一次地提醒民眾,這三名女孩活在地獄中,當我們過著日常生活時,她們繼續活在不確定中。」

反對法院釋放三姊妹

然而,在一片支持三姊妹的聲音中,也出現了反對三姊妹的聲音。將父權社會和國家主義視為核心價值的「男性國家」協會(Men's State)就堅持,法院不應該釋放三姊妹,他們還在有 15萬名成員的社群媒體上組織了相關活動。

post title

在本月 19號舉辦的「三姊妹支持演唱會」上,俄國龐克樂團「暴動小貓」(Pussy Riot)的成員瑪麗亞(Maria Alyokhina,中)來到現場表演。

路透社/達志影像

家暴悲劇的冰山一角

無論如何,俄國殺父三姊妹案只是家暴悲劇的冰山一角,雖然沒有官方的正式統計數字,不過俄國獨立新聞網站MediaZona統計到,有將近 80%在俄國犯下謀殺罪的女性,先前都曾被暴力的另一半虐待過。

每年至少上千萬人被家暴

人權團體則表示,俄國每年至少有 1,600萬名女性面臨家暴,當地甚至有個著名諺語:「如果他打妳,代表他愛妳。」

砍下妻子的雙手

去年十一月,瑪嘉莉塔(Margarita Gracheva)的案子躍上各大媒體版面,他的丈夫出於忌妒用斧頭砍下了她的雙手。在犯案前幾天,她的丈夫將她拖到莫斯科郊外的森林威脅要殺害她。瑪嘉莉塔曾經向警方報案丈夫威脅她,但警方並沒有採取行動。

最後,瑪嘉莉塔的的丈夫被判 14年有期徒刑。

在孩子面前刺死妻子

去年八月,一名男子在他 5歲的小孩前將妻子刺死。最後,法院將原本的謀殺指控歸類為「衝動犯罪」,讓他從殺人罪全身而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