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當中,人們需要「有深度的」消毒 美國特殊清掃業快速成長

by:徽徽
3893

受到COVID-19(武漢肺炎)疫情全球蔓延的影響,許多產業收益紛紛下滑、工廠停工、員工被迫放無薪假,然而,有個產業的收益不減反增,甚至服務供不應求......

post title

在疫情的影響下,專門處理生物危害和犯罪現場的特殊清潔公司生意不減反增。圖為一名正在為車廂消毒的專業人員。

路透社/達志影像

疫情蔓延  消毒需求暴增

根據《華爾街日報》的統計,從今年三月開始,全美多了 12萬件與COVID-19(武漢肺炎)相關的消毒需求,有的客人希望消毒公司幫忙消毒確診案例待過的空間,有的客人則是打算超前部署「預防性消毒」。

特殊清潔公司  生意蒸蒸日上

而在人們廣大的需求背後,不只單純做清潔的公司人氣高漲,過去專門處理生物危害和犯罪現場的特殊清潔公司(Crime Scene Cleaners)生意更是蒸蒸日上,因為與單純清潔公司相比,他們能提供更深入的服務,確保每一處病毒活躍或沾附的地方都能被消毒到。

post title

過去,特殊清潔公司的業務有很大一部分都在清理有人自殺的房屋。現在,他們有了不一樣的業務範圍。

Photo: Hasty Words

過去都在清理自殺現場  

過去,Aftermath Services有限公司接到的電話都是要去清理有人自殺的房屋,或是「孤獨死」的現場。但現在,他們接到最多有關COVID-19(武漢肺炎)的消毒需求。無論是像沃爾瑪這類的大型連鎖商場,或是高檔的健身俱樂部,都需要深諳深度清潔、消毒的他們提供服務。

要價從一千到數十萬美元

而這樣的服務,依清潔消毒區域的範圍和複雜程度,要價從 1,000美元(折台幣約 3萬150元)到數十萬美元都有。

post title

準備進入清潔現場的工作人員,在同事的幫忙下穿上防護衣、戴上全臉面罩和手套。

美聯社/達志影像

暴增需求令人備感壓力

Aftermath Services執行長貝托(Doug Berto)表示,從二月底開始,Aftermath Services已經完成了大約 500件和COVID-19(武漢肺炎)相關的清潔消毒工作,而市場上突如其來暴增的消毒需求,「讓我們備感壓力」。

先下訂大量消毒用品再說

為了對抗疫情,Aftermath Services參考了他們在 2014年準備對抗伊波拉病毒的方案(該方案從來沒有派上用場過),在二月初就下訂了比平常量更多的消毒用品和個人保護裝備。

想消毒哪裡  就瞄準哪裡

另一家專做生物危害和犯罪現場清理的特殊清潔公司Steri-Clean,則向大眾展示在工作時,他們有多仰賴消毒用品和個人保護裝備。

Steri-Clean的老闆查爾默斯(Cory Chalmers)說:「我們有白色的『特衛強』(Tyvek)連身防護衣、全臉防護面具。」

除此之外,他們還有裝滿消毒劑──二氯異氰脲酸鈉(sodium troclosene,NaDCC)水溶液的靜電槍。

二氯異氰脲酸鈉在水中溶解時,會產生不穩定的次氯酸(Hypochlorous acid,HOCl),次氯酸在水中又會解離成氫離子(H+)和次氯酸根離子(ClO-),而次氯酸和次氯酸根離子就是「自由氯(free available chlorine)」,也就是消毒水的主要消毒成分。

再搭配上靜電槍使用,產生出氯氣細霧,就能準確讓微粒牢牢抓出需要消毒的物體表面。當查爾默斯和他的團隊出任務時,他們想要消毒哪個地方,只要用靜電槍瞄準後射擊就可以了。

post title

在美國華盛頓州西雅圖市的一間商店內,消毒人員正在用靜電槍噴灑消毒噴霧。

路透社/達志影像

第一回合:不放過任何接觸點

在第一回合消毒時,Steri-Clean的專業清潔消毒人員會戴兩層手套(外層比較厚,內層則能和袖子連動),一邊噴灑消毒劑,一邊確定所有「接觸點」都沒有被放過,意思就是門把、電燈開關、鍵盤、椅背、扶手、桌面等手會碰到的地方都需要消毒。

查爾默斯說:「通常一間房間內,會有大約 30-40%的地方被人們摸過。」因此,這是一項大工程,第一回合消毒後還需要第二回合才叫深度消毒。

第二回合:出動消毒靜電槍

在第二回合中,消毒團隊會使用靜電槍,也會想辦法用消毒水抹遍整間屋子。等消毒水乾後,再監測物體表面三磷酸腺苷(adenosine triphosphate,ATP)的含量,這是一種能在活體細胞中發現的分子,這種分子可以告訴人類物體表面上有多少微生物。

什麼時候工作結束?

舉例來說,像是冰箱把手這樣高度接觸的表面,在清潔消毒前的ATP值近 2,000,如果能讓ATP下降到 20以內,就代表清潔消毒得不錯。當然,查爾默斯希望能讓ATP越接近零越好,唯有當他們覺得ATP夠低了,他們才會脫下防護服,收拾好東西結束一天的工作。

post title

因為疫情的關係,許多超市貨架上的家庭用消毒劑都被搶購一空。

路透社/達志影像

疫情期間少數能成長的產業

查爾默斯表示,處理生物危害和犯罪現場的特殊清掃產業相對來說很小,但或許這個產業是疫情期間少數幾個能夠成長的產業。查爾默斯說:「每個業內人士都接到來自各大企業的電話,不是要我們出去清潔打掃,就是希望我們可以制定應變計畫。」

「隨著確診人數持續增加,人們追蹤這些確診案例去過哪裡,並且希望把他們去過的所有地方都清潔乾淨。通常,如果是處理屍體或是生物危害不會有這麼大的需求,但疫情預計會影響半個國家,可能還更多,這就代表全國有一半的建築和房子需要清潔,這樣的規模是非常難以想像的。」

post title

在美國紐約時代廣場地鐵站,消毒人員趁著地鐵關閉時期進行消毒。

路透社/達志影像

趕快增加人手應對

面對暴漲的清潔和消毒需求Steri-Clean只好趕快增加人手,另一家特殊清潔公司Spaulding Decon也一樣。

Spaulding Decon執行長斯波丁(Laura Spaulding)表示,Spaulding Decon在全美有 24個據點,每個據點通常會有 4名員工,但現在她覺得每個據點應該還要再聘請 3名員工才忙得過來。

比清理自殺現場來得容易

斯波丁提到,在疫情前整個公司的業務只有 5%放在消毒上,但從三月開始,消毒業務佔總業務的比例暴增到 90%。斯波丁說:「對我們來說,做消毒業務比清理屍體放了兩周的自殺現場還容易得多,(清理自殺現場)需要非常多勞力。」

現在,Spaulding Decon除了幫人做接觸過確診者現場的深度消毒外,也開始提供預防消毒的服務,在這波疫情中積極拓展業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