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過半世紀,美國連環殺人案「黃道帶殺手」加密信被破解

by:徽徽
18069

事隔 51年,活躍於美國 1960年代的連環殺手「黃道帶」寄給媒體的其中一封加密信總算被破解......

post title

圖為美國連環殺人魔「黃道帶殺手」可能的長相,以及他發出的加密信。

Newscom/達志影像

謎樣連環殺人魔

1969年11月8日,美國《舊金山紀事報》(San Francisco Chronicle)辦公室收到了一封加密信,寄件者自稱是犯下連環殺人案的「黃道帶殺手」(Zodiac Killer),他在 1968-1969年間,於加州灣區刺死和槍殺了 5名受害者,讓當時的灣區一陣風聲鶴唳。此外,他也以善於挑釁警方和吸引媒體的注意聞名。

FBI、民間一起來破解

因此,《舊金山紀事報》收到「黃道帶殺手」的加密信後不敢大意,除了立刻交由美國聯邦調查局(FBI)人員破解外,也希望大家一起來破解這封信的內容。

過了51年,終於有答案

時光匆匆過了 51年,最近這封含有 340個字母、被稱為「Z340」的加密信才被破解。而破解的人不是FBI,而是由美國軟體開發人員奧蘭查克(David Oranchak)、比利時電腦工程師范艾克(Jarl Van Eycke)和澳洲數學家布萊克(Sam Blake)組成的平民調查團破解。

在這支YouTube影片中,美國軟體開發人員奧蘭查克告訴觀眾他們是如何破解「Z340」的加密信。

加密信破解全文

這封「Z340」加密信是這樣寫的:

我希望你在試著抓我的過程中獲得很多樂趣,

打電話上節目宣稱是黃道帶殺手的那個人並不是我。

我並不畏懼毒氣室,因為這會讓我更快進入天堂。

因為我有足夠的奴隸為我工作,而其他人卻什麼都沒有,這也是為什麼他們怕死。

我不怕死,因為我知道我死後在天堂會有個輕鬆的新生活。

「黃道帶殺手」在這封信中提到的「節目」,指的是紅極一時的灣區電視脫口秀《吉姆鄧巴秀》(The Jim Dunbar Show),當時有觀眾聲稱自己是「黃道帶殺手」而打電話到該節目。兩周後,真正的「黃道帶殺手」便寄了這封加密信到《舊金山紀事報》澄清。

post title

多年來,鍥而不捨的調查人員和對解碼有興趣的平民都想要破解「黃道帶殺手」的加密訊息,據說其中有一封加密訊息暗藏他的名字。

美聯社/達志影像

對破案沒什麼用 只不過為了嚇人

破解「黃道帶殺手」加密信的美國軟體開發人員奧蘭查克表示,這封加密信中的訊息對破案沒什麼用,「這比較像是『黃道帶殺手』愛寫的那些垃圾一樣,這些訊息只不過是為了傷害人們,並且讓他們感到害怕而已」。

奧蘭查克提到,他很興奮在研究了 14年後,終於破解了這封加密信,但他也擔心這會對受害者的親友造成影響。

FBI仍在調查殺人魔身分

與此同時,FBI也出面證實了奧蘭查克團隊的貢獻。FBI發言人柏蘭(Cameron Polan)在聲明稿中寫到:「『黃道帶殺手』曾經使北加州多個社區陷入恐慌,即使幾十年過去,我們仍將繼續替遭到殘暴惡行的受害者伸張正義。」

柏蘭補充到,目前FBI舊金山分局仍在調查「黃道帶殺手」的真實身分,她說:「由於調查仍在進行中,以及出於對受害者和家屬的尊重,我們這次不會再提供進一步的評論。」

post title

圖為遭到「黃道帶殺手」攻擊的受害者,由左至右分別是遭射殺的計程車司機史汀、遭刺殺的學生謝波德(Cecilia Shepard)和遭刺殺後倖存的哈特尼爾(Bryan Hartnell)。

美聯社/達志影像

「黃道帶殺手」犯案全紀錄

回到曾經讓北加州聞之色變的「黃道帶殺手」,警方認為他應該是一名白人男性。他在 1968年12月在轎車中射殺了一對男女;1969年7月,另一對男女遭射殺,不過男方幸運地活了下來;同年稍晚,一對情侶在靠近湖邊處被刺殺,男方活了下來;1969年10月,計程車司機史汀(Paul Stine)在舊金山被射殺。

炫耀殺人不手軟

目前可以確定的是,「黃道帶殺手」殺害了 5人,不過他自稱有 37人的死亡跟他有關,並且要求媒體刊出他的加密信,否則就要再殺更多人。一直到 1974年,警方和當地媒體不時會收到「黃道帶殺手」的來信,有時是加密信,有時則單純為了炫耀殺人犯行,還附上沾了血的布料來佐證。

post title

「黃道帶殺手」不只會寄加密信給《舊金山紀事報》,他還會寄問候卡給他們。在這封 1969年11月11日寄到的問候卡中,「黃道帶殺手」寫到:「我是黃道帶,我想你們在聽到壞消息前,應該要好好地大笑一番,最近暫時還不會收到什麼消息啦。PS 你們可以把隨信附上的加密訊息印在頭版上嗎?如果我被忽視的話,我會覺得好孤單...孤單到得來做點什麼才行!!!(註:此指殺人)」

美聯社/達志影像

為什麼要殺人?

在「黃道帶殺手」寄出的數封加密信中,第一封加密信很快就被住在加州的一對情侶給破解,裡頭同樣沒提到殺手的身分,只有提到為什麼他要連續殺人──「我愛殺人,因為殺人太好玩了」。

密碼學界的聖杯

接下來,就是這次被奧蘭查克團隊破解的「Z340」加密信。奧蘭查克表示,這一封加密信比第一封還要複雜得多,有可能是因為「黃道帶殺手」對第一封加密信那麼快被破解而感到沮喪,所以故意提高了第二封加密信的難度。

身為團隊一員的澳洲數學家布萊克說:「這封加密信被視為是密碼學界的聖杯,它已經抵抗解碼 50多年,任何解碼嘗試都如登天般困難。」

測試了65萬種解法

布萊克接著說,好幾個月來,他和奧蘭查克測試了 65萬種可能的解法,並且透過比利時電腦工程師范艾克撰寫的解碼程式來運算,然而他們一無所獲。直到今年 12月3日,解碼程式突然出現令人驚訝的詞語組合──「毒氣室」和「試著抓我」,接下來才豁然開朗,讓他們憑著類似的運算邏輯破解了整封信。

post title

圖為寫下《索命黃道帶》一書的美國犯罪作家格雷史密斯(Robert Graysmith),他的作品隨後被改編為電影。

美聯社/達志影像

對破解前景不樂觀

然而,奧蘭查克表示,他對破解「黃道帶殺手」剩下來的加密訊息不樂觀,因為這些剩下來的訊息都非常短,要找到其中的邏輯不容易,至於那則有可能暗藏「黃道帶殺手」名字的符碼,目前仍無解。

挑中正確的乾草堆來找針

澳洲數學家布萊克說,這次他們能破解這封加密信,其中的幸運程度「不只是像在乾草堆中找到一根針」一樣那麼幸運,「我們也夠幸運挑中正確的乾草堆來找針」。

世紀之謎 搬上大銀幕

無論如何,「黃道帶殺手」的身分在 51年後的今天仍然是個謎,縱使針對他的身分有各式各樣的理論,但沒有一個是真的,這也讓喜愛懸疑故事的電影製作團隊將他的故事搬上大銀幕──2007年由好萊塢影星小勞勃道尼(Robert Downey Jr)和傑克葛倫霍(Jake Gyllenhaal)合演的《索命黃道帶》(Zodiac),以及 1971年克林伊斯威特(Clint Eastwood)主演的《緊急追捕令》(Dirty Harry),都是改編自「黃道帶殺手」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