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美食和大自然 瑞典新舊世代療癒體驗

by:泥仔
3166
本文經授權轉載自友站全球中央文/ 黃齡儀 (旅居斯德哥爾摩) 

瑞典字「我的舒適時間」(Mys)指的是花一些時間減速、放鬆和吃美味的食物。這意味著舒適和放鬆並遠離壓力大的外在。形容詞的字Mysigt中,還有溫暖而愉快的意涵。特別是「我的星期五舒適時光」(Fredagsmys)一詞,指的就是在星期五下班後,放下一切、什麼都不做,安安靜靜地吃美食和看電視,也是瑞典人最愛的紓壓方式。

post title

對瑞典人來說,適時地擁有「我的舒適時間」很重要。

Photo: Tina Stafrén/imagebank.sweden.se

來自斯德哥爾摩丹德亞(Danderyd)的梅(My)是一名聲音療癒體驗(Autonomous sensory meridian response,簡稱ASMR)藝術家。她的YouTube頻道ASMR影片擁有超過400萬的觀看次數,影片中她低聲地竊竊私語或透過輕輕觸摸物體來製造令人放鬆的聲音,這些聲音使觀眾感受到精神上的愉悅。

這種聲音療癒體驗深受瑞典年輕人喜愛,有許多瑞典網紅製作ASMR和遊戲相關影片,幫助人們入眠和放鬆。目前在網路上已有過1,300萬個關於ASMR的影片。斯德哥爾摩的ArkDes國家建築和設計博物館也在4月8日到11月1日展覽這個新世代的網路療癒方式,展覽名稱取為「奇怪的感覺,但感覺很好」。新世代的網路療癒方式聽起來另類有趣,那麼一般瑞典人如何使用傳統的方式來療癒自己呢?

post title

瑞典人在每年復活節前47天的「肥死人日」必須吃鮮奶油圓麵包,盡量堆積脂肪。

合作廠商

「肥死人不償命」 全民瘋國民特色美食日

傳統瑞典人透過美食、度假屋和大自然來療癒和放鬆。瑞典每月裡有許多不同的國民特色美食日,舉例來說,復活節前47天要吃鮮奶油圓麵包(Semla),今年的Semla日在2月25日。Semla日又稱為「肥死人日」(Fettisdagen),在當天必須盡量堆積脂肪,以應付接下來長達40天的齋戒。

1 0月4日的肉桂麵包節(Cinnamon bun)。肉桂麵包是瑞典最著名的下午茶點心,大街小巷都可以看的到它的身影,配上一杯北歐濃郁咖啡,有十足的療癒效果。

11月6日的古斯塔夫‧阿道夫(Gustav Adolfsdagen)國王蛋糕日。因為古斯塔夫國王在1632年11月6日的戰役中被殺,於是瑞典人在每年的11月6日吃特製的國王蛋糕來紀念他。

post title

除了美食,瑞典人也會透過度假屋和大自然來療癒和放鬆。

Photo: Mariano Mantel

小木屋度假森林採莓果 親近大自然樂趣無窮

在大自然從事戶外活動是瑞典人減壓活動中最重要的一環。瑞典人喜愛假期時在湖邊或森林小木屋暫住,什麼也不做,只是在湖邊烤肉、夕陽下讀書、喝咖啡和散步。

對許多瑞典人來說,他們認為,在湖邊或森林裡的木屋度假更能「慵懶」和「慢活」,而不必當個每天走馬看花、擠滿行程的觀光客。

根據瑞典統計局的數據,全國約有超過60萬套避暑別墅(summer house),半數瑞典人表示可以住在自有、或是借住親友的避暑別墅。雖然稱作避暑別墅,但在春天復活節、秋假或耶誕節等連假,瑞典人也非常喜愛到這些湖邊或森林小屋居住。

瑞典有超過10萬個湖泊、森林,地廣人稀,在這個疫情肆虐、需要保持「社交距離」的2020年更是一屋難求,彷彿一種「報復性出遊」。不過,這種「報復性出遊」不需人擠人,也有益身心。

一項由瑞典旅遊局和斯德哥爾摩卡羅林斯卡學院合作的研究,邀請了來自巴黎、倫敦、慕尼黑和紐約的五名從事高壓力工作的參與者(包括警務人員、廣播員、新聞記者和計程車司機)留在沒有無線網絡的小木屋中。根據研究人員報告,在透明的湖邊小屋待72小時後,他們的壓力水平有了顯著改善,包括收縮壓、焦慮水平和心率下降。

「在10分壓力量表上,參與者的壓力水平從5.3點降低到1.7點,相當於減少了近70%壓力」,卡羅林斯卡學院壓力研究員兼副教授歐西卡(Walter Osika)說。除此之外,參與者還報告了創造力和幸福感的增加。不過,如果不是自有避暑別墅,租賃這些度假木屋往往價格不低,在假期前夕,價格常常飆漲好幾倍。

也有許多不需要多有錢,人人都可以享受的天然療癒方式。瑞典人喜歡在夏季的森林裡採莓果、秋季採菇,有時候全家大小開著露營車,請一個禮拜的長假,流浪到營區,開著露營車在湖邊來一個瑞典式的下午茶。海邊或湖泊旁常設有桑拿小木屋,人們喜愛游泳,甚至在秋天也不畏寒冷,常常褪去上衣,一躍而下,自在游泳,享受大自然的洗禮。

post title

在距離自己居住地不遠的地方租塊地來栽種,即為「施雷伯花園」。圖拍攝於瑞士蘇黎世。

Photo: Roland zh

城市裡的開心農場 我的舒適時間放空減壓

城裡的居民也有紓壓的好方式。歐洲許多人口密集的大城市居民會在離居住地不遠的地方租一塊小土地來種植蔬果和花卉。這個想法來自德國醫生莫里茨施雷伯(Moritz Schreber),他認為這對城市裡有孩子的貧窮家庭非常有益,能夠讓這些孩子們出來透透氣,呼吸新鮮空氣,有益身心健康。

在德國,這些花園仍然以他為名,稱為施雷伯花園(Schrebergarten)。目前瑞典有2萬6,000人承租開心農場,在這些小農場裡,居民們透過種植蔬菜和花卉紓壓,也可以在小小木屋裡喝咖啡和社交,暫時拋下日常煩惱。這些農場由300多個地方協會統籌負責,協會以至少25年的長期合約向地方政府承租土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