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起來越催眠越好 「睡前故事朗讀服務」那些不為人知的小秘密

by:山謬
4281

對一般的作家來說,讀者從沒看完故事,通常表示故事有些地方出了問題,但是對專門撰寫睡前故事的作家們而言,聽眾從沒聽完他們的故事是種至高無上的榮耀。

post title

在疫情期間,許多睡不著的人們轉向助眠App求助,聽著App裡的「睡前故事」朗讀服務入睡。

Photo: Penn State

失眠睡不著?助眠App來幫忙

自從COVID-19(武漢肺炎)疫情爆發後,飽受失眠問題所擾的人也多了起來。當中有不少人使用Calm、Headspace這類助眠的App讓自己更好入睡,也讓這些公司們的業績跟著水漲船高。

在這類App提供的各種助眠服務當中,「睡前故事」是相當受使用者們歡迎的一項。只要按下播放鍵,接下來就會有一個溫和的聲音輕輕為你唸一則故事,直到你進入夢鄉為止。

精雕細琢 好睡的故事得來不易

然而,想要製作出一則優秀的睡前故事並不容易。這些故事的情節不能太無聊,否則讀者無法忘懷白天的諸多煩惱,更別說是聽著故事逐漸入睡;但也不能太有趣,不然聽眾只會一心想聽完故事,反而本末倒置。

作者低估難度 傳統手法通通不能用

「很多我們聘請的作者都會低估撰寫睡前故事的難度,」助眠App Calm的睡前故事總監阿德溫森(Chris Advansun)說道:「作者們得拋棄所有他們習於使用的手法,像是衝突、對立、揭露、轉折等。所有傳統故事技巧中的重要手法通通得放棄。」

不僅如此,一則優秀的睡前故事還得注意用字遣詞,乃至它的時間長度和朗讀方式,每個細節都決定了一則睡前故事是否足夠「催眠」。

post title

這些睡眠故事大多會將情景設定在一些容易帶給人們安穩、舒適的場景,像是小木屋的門廊、夕陽西下的葡萄園等。

Photo: Janko Ferlič

背景設定單純 故事充滿豐富感官體驗

一般來說,睡前故事最重要的就是必須營造出安全、舒適的感覺。所以很多睡前故事都會將故事背景設定在安全、令人感到舒適的環境裡,像是小島上的燈塔、小木屋的門廊、夕陽西下的葡萄園等。

在這裡,故事的作者們會用文字替聽眾營造出豐富、但舒適的感官體驗,像是「拂面而來的微風」、「舊書本的霉味」。

出現獅子心情大不同

在為Calm撰寫睡前故事前,史密斯(Phoebe Smith)曾是一名旅遊雜誌編輯,她曾自述這兩種寫作經驗的差異,她說:「在一則旅遊故事中,在非洲四處旅行、最後看見獅子,這是一個非常戲劇性的時刻。」

「但在睡眠故事裡,你不能這樣寫,因為看到一頭獅子會把聽眾嚇醒。」

情節鋪陳、角色設定越簡單越好

有鑑於此,睡前故事不僅背景,就連整個故事的情節、角色設定都很簡單,另一款助眠App Headspace甚至還提供幾乎沒有情節的故事,好讓聽眾可以安心睡去,不必擔心自己漏聽了重要情節。

曾經擔任過Calm睡眠故事撰稿人的阿德溫森也補充,睡眠故事中的角色設定只要恰如其分,足以讓聽眾喜歡、產生想要隨著他走進故事情節的感受即可。而他自己也會和同事合作,適當地在故事中融入一些放鬆身體、正念的技巧,讓故事更加「催眠」。

氣氛比情節更重要

Headspace的內容總監勒羅斯(Brianna LeRose)說道:「我們最注重的是故事營造出的氛圍——想像一個平靜、舒適的地方。那些地方有什麼?我們該如何利用所有的感官,讓聽眾感覺彷彿身歷其境?」

「與其說是說故事,不如說是在為人們營造畫面和感受。」

post title

不只情節設定很重要,作者們也得字斟句酌,連字詞的發音都得考慮進去。

Photo: pxhere

用字遣詞要小心 「刺耳詞彙」要少用

既然說是為人們營造畫面和感受,作者也得字斟句酌,像是「蜘蛛」、「蛇」這類詞語當然要盡量避免,甚至連看起來很中性的詞,像是「飛機」等都要審慎使用,因為這很可能會讓一些害怕飛行的聽眾感到恐懼。

不僅如此,由於這些故事最終都會進入錄音室中錄音,因此詞語發音給人的感受也很重要。舉例來說,在阿德溫森撰寫的故事《Wonder》草稿中,他將一隻恐龍玩偶取名為「斯派克」(Spike)。用阿德溫森的話來說,這個名字最終因為聽起來「不夠催眠」,所以他將恐龍的名字換成了史奈格(Snug)。

「我們把這個過程稱之為『軟化用字遣詞』(softening the language)。」阿德溫森解釋道:「有些詞語聽起來有點刺耳,就像是引導人們入睡路上的一個顛簸。」

post title

在有了好故事後還不夠,朗讀者的技巧將決定一則故事能否「催眠」聽眾們。

Photo: ConvertKit

入睡過程漫長 睡前故事也越來越長

在有了一篇「夠催眠」的故事後,故事的時長、朗讀者的朗讀技巧,都會決定一篇故事是否足夠「催眠」。早期,大部分Calm的睡前故事時長都落在 20分鐘上下,但隨著它們發現人們入睡的過程其實比想像中漫長後,現在多數故事長度都已經拉長至 30-45分鐘。

「就像一首文字催眠曲」

在阿德溫森眼裡,朗讀者的朗讀技巧非常重要,最好能以「緩慢、舒適而富有旋律的方式朗讀」,就好像在演奏一首文學搖籃曲一樣。

這對朗讀者而言可不容易,但曾親自朗讀過數則睡前故事的阿克頓(Anna Acton)分享了她錄音時的小秘訣,表示隨著睡前故事的情節發展,「朗讀者的語氣也要越來越溫柔、越來越緩慢」,好引領讀者入睡。

男音、女音各有所好

至於男性、女性的嗓音則視個人的偏好而定,有些人會特別偏好其中一個性別的嗓音,就算是同一篇故事,換了性別來朗讀就是沒法發揮一模一樣的效果。

不過這也確實會因人而異,像是由男歌手哈利斯泰爾斯(Harry Styles)朗讀的故事《與我一起做夢》(Dream with me)雖然受到許多人喜愛,但也有女性使用者們抱怨他的嗓音「性感到令人分心」。

post title

對撰寫睡眠故事的作家們來說,聽眾們的讚美有時還是會讓他們很不習慣。

Photo: Gregory Pappas

全新挑戰 「聽不完」才是真讚美

無論如何,對所有參與製作睡前故事的團隊而言,製作睡前故事的過程處處充滿挑戰。許多作家們也紛紛表示,花費大把心力在「希望聽眾永遠聽不到」的作品上很有趣,但也充滿挑戰。就連聽眾隨之而來的讚美,乍聽之下都有些奇妙。

阿德溫森坦承,他花了一點時間才習慣聽眾告訴他「我好愛你的故事,我從來沒聽到結尾」,但現在,他很清楚這是聽眾能給出的最大讚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