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沙塵暴之後 中國「綠色長城」何去何從?

by:山謬
3475

今年年初,中國首都北京發生了多年來不見的沙塵暴,而這場沙塵暴也讓首都人們的目光,再次投向中國北部那道生機蓬勃的「綠色長城」......

post title

今年 3月,中國首都北京再度發生了一場嚴重的沙塵暴,而人們也在此時,將目光投向中國北方、那道守護首都地區免受風沙入侵的綠色長城——三北防護林。

美聯社/達志影像

首都圈黃沙滾滾 六年首見有賴綠色長城

今年年初,中國首都北京發生了一場猛烈的沙塵暴,導致整個首都圈都陷入一片黃沙滾滾中。

這場沙塵暴雖然嚴重,但有些人心裡倒也感到些許慶幸,畢竟比起早期每逢冬天就必發生沙塵暴的年代,這場時隔六年的沙塵暴,意味著中國的治沙工程已經起了顯著的成效。而這一切,就得歸功於那道橫亙中國北部的綠色長城。

50年建綠長城 防堵風沙就靠三北防護林

三北防護林是中國從 1978年展開的一項生態計畫,中國政府打算花費 50年的時間,在中國東北、華北、西北地區種出一道綠色長城,防堵黃沙長驅直入、攻陷北京。

而負責種下這一草一木的人,就是無數像今年已經 78歲的王天長(Wang Tianchang,暫譯)及他的家人這樣的小農民。

post title

王家人大約在 1980年時來到甘肅,時隔多年,這裡的自然環境在植樹政策的影響下,已經有了全然不一樣的變化。圖左為王銀基,圖右則是他的妻子。

路透社/達志影像

森林越大、越能防風沙

王家人在 1980年時抵達中國甘肅省民勤縣的紅水河村,從 1999年開始,中國政府在這裡展開了大規模的植樹計畫,像頭墩營林場這樣的大型林場一一成立,也讓樹木漸漸成了當地的經濟重心。

「森林覆蓋的面積越廣,固沙的成果也就越好,對我們也更加有利。」王天長的兒子、現年 53歲的王銀基(Wang Yinji,暫譯)說道。這些森林不僅幫助北京免受沙塵暴的苦惱,也改善了當地居民的生計和生活環境。

「我們的玉米長得更高了。以前自東方和東北方吹來的沙塵,現在也都停止了。」王銀基與記者分享道。

徹底防堵還很遠 自然、人為因素皆影響

儘管三北防護林政策已經產生初步的成效,但近年來專家們也紛紛指出,以目前的成果來看,中國距離想要徹底防堵沙塵暴發生還有很長一段的距離要走。一方面是氣候變遷的腳步不免會抵銷農民們的努力、讓他們面臨的處境更加艱難,另一方面也是有許多人為因素在影響著防護林政策的成果。

post title

在準備開車去種樹前,現年 78歲的王天長站在地面,協助他的兒子王銀基把越野車車頂的水箱注滿水。

路透社/達志影像
post title

近年來,許多地方政府漸漸發現,想要找到夠大的地方開發成林場、滿足中央制定的目標難度已經越來越大。

路透社/達志影像

找地種樹變更難 違法徵地惹議

隨著植樹面積不斷擴大,許多地方政府也發現想要找到新土地種樹、達成中央政府設定的目標已經越來越困難。2019年時,內蒙古地區的政府就傳出違法徵收農地,好達成植樹目標的消息。

非營利組織森林管理委員會(Forest Stewardship Council)中國分會的會長馬利超說道:「想要輕鬆增加森林覆蓋率已經越來越困難,因為可以供大型植樹計畫使用的土地所剩不多。」

post title

在甘肅省武威市近郊,兩名工人正在為最近新種下的樹木澆水。

路透社/達志影像

缺水地區該種什麼樹才好?

就算找到了土地、準備好植樹,部分專家也懷疑這些種下去的樹是否能夠順利成長。畢竟,很多當局打算種植的樹種都不是最適合當地環境的品種,有些品種在生長過程中還需要充足的水分,對於水資源十分窘迫的沙漠邊緣地區是項十足的挑戰。先前一份北京林業大學的分析也估計,大約有 85%新種下的樹木最終可能都會死亡。

post title

在陽關林場傳出樹木遭人非法砍伐後,當局已經派人前來調查,同時也著手準備將樹木種回。圖為一名在陽關林場一隅鏟土的工人。

路透社/達志影像

現有林場守不住 陽關林場遭剃頭

除了尋找新土地種樹遇到障礙,有些已經種好樹木的林場,也會傳出被人破壞的消息。舉例來說,今年 3月,甘肅省的陽關林場就傳出防護林遭人違法砍伐、改種經濟價值更高,但更耗水的葡萄園的消息。

「政府和農民應該合作找出既能賺錢,同時也能確保地下水水位保持穩定的方法。」馬利超說道。

post title

如今,中國政府正在從錯誤中學習,今日的植樹政策與一開始相比也是大相徑庭。

路透社/達志影像

從錯誤中學習 反思解決地下水脈枯竭困境

儘管問題叢生,但《路透社》在報導中指出,近年來中國的植樹計畫受惠於從錯誤中學習、有能力動員更多人力等因素,而有越來越複雜的趨勢。

舉例來說,比起早年在毫不考慮現有自然條件,直接開著軍機撒種的做法,如今人們在種植樹木前會仔細考慮真正適合的樹種,也學會保留空間給天然森林,使其也有向外擴大的機會,而非一概以人造林取而代之;與此同時,當局也正對現有的植林政策展開反思,希望能改變部分地區傳出植林造成地下水脈枯竭的危機。

減少沙塵暴有功 綜觀成果難評估

那麼在經過這麼多年來的植樹造林計畫後,三北防護林政策成功了嗎?

單從減少沙塵暴發生頻率來看,它確實取得了一定的成效。可是如果將它對在地環境、生態造成的影響一併考慮進來,成功與否可能就得暫時打上一個問號。2014年時,一份由中、美科學家對中國植樹計畫進行的研究便指出,在缺乏可信數據的情況下,「人們對這些計畫給地方帶來的生態、社會經濟影響仍然所知甚微」。

post title

在今年 3月的這場沙塵暴後,有些民眾也忍不住懷疑,那道守護北京免受風沙侵襲的綠色長城,是不是已經出現破口了?

路透社/達志影像

沙塵暴再現 綠色長城有破口?

再者,今年 3月這場嚴重沙塵暴也讓部分人懷疑,這道綠色長城是否已經出現破口、失去為北京防禦風沙的成效。

非營利組織森林管理委員會中國分會的會長馬利超認為,這場沙塵暴並不意味著三北防護林政策全然失敗,可是它確實顯示光憑植樹,已經不太可能改變氣候變遷帶來的影響。

上周,中國環境監測總站的專家李健軍出面表示,今年 2月蒙古及內蒙古地區的月均溫比過往同時期高出了攝氏 2-6度,造成更多積雪融化、暴露出底下的沙粒,很可能就是導致年初北京猛烈沙塵暴的原因之ㄧ。

「這些農民們世代都生活在相似的環境裡,」馬利超表示:「但重要的是,氣候變遷是一項很新穎的議題。」

post title

在植樹計畫開跑這麼多年後,住在甘肅省民勤縣的牧民李友福並不認為這項政策有發揮當初預想中成果。圖中的李友福正在努力避免家裡的羊,靠近他手上拿著的一盆玉米粒。

路透社/達志影像

植樹造林改變氣候有限 一線居民最有感

同樣感受到無法單憑植樹造林改變氣候變遷影響的人,還有那些居住在中國北部地區的農民、牧民們。

現年 69歲的牧民丁銀華(Ding Yinhua)坦言,儘管政府努力推動植樹造林計畫,但近年來春、夏季不斷減少的降雨,依舊讓可以放養牲畜的草場不斷減少。「沒有雨水真的很糟糕.......,在 2015年和 2016年(春夏季)還有降雨,但從那之後就再也沒有了,現在你得一路等到 9月。」

而她的丈夫、現年 71歲的李友福(Li Youfu,暫譯)則更悲觀,他認為植樹計畫絲毫沒有帶來任何的影響。「沙子依舊在移動,你沒法控制它們。」李友福坦言:「當風刮起來時,風勢通常很強,沒有人可以擋得住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