鳥兒築巢的動物毛從哪裡來?研究:從活動物身上偷拔

by:山謬
29526

有好一段時間,科學家始終以為鳥巢中被鳥兒用來當作築巢材料的毛髮,是從其他動物死去的屍體上拔來。然而,最近的一份研究卻顯示,這些毛髮多半是鳥兒直接從活生生的動物身上「偷拔」而來。

post title

一直以來,科學家都知道有些鳥兒會用狗、浣熊等動物的毛髮築巢,可是他們不知道的是,這些毛髮未必是從動物的屍體上拔來,有時候反而是從活生生的動物上偷拔而來。圖為一隻山雀。

Newscom/達志影像

鳥巢裡的毛髮哪裡來?

一直以來,科學家都知道有些鳥類會用狗、浣熊等動物的毛髮,當作築巢的材料。

不過有很長一段時間,科學家都相信這些毛是鳥兒從動物的屍體上拔來,但在一次偶然的經驗和歷來眾多愛鳥人士的幫忙下,美國伊利諾大學厄巴納-香檳分校(University of Illinois at Urbana-Champaign)的鳥類專家波洛克(Henry Pollock)發現,像山雀(Paridae)等鳥類未必是從屍體上獲得毛髮,反而是壯起膽子,直接從活生生的動物身上偷拔毛。

影片中浣熊的毛皮顯然既美觀又柔軟,讓山雀即使被當眾抓包,還是鍥而不捨地回頭拔了好幾次。影片僅供示意,非波洛克等人看到的畫面。

數鳥活動小驚喜 山雀偷毛被抓包

說起波洛克等人的這份研究,就得回到他和同所學校的演化學家布朗(Jeffrey Brawn)、豪伯(Mark Hauber)等人一起參加的校園活動上。

當時,這群一起參加了校園年度春季數鳥活動的科學家們正在校園裡忙著計算不同鳥兒的數量。數到一半,一隻簇絨山雀(Baeolophus bicolor)的身影突然擄獲了眾人的目光,只見牠悄悄靠近一隻在樹下睡覺的浣熊,接著便一躍到浣熊身上,開始拔浣熊的毛,技術還好到一連拔了 20幾下都沒有把浣熊給吵醒。

浣熊可能不在意

回憶起目睹這個有趣場景的時刻,布朗推測那隻「活生生、有爪子和牙齒的浣熊」可能不太在意——「畢竟牠連醒來都沒有」。

科學文獻少提 改上YouTube找答案

活動結束後,波洛克立刻開始翻閱文獻、打算進一步了解鳥兒「偷毛」行為背後的祕密。沒想到,他發現鳥類專家們對此其實所知甚微,也讓他決定另闢蹊徑,改從YouTube著手,找找看是否有其他人曾經記錄下相仿的行為。

對影片的女子來說,頭髮被山雀看上是件既開心又痛苦的事。

文獻資料少 YouTube影片超多

出乎他意料的是,儘管文獻對鳥兒偷拔毛的行為甚少著墨,YouTube上倒是充斥著全球各地賞鳥人士記錄下的鳥兒偷毛「證據」,而且受害對象還不只有狗、浣熊等動物,偶爾連人類都會被鳥兒給盯上。

「這正是另一個某項行為被科學家忽略,卻在賞鳥族群中廣為人知的案例。」波洛克說道。

「正名」偷毛行為:kleptotrichy

在對蒐集到的影片進行一番統計、分析後,波洛克等人發現「偷毛」似乎不是鳥類罕見的行為,在山雀中更是尤為常見。在同一份研究裡,波洛克等人也將這項「偷毛」行為正式命名為「kleptotrichy」——由希臘文字根「klepto-」和「trich-」組成,前者的意思是「偷竊」,後者則是「毛髮」。

post title

雖然現在科學家知道鳥巢中毛髮的來源,但是對於鳥兒們為何要這麼做,科學家目前仍毫無頭緒。

Photo: Luke Brugger

目睹偷毛 但不知道原因

儘管現在科學家對鳥類「偷毛」的行為有了初步的認識,可是對於鳥兒為什麼要這麼做,科學家們目前依舊毫無頭緒。

波洛克等人猜測,這些鳥兒偷毛應該是為了替鳥巢保暖。在美國紐約州立大學奧斯威格分校(SUNY Oswego)研究都市鳥類行為生態、但未參與研究的專家巴爾達薩雷(Daniel Baldassarre)進一步解釋,由於山雀科的鳥類「大多在初春、天氣還蠻冷的時候築巢,因此確保鳥巢的暖和肯定很重要」。

早春築巢天氣冷 動物毛可能用來保暖

而先前一份針對山雀的調查也呼應波洛克等人的猜測。在該份調查當中,科學家發現在 51種山雀裡,有 44種的鳥巢中都用上了哺乳類動物的毛髮當作築巢材料,剩下 7種沒有使用者則全數居住在比較溫暖的氣候環境。

除了保暖 或許還能防蟲

除此之外,演化學家豪伯也推測,這些偷拔來的毛髮除了保暖,或許還能提供防害蟲的效果。

「我們知道鳥巢裡常常會有蝨子、蟎等以鳥兒羽毛為食的害蟲,」豪伯說道:「因此,或許你可以誘使蝨子、蟎等改去啃食哺乳類動物的毛,而非雛鳥的羽毛。」但是科學家們也坦承,目前這項說法仍停留在假設的階段,他們並沒有證據能證實這項說法。

post title

除了希望日後有更多科學家投入研究鳥兒偷拔其他動物毛髮的行為,波洛克也希望這份研究能向科學家展現其他資訊來源的潛在價值。圖為今年 5月兩名德國愛鳥人士。

美聯社/達志影像

冒險偷毛理由不明 演化出來肯定有原因

雖然目前科學家們還不知道為何鳥兒們願意冒險偷毛,但波洛克相信,鳥兒從中肯定有所獲益,「否則它根本不會演化出來」。

而有了這份研究當作基礎,波洛克很期待後續有更多科學家可以深入研究鳥兒「偷毛」必須付出的代價及好處,也協助專家們判斷在眾多鳥類中,「偷毛」一舉究竟有多常見。

科學家應保持開放心胸 非傳統資訊來源有潛力

此外,波洛克也希望他的研究能向科學界的同僚們展示非傳統資訊來源的價值。

「做為一位科學家,你應該保持開放的心胸,願意從其他替代的管道來探求新資訊。」波洛克在受訪的過程中說道:「我認為來自公眾的資訊很常被低估,尤其是賞鳥社群更是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