憂鬱的日本 求職青年不願海外發展只求安穩生活

by:阿咖
26835

出國留學或海外工作?  當你問日本年輕人這樣的問題時,他們很可能會對你說:「都免了。」

post title

從日本社會的發展可以看到,經濟前景不只影響民生更會形塑出不同的處世態度,日本有超過一半的年輕人現在都處在不快樂的狀態。

路透社

BBC東京記者走訪

一國經濟連動的是當地的就業市場,這件事情眾所皆知,如果經濟長期的低迷影響到的不只是民眾的生計,就連心理狀態也會改變。

BBC東京特派記者大井真理子(Mariko Oi)觀察日本現狀,發現當地年輕人對於未來不只悲觀,也充滿保守的心態,以下皆以大井真理子的自述角度敘寫。

post title

日本小學教室。Photo credit: ajari 

路透社

「要跟大家一樣」的意識形態

走進日本的教室,你會發現每堂課都有一樣的開場:鞠躬,接著還可能聽到老師對台下 6到7歲的小學生說:「我們再來一遍,因為你們的姿勢不夠好。」

接著,老師會提醒學生把鉛筆盒、筆記本還有課本堆疊整齊在桌子的左上角,這時學生們也毫無異議地聽話把指令做好;午餐時間,學生會安安靜靜地排隊等餐。就這樣,學生們從小學一路到最高學歷,都被灌輸「要和大家一樣」的行為準則。

每年有超過 50萬名的大學畢業生一起踏出校園找工作。求職的第一步就是要「手寫」履歷表,因為許多日本人認為,筆跡可以看出一個人的人格特質。

除此之外,所有的新鮮人都會換上標準的黑色「求職套裝」,接著就開始周遊在數百家的企業中。附帶一提,最受歡迎的面試服裝是全黑、海軍藍或是深灰色。條紋樣式的服裝是禁忌,因為求職指導員會告訴你這種服裝給人時尚感,這對找工作不好。

post title

東京的求職大會上可見許多穿著標準求職服的新鮮人。

路透社

用求職市場為世代命名

在日本人的一生中,求職季就佔了相當大的比重,這也進一步影響了每一個世代的「暱稱」,例如在日本沒有所謂的X、Y、Z世代,人們是用當時的工作景況來命名。

舉例來說,出生在 1981年的我,就屬於「就業冰河期」,因為這個世代的學生踏出校園時,碰上經濟不佳影響就業市場的情況,不少人也認為就業市場的灰暗進一步讓許多人出現「繭居」的狀況,這類人因為在踏入社會時受到挫折,最後漸漸出現足不出戶、窩在房內。

在我之前的世代就幸運得多,當時日本正處於經濟和就業市場榮景,於是人們說他們是「泡沫世代」,歷經兩個世代的人感受會相當深刻,因為他們看過日本經濟的全盛時期,也見到現在日本青年求職困難的窘境。

連性愛都免了

對面臨求職窘境的青年世代,日本社會給了他們幾個暱稱,例如「放鬆世代」最常見,會有這個名字是因為這些青年在求學時期,歷經過想把學生從補習班解放的教改階段。

另外,人們也稱這群青年「覺悟世代」,因為他們看到的日本只剩下經濟衰退,他們對未來或是變成有錢人沒有甚麼期待感,甚至就連性愛也失去慾望。

post title

日本經濟已經疲軟多年,首相安倍晉三希望能翻轉這樣的現象。

路透社

海外闖蕩?別提了

根據日本政府調查, 13到29歲的青年人口處在不開心且低自信的狀態,這樣的情況(僅 45.8%青年感到開心)和其他國家相比時顯得相當低,例如美國有 86%青年對現狀表示快樂,英國有 83.1%青年表示開心,南韓也有 71.5%的青年表示快樂。

將近 80%的日本青年在調查中表示心情憂鬱,這個數據遠比德國高出 2倍多,甚至有三分之一的年輕人認為就算到了 40歲時還是會這樣不開心。

這個世代的青年,也以安於現狀不冒險的特質聞名,根據文部科學省調查,日本 2004到2012年間的海外留學比例掉了將近 30%,從 82,945人掉到 60,138人。

我在東京的求職會上碰見的求職者表示:「我主修英文,但我沒有想要繼續進修再到海外工作的慾望。如果我能在日本企業工作,那會穩定的多。」

post title

憂鬱的日本青年世代。

路透社

踏上既定道路才安全

作為政府顧問的齋藤先生告訴我,現在日本青年的態度其實是承襲自他們的父母那一代,他說:「日本父母都很怕自己的孩子從所謂的『手扶梯』上摔下來,因為他們自己曾苦過。」

如果不和其他同儕一樣走著相同的步調,也就是好好求職並一步步升遷,日本青年們擔心會落後,自己和他人的差異會越來越大。

根據日本能率協會(JMA)調查,日本青年現在就算找到工作,超過一半的人也表示不願意外派到海外。

post title

澀谷街頭的年輕人。Photo credit: Azlan DuPree

路透社

教育和聘雇體系都該改變

過去,日本的公立學校體系是讓學生到中學時才開始學英文,而為了扭轉現況,日本政府希望能在 2020年前增加留學海外的學生數,他們現在修改了學校教程,讓小朋友從 10歲開始學英文。

不單只是語言能力的增進,日本政府希望能全面修改教育和雇傭體制,這也是日本首相安倍晉三的「安倍經濟學」所努力的政策之一。

政府顧問齋藤先生說:「在日本,人們拼命想擠進好大學,為的就是希望能進一步在未來到好公司工作,但這樣的刻板印象無法讓人真正評斷出人才。」他也進一步談到日本現在的聘雇制度無法替企業找到最好的人才,因為公司方面會把新人和做了一段時間的人員分開看待。

數十多年來,日本學校製造出大量優異拿A的學生,他們畢業後也把時間精力全奉獻給公司老闆,這些人是日本戰後復甦的重要成員,也就是「白領族」,但未來要讓新世代更有競爭力,這樣的社會組成必須有所改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