拚死也要活下去 非洲難民賭命上歐洲

by:維多魚
14829

最近傳出許多非洲難民坐船到歐洲卻發生船難淹死的消息,越來越多難民死於船難引起了全世界的關心,不過,這樣的事情不是今年才有,而是已經持續了幾十年的悲劇。

post title

門迪那拍下了掉到海裡的難民被拉出大海裡的一幕,這張照片讓他得到世界新聞攝影獎。

路透社

攝影師門迪那(Juan Medina)追蹤報導難民議題長達 20年,2004年時,他以在西班牙加那利群島(Canary Islands)拍下的照片獲得世界新聞攝影獎,照片相當震撼人心。現在,我們就來聽聽門迪那分享這些照片背後的故事,以下皆以門迪那自述角度敘寫。

小小的船擠滿了人

我會開始拍難民的照片,是因為我在加那利群島的富埃特文圖拉島(Fuerteventura)的報社當攝影師,會有許多難民從撒哈拉沙漠以南的非洲渡過大海來到我住的地方。

很多跨越地中海的人是為了尋找更好的生活,雖然他們搭的船隨時都有可能碰上翻船、沒有瓦斯、馬達壞掉等危機,還會遇到酷寒天氣的威脅。

那天,難民們待在一艘小船上,上頭擠滿了人,他們已經待在船上好幾個小時。當他們抵達加那利群島的時候,已經有一個市民警備隊隊員在那裡等著要抓他們,難民們陸續登上更大艘的船,但因為他們都擠到同一邊,最後就翻船了。

29位難民被成功救起來,9個人死亡,船上的人全都是男人,大部分的人來自馬利,有些人是從象牙海岸跟迦南來的。

活下來的人開始進行例行公事,這群難民會先待在外國人臨時收容所 40天,接著他們就會被遣返回國,或是被送到西班牙去。

非洲難民的屍體漂浮在海面上。

路透社

死去的難民被沖上沙灘。

路透社

到海邊游泳的人抬著屍體,經過倒在海灘上的一排遺體。

路透社

post title

當年死在加那利群島海灘上的難民墳。

路透社

post title

非洲難民躲在山裡面,準備偷渡到西班牙的休達市(Ceuta)。

路透社

沒有工作機會

我認識那艘船上的其中 2個人──艾薩(Isa)和伊布拉辛(Ibrahim),我是在他們被救起來的那天認識的,他們就是我的照片裡那兩個被拉出大海的人。現在,他們已經被送到西班牙去了,艾薩前往瓦倫西亞(Valencia),伊布拉辛則是到了莫夕亞(Murcia)。

艾薩跟伊布拉辛都來自大家庭,艾薩的家庭每年靠著農作生活,馬利當地的工作機會非常少,生活真的非常貧困。他們都很清楚這趟旅程的風險極高,但對他們來說,這是人生唯一的出路,他們認為如果能救自己的家庭,冒這個險是值得的。

post title

一個非洲難民偷偷地在摩洛哥的營地裡升起火來溫暖自己。

路透社

活下去比死掉更難

我後來到了馬利拜訪這兩個人的家庭,他們的家人張開雙手,用滿滿的愛歡迎我,跟西班牙歡迎難民的方式完全相反。艾薩和伊布拉辛的家人跟我分享他們的故事,好讓我了解為什麼他們的兒子願意拿自己的命去賭一把。

最讓我感到震撼的是,艾薩和伊布拉辛以前生活的環境真的非常、非常糟糕,就算面臨了會死在海裡的風險,但他們家鄉給予的絕望感與壓力,甚至比死在海中的人生結局還要更大。

就算成功偷渡,身上沒有證件的他們通常生活在極不穩定的生活中,也無法爭取他們的權益。

post title

來自多哥的穆罕默德(Mohamed)正在給自己擦藥,穆罕默德在從摩洛哥游泳渡海到西班牙時受了傷。

路透社

post title

來自喀麥隆的伊卜拉欣(brahim)躲在山裡面,往救生圈內吹氣。

路透社

post title

難民掙扎著爬上海灘。

路透社

悲劇就發生在家門口

身為記者,我們有很多機會看到現場情況,這些事就像是發生在我們家門口。現實生活中,這些難民就是我們的鄰居,他們有可能就住在你樓上的房間、有可能是賣食物給你的人,或者是跟著你的孩子一起上學的人。

我覺得我的照片是種記錄,因為有照片和文字記錄,我們才能知道歷史上發生了什麼事。現在人們還是不斷死去,一個月發生一次悲劇是很正常的事,雖然我已經追蹤難民議題將近 20年,每個禮拜還是有人溺死,世界沒有什麼太大的改變。

如果要說有什麼變化,大概就是情況越來越糟糕了吧,每次悲劇或是船難規模都在擴大,讓人越來越難受。現在歐洲邊界鎮守了更多警察,但人們還是不斷地死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