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準備好迎接下個全球流行病了嗎?

by:徽徽
15712

隨著MERS在南韓的確診人數節節升高,各國都繃緊神經,擔心傳染病一發不可收拾,究竟,我們準備好迎接下個全球流行病了嗎?

post title
路透社

南韓爆發MERS疫情,連帶衝擊當地經濟與觀光業,人們也紛紛戴上口罩,預防感染。


MERS一發不可收拾
CNN日前報導,2003年,發源於亞洲的SARS(急性呼吸道症候群)橫掃全球,在不到一天的時間內就擴散到了加拿大。

2009年H1N1新型流感爆發,橫掃全球 214個國家,造成超過 18,000人死亡。H1N1新型流感又被稱為「豬流感」,當時它讓全球陷入危機,H1N1新型流感的爆發成了全球傳染病,一直到 2010年8月疫情才控制下來。

但是,疾病爆發的威脅仍然沒有停止。

2012年,一種發源於中東的新型病毒現在正影響全球,它就是MERS(中東呼吸症候群冠狀病毒感染症),目前正在南韓肆虐。根據WHO(世界衛生組織)的統計,截至 6月3日,全球 25個國家已經有 1,179人受感染,其中已有 442人死亡。

MERS在南韓已經有 35起確診病例,其中已有 3人死亡。到 6月2日,南韓已經有 1,369人被隔離觀察。MERS剛開始散播地很慢,不過現在已經蓄勢待發。

 

post title
路透社

去年在西非引爆的伊波拉疫情,導致成千上萬的人死亡。


伊波拉陰影還在
2014年,佔據大家腦海的疾病就是伊波拉。至今全球 10個國家中,共有超過 27,000人感染伊波拉病毒,有超過 11,100人死亡。雖然伊波拉的感染人數創新高,不過伊波拉的散播技術上來說只是疫情爆發,還不算流行病,因為它並沒有擴散到全球。

1970年代發現伊波拉病毒的皮奧特(Peter Piot)博士說:「在最後一名伊波拉患者死亡或是康復且沒有感染其他人,伊波拉疫情才算結束。」但是,皮奧特博士警告,未來還是有爆發類似疫情的風險,他說:「還會有其他的伊波拉病毒疫情會爆發,還會有其他的傳染病,不是只有流感而已。」

難防全球大流行
但是,世界準備好了嗎?

數以百計的傳染病繼續折磨這個星球,無論是都市還是鄉村都受影響。

有的傳染病由昆蟲散播,像是屈公病(Chikungunya,註1)最近就橫掃整個美洲。有的傳染病靠水散播,像是霍亂,有的像伊波拉病毒靠人散播。倫敦皇家國際事務研究所(Chatham House)全球公衛安全中心的負責人哈里曼(David Heymann)說:「具感染性的病原體可以透過人體、食物和昆蟲散播...你無法阻止疾病跨越國境。」

註1:根據《維基百科》,屈公病(Chikungunya)像登革熱一樣由蚊傳播,主要傳播媒介為埃及斑蚊。人類被帶有屈公病病毒的蚊子叮咬後,便會患上屈公病。患者會持續發高燒、脫水和嚴重出疹。

「Chikungunya」源自非洲斯瓦希里語,意指「彎腰」,因為病人關節會腫大不得不彎腰行走。目前世上還未有防治此症的疫苗或藥,治療以減輕症狀為目的。大多數患者可以完全痊癒。

 

post title
路透社

2003年SARS在台灣大流行時,台北市立和平醫院封院事件仍留在大家的記憶中。圖左為受隔離的和平醫院護士。


空氣傳播最危險
由WHO帶領的全球警報反應網(Global Alert and Response Network, GOARN)正是為了鑑定引發全球威脅的疾病,所開發出來的機制。哈里曼說:「當疫情爆發時,一系列的實驗室、國家公衛機構還有像無國界醫生組織這樣的團體會定期回報。」GOARN的目標就是快速鑑定、確認,然後針對國際重要的疫情爆發採取行動。

哈里曼說:「靠空氣傳播的傳染病最具威脅性。」至今最嚴重的傳染病發生在 1918年,當時全球 3分之 1的人口都被感染,造成將近 5千萬人死亡。跟現在比較接近的致命傳染病是 2003年爆發的SARS,2009年則是H1N1新型流感。上述病毒都靠空氣傳播,能快速蔓延到很遠的地方。

新病毒找不到抗體
倫敦帝國理工學院流感病毒學教授巴克萊(Wendy Barclay)說:「我很確定會再有其他流感傳染病。」

巴克萊教授不只研究傳染病的起源,她也研究為什麼某些病毒可以跨物種傳染,由動物傳給人類。在H1N1新型流感的案例中,H1N1的病毒混合了禽流感和豬流感的病毒,對人體造成新的感染,而且那些受威脅的人根本無法防範。

巴克萊教授說:「如果是新型病毒,根本就沒有現存抗體可以對抗它...你有可能將病毒傳給其他人。」

 

post title
路透社

機場是防疫的第一關,旅客在通關時都得量體溫,防止傳染病跨越國境影響世界各地。


預測意外  趕快行動
專家們同意未來有可能再有傳染病爆發,但是人們已經從先前的教訓學到如何快速反應。關鍵就在盡快鑑定出病毒、估算它的威脅還有在人群中散播的可能性,之後趕快行動。

「流感一旦爆發就很難控制。」巴克萊教授說。當病毒在患者症狀還沒出現時就能散播,就代表像機場監測這類的措施根本無效。相反的,像伊波拉還有SARS,只有在患者出現症狀,病毒才有傳染性。巴克萊教授提到人們有能力控制SARS,因為患者在症狀出現後,身上的病毒才有散播的可能。如果患者一出現症狀就馬上住院,傳染給其他人的風險就會少一點。

對全球公衛團隊來說,如何預測意外並準備好是一大挑戰。

SARS、豬流感和伊波拉超出大家的預期。巴克萊教授說:「到頭來這完全無法預測。」要對抗未知的傳染病只得派出數學模型,其中包含所謂的傳染病試劑研究模型(Models of Infectious Disease Agent Study, MIDAS)。科學家們可以靠著模型將傳染病如何散布視覺化。

 

post title
路透社

在伊波拉疫情爆發時,位於西非的賴比瑞亞人擔心伊波拉疫苗是政府的控制手段,施打的人數反而不踴躍。


模型真的有用嗎?
MIDAS前任科學主任艾克史壯德(Irene Eckstrand)博士表示:「模型對預測傳染病爆發的狀況很有用。」在艾克史壯德博士的帶領下,負責建構模型的人員可以預測大型傳染病爆發的情況,包含H1N1新型流感還有最近的伊波拉。

靠著病毒生物學、傳播模式還有地域分布的資訊,模型可以預測下一個受影響的人是誰,還有傳染病多快會到達。這些模擬出來的資訊將會供政策決定參考,像是要不要發布旅遊限制、學校應不應該關閉等。模擬資訊對分發疫苗來說也很重要,讓最容易感染的人可以先拿到疫苗。在伊波拉的案例中,模型還幫助決定高風險地區的醫院要開放幾個床位。

至少人腦做不到
不過,外界也常質疑疾病模型能否正確反應出真實情況。艾克史壯德博士表示,模型在面對未知時非常重要。

「傳染病模型絕對不可能正確預測未來,」艾克史壯德博士接著說:「模型比較像是告訴我們如果這樣做,有可能會發生什麼事。」一旦人們對病毒瞭如指掌,模型就可以更快反應。艾克史壯德博士說:「模型可以用人腦做不到的方法,整合複雜資訊。」

文化加速疾病蔓延
但是,疾病的傳染不只和病毒生物學有關,人們的行為也扮演關鍵角色,而且很難預測,就像伊波拉的例子,人們的埋葬傳統與文化儀式加速了疾病的蔓延。此外,西非民眾對政府衛生當局的不信任也讓人們不願尋求診斷和治療。

「要對抗伊波拉需要更多合作。」艾克史壯德博士每周都會和負責控制伊波拉疫情的科學家、研究人員、國土安全部門以及國家實驗室通電話。

 

post title
路透社

圖為WHO總幹事陳馮富珍,她指出全球沒有準備好面對傳染病。


我們準備好了嗎?
WHO總幹事陳馮富珍說:「整個世界毫無準備。」

「在H1N1疫情爆發後,結論是全球沒有準備好迎接嚴重且持續的疾病。」在陳馮富珍的眼中,去年伊波拉的規模前所未見,需要有新方法預防這樣的情況再次發生。

「未來我們需要跳脫框架思考。」巴克萊教授說。她帶領的團隊正在研發對抗H1N1傳染病的疫苗,但是,她不認為專門針對某種疾病的疫苗對所有疫情都有效。

「對伊波拉、屈公病、拉薩熱(Lassa fever,註2)和馬爾堡病毒(Marburg,註3)來說...我們要針對每一種疾病研發不同的疫苗嗎?」相反的,巴克萊教授認為可以用療法來處理疾病產生的症狀,也就是當不同的疾病有類似的症狀時,可以用同種治療藥物,減少感染的進一步蔓延。

註2:根據衛福部疾管署的資料,拉薩熱(Lassa fever)是由拉薩病毒造成的一種急性病毒性出血熱疾病。早在 1950年代就有報告,但是直到 1969年拉薩病毒才被分離出來,是一種人畜共通及動物傳染性病毒。在西非地區,拉薩熱是當地的地方性流行疾病,也是一種高致死性疾病,大約 80%的感染者屬輕微或無症狀感染,其餘 20%則會有嚴重的多重系統併發症。

註3:根據《維基百科》,馬爾堡病毒(Marburg)是馬爾堡出血熱的致病源,其與伊波拉病毒相近,為人畜共患傳染病。罹患此病的人會出現發高燒、腹瀉、嘔吐及出血的現象。病毒最終來源不明。馬爾堡病毒可以透過體液、排泄物及嘔吐物傳播,並曾造成間歇性的爆發。目前沒有任何疫苗或醫治的方法。

 

post title
路透社

有爆發過疫情的國家一旦累積足夠經驗,下次再遇到傳染病就能快速反應,避免疫情擴大。


派出監控安全網
不過,當專家們面對造成全球最大威脅的流感,他們樂觀多了。

艾克史壯德博士說:「如果未來還有流感傳染病,我們可以很快利用模型跑資料。」巴克萊教授也認為,在流感到來時,模型可以幫忙開發針對特定疾病的抗病毒劑還有疫苗。2009年,H1N1疫苗在病毒第二波散布時,減緩了它的蔓延。研發疫苗的時間也代表無法對第一波感染做出反應。

上述措施最核心的就是全球監控系統,該系統持續監控任何異常或新出來的疾病。

哈里曼教授說:「我把GOARN當作安全網。」GOARN透過實驗室網絡不斷增強發現和控制疾病爆發的能力,當新疫情爆發時提供幫助和建議。GOARN也透過改良過的實驗室、科技和熟練的技術人員,讓系統可以全球到位,對付在人們間蔓延的新興傳染病。

生過病就知道怎麼對付
「有過伊波拉疫情的國家比較知道怎麼對付它,就像剛果民主共和國一樣。」哈里曼教授說。他 1976年在剛果發現伊波拉病毒。剛果目前對伊波拉有一定的了解,當新的疫情爆發時,可以快速通報。

隨著MERS成為佔據每個人腦中首位的傳染病,雖然我們可能沒有完全準備好預防疾病爆發,不過我們至少比以前更有準備。



編註:對原文報導有興趣的朋友,請參考"Are we ready for the next global epidemic?"

延伸閱讀:《MERS病例增至2死 台灣出現假消息引驚慌
捨身救人的英雄 2014年度風雲人物 :抗伊波拉醫護
伊波拉疫苗正式施打 賴國民卻步:這是陰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