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失的電視評論員 安倍政府打壓新聞自由

by:徽徽
14811

最近,日本好幾位著名的電視新聞評論員悄悄離開螢光幕,他們的共同點都是踩到了安倍政府的底線......

post title

插畫中表現出日相安倍晉三帶領的自民黨政府遮住了NHK資深主播國谷裕子的嘴巴。

Photo: Yu Hirai

一個個離開螢光幕...

《美聯社》、《日本時報》、《德國之聲》、《洛杉磯時報》綜合報導,在日本,電視評論員對政治的影響力很大,尤其在塑造輿論這塊更是有著重大的影響力,所以他們要悄悄離開節目很難,然而,近日卻有多位著名的電視評論員相繼離開了他們的舞台。

其中一位是在NHK主持「今日焦點」23年的國谷裕子,她在今年三月沒有公開說明就離開了螢光幕。先前她在直播節目時曾針對爭議性高的新安保法,問政府發言人沒有安排好的問題。

新安保法解禁了集體自衛權,准許日本出兵海外幫忙盟友對抗敵人,和二戰後走和平主義路線的日本憲法產生衝突。

另外一位是主持朝日電視台深夜新聞節目的古館伊知郎,他曾批政府硬是通過新安保法。在最後一次主持節目時,古館伊知郎惋惜道大環境讓他越來越無法自由評論。

post title

在日本,記者要採訪官員或參加政府記者會都得照著官方的規則走。圖為一台攝影機在記者會上拍下日相安倍晉三的身影。

路透社

NHK充滿政府的人

其實,日本政府在所有電視台中只對NHK有直接控制權,NHK監督委員會中充滿了支持政府的人,新任會長籾井勝人更是日相安倍晉三的好友,他曾公開表明在對外交重要的關鍵問題上,NHK會和政府站在同一線。

小心拿不到門票

日本私人媒體也逃不過政府在背後施壓,記者們指控政府利用政治和媒體間的小小分野箝制新聞自由。對記者來說,他們為了取得和部長與官員見面採訪的機會,不得不避免批評政府官員以免被擋在門外。

問題早就設定好

在日相安倍晉三的記者會上,與會記者和問題早就設定好了,安倍晉三也會邀請日本媒體龍頭吃飯,希望可以減緩媒體在敏感事件上批評政府的力道。

post title

日相安倍晉三正在接受媒體採訪,對於記者而言他們的任務是質疑政府,而非做為政府的傳聲筒。

路透社

換成政府來監督媒體

前《每日新聞》記者和朝日電視台的新聞主播鳥越俊太郎(Shuntaro Torigoe)說:「媒體應該監督政府,但現在換成政府監督媒體。」不少媒體為了取得政府消息,心悅臣服地遵守政府的方針,有的媒體碰上有可能惹惱政府的內容也開始自我審查。

日本退休電視記者金平茂紀(Shigenori Kanehira)說:「這種窒息感來自媒體自我規範和自我審查。」

日本媒體不自由也讓聯合國前來觀察新聞自由的報告員大衛凱伊(David Kaye)提出警告,他說日媒的獨立性正受來自政府的壓力威脅,無論政府做得有多不明顯都是。

「記者俱樂部」 難擋同業壓力 

另外,凱伊也提到日媒的產業結構削弱了記者反抗政府施壓的能力,其中,日本的「記者俱樂部」制度就是一大阻礙,應該要廢除還媒體自由。

凱伊說:「日本記者俱樂部的記者非常集中在單一的社會網絡中,這讓施壓機制有機可趁,有可能是軟性壓力,像是透過媒體同業給人壓力,這種壓力很難抵抗。」

「記者常常形容自己的角色是守門人......不是只把政府資訊抄下來複製上網、放上報紙,或是在電視中再講一次,而是要去質疑政府資訊、質疑政策。記者的角色是去質疑政府的結論。」

凱伊說:「政府對抗記者的報導很正常...但媒體的作用也在對抗政府。」

小補充:封閉排外的「日本記者俱樂部」

根據《維基百科》,記者俱樂部指的是日本特定新聞機構在首相官邸、省廳、地方自治體、地方公共團體、警察、業界團體等地設置的記者室。若未加入記者俱樂部的記者,特別是雜誌或是自由撰稿記者,很難進行採訪任務。

申請加入俱樂部要經過冗長及不透明的審核過程,加入後所屬媒體需負擔相關費用。除了日本外國特派員協會外,外籍記者通常難以加入日本記者俱樂部,更難以在有記者俱樂部的地方進行採訪工作,因此被視為日本封建、封閉排外體制的象徵,而受日本以外媒體的批評。

post title

由大地震引發的福島核災剛滿五年,痛苦的記憶令人難以忘懷。圖為一名哀悼逝去親友的女子。

路透社

從福島核災開始

日媒受箝制可以回溯到 2011年,當時政府控制媒體對福島核災的報導。美國天普大學歷史系教授兼亞洲研究主任金斯頓(Jeff Kingston)提到,當時媒體為了獲得資料只好遵循政府的指示,凡是沒有照著走的媒體都被邊緣化。

此外,當日相安倍晉三 2012年連任時,他帶領的政府開始打擊國內媒體。一開始,日媒砲火全開批評安倍政府,舉例來說,當時副相麻生太郎曾說日本應該向德國納粹學習,在二戰前偷偷修憲,日媒痛批麻生太郎的發言,但評論家表示,麻生太郎的發言預示未來有事要發生。

向企業施壓  不下廣告在媒體上

2013年,安倍政府力推國家秘密法,除了避免機密資訊洩漏給中國或俄國外,這項法律也威脅到記者和部落客,凡是他們觸碰到國家機密最高得入監服刑五年,即使他們不知道那是國家機密也一樣。

2015年,安倍所屬的自民黨提出修憲,讓政府可以限制「傷害公共利益和秩序」的言論。同年 6月,自民黨成員敦促政府懲罰批評政府的媒體,向企業施壓不要下廣告在這些媒體上。

post title

日相安倍很在意自己在媒體上的形象,圖為他與日本偶像團體桃色幸運草Z一起賞櫻。

路透社

節目要「政治中立」否則暫停執照

2016年2月,日本內閣總務大臣高市早苗表示,在日本放送法下如果電視節目出現帶有政治偏見的內容,政府可以合法暫停電視台執照,因為日本放送法中要求節目必須「政治中立」。

反對人士擔心如此一來會威脅新聞自由,但即便這番言論屢遭抗議,高市早苗仍堅持己見。

日記者:就像中國會做的事

日本記者池上彰在《朝日新聞》的專欄上寫道:「這就像中國政府會做的事,但居然有日本大臣滿不在乎地說這種事會發生在這裡,令人震驚」、「這番發言甚至可以顛覆西方民主政府」。

聯合國新聞自由報告員凱伊表示,雖然日本政府說高市早苗的發言只是點出日本放送法的事實,但這條法律的存在已經有足夠的理由被視作威脅日本新聞自由。

安倍政府最緊張  害怕影響支持率

日本記者鳥越俊太郎說:「在所有自民黨執政的政府中,就屬安倍政府對媒體說什麼最緊張,因為電視上說什麼會影響他的支持率。」

post title

一名日本記者把安倍政府比做中國,他不敢相信日本將採取危害新聞自由的措施。根據無國界記者組織最新出爐的調查,中國在 180個國家中,新聞自由排第 176名。

Photo: Bruneikita

日本新聞自由第72名

另一方面,根據無國界記者組織的調查,2016年 180個國家中,日本的新聞自由排第 72名,和去年相比掉了 11名,台灣則排第 51名,第一名則由芬蘭奪下。

無國界記者組織在報告中寫道:「安倍政府威脅媒體獨立,這幾個月來媒體人員的流動還有領頭媒體自我審查的增加,在在都危害到日本的民主基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