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頭記:緬甸克欽邦的碧綠眼淚

by:泥仔
9617
本文經授權轉載自友站南亞觀察文/ 翁婉瑩 

「我只看過一般綠色和白色的玉。」我說。

「那我們明天見吧。」在緬甸曼德勒,一位玉商對我說。

緬甸北部克欽邦的玉石礦床供應全世界 70% 以上高品質綠玉-即翡翠。

post title

在一家緬甸的玉店,一名男子正在仔細打磨手上的玉石。

路透社

在緬甸開採玉石的悠久歷史

18 世紀前的中國商人,已經在中緬交界的克欽邦發展綿密的商業網絡。翡翠、紅寶石以及其他貴重寶石被運至接壤的雲南,廣東商人前來採購並運至中國沿海加工出售。

19 世紀,不瞭解玉石在華人世界價值的英國政府,即使殖民緬甸,也無法阻止中國對翡翠的需求,玉石貿易依舊暢行無阻。但在 1962 年軍政府掌權後,產業國有化,私人禁止開採玉礦,緬甸玉石市場才開始展開質變與衝突。

post title

緬甸的境內民族多元而複雜,以緬族為主的古代王朝,所能控制的也僅是中心區域,其他山地區域以侯國型態依附緬族王朝,甚至部分區域從未被任何周遭強權(緬甸、中國、印度等)所統治。緬甸始終未形成完整國度,直到 19 世紀英國入侵緬甸。圖片來源

合作廠商

始終不是同一國 – 克欽族與緬族的對立衝突

與日本殖民台灣極相似的是,英國與日本政府都將平地與山區的被殖民者分而治之。在台灣有「生蕃」(高砂族、漢化較淺的山地原住民)與「熟蕃」(平埔族,漢化較深)之別;英國政府則將緬甸外圍的山地區域(包括克欽族),和以緬族為主的中心區域分開治理,並在山地區域設置邊區機構管理。

初期,克欽族亦與緬族相同,以武力對抗英國入侵。最終被英國拉攏的原因之一,當代克欽族認為,這和驍勇善戰的克欽族認同維多利亞時代特有的尚武基督信仰有關。因此,迄今人口數約 120 萬的克欽族,絕大多數是基督教徒,這也形成克欽族與信仰佛教的緬甸主要民族 – 緬族,最大的差異。

post title

1947 年,翁山將軍在倫敦唐寧街與英國人談判獨立事宜。圖片來源

合作廠商

與大英帝國交好的克欽族

而天生就是軍事長才的克欽族,視加入英國帝國軍成為一項尊榮。在殖民時期,克欽軍協助英國防禦中國,不僅成為英國的正規軍,並參與兩次世界大戰,也協助英國撲滅緬甸境內的反叛活動、打擊緬族。

二次大戰時,克欽族理所當然地加入英美聯軍,對抗佔領緬甸的日軍;現今緬甸實質領導人翁山蘇姬的父親-翁山將軍,則接受日本的訓練與援助,率領軍隊對抗英國殖民政府,也包括其中的克欽軍。克欽軍與翁山,都希望藉由軍事力量,從英國或日本換取戰後脫離殖民、獨立建國的承諾,就看誰在二次大戰獲勝。隨著太平洋戰爭的推進,自身不保的日本協助緬甸獨立的承諾愈發動搖,最終翁山轉向攻擊日軍,直到日本在 1945 年戰敗向英美聯軍投降。

與緬族對立難解  成立獨立軍

二戰後,英國雖然撤出了殖民地,但並未打算協助親英、信仰基督教的克欽族與克倫族獨立建國。英國政府對邊區民族的獨立承諾,態度含糊,使得克欽族不得不與參與翁山主導的「彬龍會議」,簽署允諾邊境地區的高度自治的「彬龍協議」。

儘管翁山被刺殺身亡,彬龍協議的自治條款仍納入緬甸憲法。但英國統治以來分而治之的政策,加深緬族與克欽族等少數民族的對立與分化;而後續緬族掌權者逐步削弱邊境地區的自治權,以及「大緬族政策」下,對少數民族文化與宗教的迫害,使得克欽人終於在 1961 年拿起武器對抗政府,成立克欽獨立軍(Kachin Independence Army, KIA)。

post title

一名工人在玉石礦結束開採後,坐在湖岸旁洗淨身體。

路透社

玉石成為政治工具

克欽邦豐沛的天然資源,玉石、紅寶石、柚木與嬰粟花,成為克欽反抗軍違抗軍政府、籌措軍糧與武器的重要經濟商品。軍政府透過極權統治掌握高品質玉礦,同時課徵重稅。而反抗軍與私人組織為逃避重稅,購置軍火與政府軍對抗,走私翡翠、寶石與柚木,種植嬰粟、製造毒品運往中國等國家,獲取龐大利益。但不止克欽軍,部分政府官員參與走私,為不法行為開後門,以便索取賄賂。

底層階級難翻身

而捍衛、爭奪翡翠玉礦也是克欽軍與政府軍交火的原因之一。或如反抗軍主張,獲利也運用於當地他們所掌控地區的教育與醫療服務,但領取微薄薪資、挖礦與製毒,並同時吸毒的,也是窮人。

玉和毒交織而成的結構

海洛因和翡翠,形成一組有毒的組合。海洛因讓在環境惡劣工作的採礦人益於被擺佈,礦區旁設置海洛因注射站,甚至有些海洛因經銷商接受以玉石付款;而政府放任毒品流通泛濫,吸毒的年輕人越多,越難引發對政府與現況的不滿。共用針頭與礦區旁的性交易場所,也讓愛滋病在克欽邦蔓延。

post title

工人們正忙著在傾倒下的礦石堆中,尋找玉石的蹤影。

路透社

開採工作不安全

另外,玉石的開採方式極度危險。除了徒手在礦坑裡挖掘,礦工以高壓水柱噴射岩壁,擊碎石塊,極易導致山體滑坡。2015 年 11 月,在克欽邦主要翡翠礦區-帕敢鎮(Hpakant)的崩塌事件,造成 116 人死亡,約 100 人失蹤,至今仍無法估計準確人數。(快訊:約一周前(2 月 9 日星期四),帕敢鎮再度發生崩塌,導致 9 人死亡,詳情請見備註)翡翠儘管溫潤透人,卻像非洲血鑽石般,在緬甸這片黃金之地,諷刺地染上暴力與痛苦。

政商關係造就玉石上的赤貧者:平民

1990 年後,緬甸政府逐步開放私人採礦,但外國公司無法取得採礦權。大部分的開採執照都被中國商人或他們代理人的公司取得,而這些公司直接屬於軍政府高層的裙帶權貴,至今翁山蘇姬領導的新政府尚未能切斷這綿長的政商關係。反抗軍與政府都從克欽邦山裡的碧綠翡翠礦獲利,但過了近 60 年,平民們依舊是坐在玉石上的赤貧者。

post title

觀光客正在仰光(Yangon)的店面內挑選加工過的玉造飾品。

路透社

當緬甸玉遇上經濟開放的中國

玉石在華人世界象徵美德、保護與避邪。1990 年代中國經濟開放後,緬甸翡翠、變種玉被中國商人吹捧至天價,大量進口玉石至中國,儘管歐美國家持續對軍政府領政的緬甸,實施經濟制裁,但中國並不在內。

華人世界的心頭好

緬甸玉石進入中國後,在廣州依品質加工為不同商品,從高價藝術品、首飾乃至餐具日用品,出口至全華人世界。

新政府的凍結開採政策有效嗎?

緬甸官方公佈,2015 年下半年的玉石銷售額為 6,100 萬美元;全球見證(Global Witness)在 2014 年估計緬甸玉產值達 310 億美元,是緬甸出口收入近半。2015 年,翁山蘇姬主導的新政府,試圖透過凍結,停止更新玉石開採執照,以切斷舊政府的政商裙帶關係、反抗軍經濟來源,儘管名為對當地環境的重新調查評估。

「新政府凍結開採執照,對你們有影響嗎?」我在鑑賞玉石的小房間提問。

「新政府並沒有所自己說的,掌握克欽邦那麼多區域。」中國商人對我搖搖頭。

post title

一大塊原玉只有雙圈處最值錢。作者拍攝

合作廠商

中國生意不如從前

儘管緬甸政府舉辦的玉石拍賣會目前只在首都奈比多舉行,中部大城曼德勒卻能一次聚集超過數十名中緬港三地玉石商人。原因係位於緬甸中部的曼德勒,是將原玉(original jade)送往中國加工最重要的轉運城市。

「但過去四年,在中國是真的不好賣了。」他自己補充地說。

「因為習主席打貪嗎?」我回問。

「以前可以貸款買玉,但現在不准貸款了。」他端起烏龍茶,也苦笑著搖頭。

每次切割都是賭博

另一個緬甸玉商,遞給我手電筒和一塊不起眼的「半明料」,是已經切開部分,或像開個小窗確認玉質,但還保有石質的玉石。至於尚未切割者,則稱為「毛料」,是「賭石」的對象。買家或玩玉人秤斤論價買進「石頭」,就賭著,切下去是 6 萬變 600 萬的極品美玉,還是一文不值的石頭。

post title

光穿透玉石所呈現的顏色與價值。作者拍攝

合作廠商

用光線決定玉石的價值

對玉石幾乎沒有概念的我,也知道光線穿透的深綠與正紫色,甚至透亮如水的玉色,代表手上正捧著一台百萬名車。他的助手轉身遞給我一塊更漆黑的「石頭」,"It’s black jade."一塊黑玉,價值兩台百萬名車。

當桌上擺了超過五台車後,「你怎麼知道這一切下去,你買的是極品還是石頭一塊?」我邊看著光線穿透紫色變種玉的光芒,邊問戴翡翠戒指的緬甸商人。他的臉盤長得跟路上任何一個緬甸男人一樣,敦厚帶著油潤的淡棕色圓臉,誰知道他背後的保險箱裝了多少「石頭」。

「所以我向菩薩祈禱,捐納做善事。」他說。

碧綠的翡翠,來自受苦的克欽邦。沾染折磨與血淚的克欽邦「石頭」,商人們向神明祈求的,是一刀下的貧與富,石頭還是寶玉?

post title

一名貿易商正在檢查玉石的品質。

路透社

*備註: Hpakant jade mine landslide kills 9  帕敢鎮玉石礦坑崩塌造成九人死亡

帕敢鎮(Hpakant)周圍地區近年來發生了許多起致命的山體崩塌事件,其中以 2015 年 11 月的事件最為嚴重,造成 100 多人死亡與受傷。約一周前(2017 年 2 月 9 日星期四晚間),帕敢鎮同一地點再度發生礦坑崩塌事件,並造成 9 人死亡。

受害者通常是貧困的當地人和流動工作者,他們會在礦業公司於該地區挖掘並且破壞環境後,前往搜尋可能遺留的玉石碎片。礦業公司(多與軍政時期的要員有關聯性)被認為在玉石產業中獲得極大的利潤,但是當地民眾表示這些公司付了一筆封口費而不願表態。


延伸閱讀:《琥珀驚見恐龍羽毛 可追溯回9,900萬年前
比毒品更賺錢 黃金成拉丁美洲血鑽石
一名男作家的告白:訂婚戒其實很蠢

參考資料:
01 理查‧考科特著,廖婉如譯,變臉的緬甸-一個由血、夢想和黃金構成的國度。(2016)
02 班尼迪克‧羅哲斯著,譚天譯,緬甸-一個徬徨的國度。(2016)
03 In Burma’s wildest corner, jade, drugs and rebels will test the new government. 
04 Aung San Suu Kyi moves to clean up Myanmar’s murky jade trade.
05 Jade Sales Drop Significantly.
06 Activists applaud ministry move to shake-up jade industry as ‘game-changer’.
07 Jade emporium sale rakes in nearly $600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