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自家發現二戰未爆彈 大阪人要自己付拆彈費

by:時時
7747

三年前,在日本大阪的鬧區發現了一顆二戰期間留下來的未爆彈。在成功處理完這顆炸彈之後,地主收到了來自市政府的一張繳款單,要求地主要負擔拆彈費。現在,地主想要請市政府把這筆錢還回來。

post title

2014年,日本陸上自衛隊在伊丹駐屯地祭上展示第 103號未爆彈拆除隊的車輛,車上載著一顆已經處理完畢的未爆彈。

Photo: lasta29

來自市政府的請款單

去年,大阪市一名 57歲的男子和他的家人收到了來自市政府的請款單,理由是因為在自衛隊政府的協助之下,成功清除了在他的私有地上發現的未爆彈。

現在,這名男子決定要和市政府打官司,因為他認為市政府應該要負擔拆彈費。

在工地發現炸彈

2015年3月16日,日本大阪市的日本橋西一丁目的住宅大樓建築工地發現了一顆長 1.8公尺,直徑 60公分,重約 1公噸的美國製未爆彈。這顆未爆彈還留著引信,是在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美軍空襲時投下的。

post title

難波公園購物中心是大阪南邊最大的轉運站,2015年拆除未爆彈的時候就在難波公園購物中心附近進行,難波公園購物中心也在管制區範圍內,造成多數列車停駛。圖為難波公園購物中心內的南海電鐵難波站。

網友

在大型轉運站附近拆除炸彈

2015年5月9日,上午 7點55分在大阪市浪速區役所組成了對策總部,在市政府職員等相關人士約 100人的監督下,透過電話和現場的陸上自衛隊未爆彈處理隊長聯繫,下令作業開始。

在開始拆除炸彈之前,市政府先疏散了附近約 1,600戶,共 2,200名民眾。封鎖線範圍為半徑 300公尺,就連南海電鐵難波車站南側的大型商場兼轉運站難波公園購物中心(なんばパークス)也在封鎖線內。

電車停駛三小時

除了未爆彈周圍的交通要道實施交通管制外,難波公園購物中心是南海電鐵的總站,造成多數列車停駛將近三個小時。包含本線的難波站到住之江站區間、高野線的難波站到堺東站,甚至往返關西國際空港或和歌山的特急列車也都停駛。

最後,日本陸上自衛隊以防火布保護著未爆彈,成功拔除引信,在一個半小時的時間內完成了炸彈拆除作業。

地主要付處理費

一年後,未爆彈所在區域的地主收到了一張 570萬日圓(折台幣約 156萬元)的帳單,帳單內容上寫著這是 2015年5月拆除未爆彈的處理費,要求地主付款。

地主雖然付了這張帳單,但還是覺得不太服氣。於是,這名地主決定要向大阪地方法院申訴,要求大阪市政府要還他這筆處理費。

post title

2018年1月20日,在拆除沖繩縣那霸市中心發現的未爆彈前,那霸市市長城間幹子(中)聽取相關單位的解說。

Photo: 日刊・自衛隊&ミリタリーNews

行政單位要負起戰後處理責任

原告認為,雖然沒有法令明確的指出該由誰負擔拆彈費,但像《災害對策基本法》和《自衛隊法》的內容當中都有提及未爆彈的部分。他主張:「太平洋戰爭投下的未爆彈,是戰後處理的一環,行政單位應該要負起處理責任。」

原告的律師表示,這場要求地方政府歸還處理費的訴訟非常罕見。

依照慣例要求地主負擔

大阪市政府表示,從 1955年以來在大阪市內就發現過 87顆未爆彈,每一次都是由地主來負擔未爆彈的處理費用,這次也依照慣例要求地主繳納費用。

國民需要共同承擔

26號的訴訟上,比嘉一美法官認為戰爭所帶來的損害是國民需要共同承擔的,再加上沒有任何法律有明確指出該由哪個人負擔未爆彈的處理費用,故法官駁回了這次訴訟案件。

另外,法官針對原告提出的《災害對策基本法》和《自衛隊法》也有做出回應。法官認為,適不適用《災害對策基本法》的決定權取決於地方行政單位,這次大阪市政府認為不適用《災害對策基本法》的話,就不能引用《災害對策基本法》的內容。而《自衛隊法》的規定當中,也沒有提及自衛隊的義務包含負擔未爆彈的處理費。

post title

2017年12月17日,在長崎縣長崎市因為處理未爆彈的關係,暫時封鎖了周圍道路(國道 202號)。

Photo: Nスタプラス長崎

每年發現1,500顆未爆彈

根據日本防衛省的資料,近年在日本全國發現的未爆彈每年約有 1,500顆左右。終戰 70周年的 2015年,也在日本各地發現了 1,392顆未爆彈。只是,在日本法律上並沒有明確規定該由誰負擔未爆彈的處理費用,而是交由各地方行政單位自行決定未爆彈處理費用該由誰負擔。

也要幫忙付員警的人事費

例如像神戶市也和大阪市一樣,在慣例上以土地所有者負擔處理費。

2014年,民眾曾在神戶市一處大型商業設施預定地發現了未爆彈,地主除了負擔土壤處理費用,還要負擔炸彈拆除時動員的員警人事費。

另一方面,也有地方政府選擇負擔未爆彈的處理費。2013年6月,群馬縣高崎市以「確保住民的安全」與適用《災害對策基本法》為由,負擔了全額處理費約 500萬日圓(折台幣約 137萬元)。

post title

2018年1月20日,因為要處理未爆彈,當局在作業完成之前進行交通管制。圖為沖繩縣那霸市內的主要幹道「國際通」。沖繩縣每年都能發現 500顆以上的未爆彈。

Photo: 日刊・自衛隊&ミリタリーNews

也有中央政府負擔的例子

在第二次大戰期間戰況最激烈的沖繩縣,至今每年都能發現超過 500顆未爆彈。在沖繩縣還特別設置了中央政府、縣政府和市町村之間的協議會,由中央政府負擔九成的未爆彈處理費,另外的一成則由縣政府和未爆彈所處的市町村地方行政組織平分。

中央政府應該要立法

名櫻大學的憲法學教授大城渡准表示,有不少地方行政單位依據《民法》,認為埋藏在地底的未爆彈也屬於地主的所有物,地方政府便有權要求地主負擔未爆彈的處理費。大城渡准教授認為,中央政府本來就應該要制定清運未爆彈的特別法,來確認未爆彈處理的責任義務應該落在誰身上。


延伸閱讀:《日本靖國神社發現爆裂物 炸毀公廁
聖誕節拆二戰炸彈 德國撤離5萬4,000人
為什麼安倍對二戰說「哀悼」 對日本外交還是沒幫助?

參考資料:
01 処理費返して 土地所有者ら大阪市提訴
02 不発弾処理、所有者ら敗訴 大阪市と国の負担認めず 大阪地裁
03 大阪・ミナミ厳戒 不発弾処理はじまる 2200人避難、南海もストップ
04 「不発弾処理費用は行政が負担を」 ミナミの土地所有者、返還求めて大阪市を提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