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遺品整理士:最接近「孤獨死」的那群人

by:時時
40903

在日本,近年來有越來越多的「孤獨死」,他們在生前鮮少和外界聯繫,在自家身亡還需要好一段時間才能被外人發現。而最貼近這群「孤獨死」的人,就是在他們死後清掃遺物的作業員。

post title

圖為 2015年,一名遺品整理士剛整理完房間,以鮮花和線香祭拜死者。

路透社

生前孤獨到連死了都沒人知

在日本,隨著有越來越多獨居老人的出現,他們鮮少和外界、親人互動,以至於他們在自家過世往往沒有人能在第一時間發現──這種現象稱為「孤獨死」(孤独死)。

根據統計,每年日本 125萬名死者當中,約有 3萬人就是在「孤獨死」的狀態下被外人發現。

最貼近孤獨死的一群人

對於日本的「遺品整理暨特殊清掃業」(以下:「特殊清掃業」)來說,這些「遺品整理士」就是最貼近「孤獨死」的作業員。

特殊清掃業者Total Life Service的遺品整理士高橋大輔便指出,他們接到的案子有九成都是孤獨死。

post title

圖為日本佛教供奉孤魂野鬼的「無緣佛」石像。有些人會取「無緣佛」的意象稱呼孤獨死為「無緣死」。

路透社

小補充:「孤獨死」

「孤獨死」(孤独死)指的是死者在自家身亡,但身邊沒有人能在第一時間發現。又稱作「獨居死」或「無緣死」,在日本行政單位上慣用「孤立死」一詞,但警方在死因會記載「非正常死亡」(変死)。

「無緣」典故出自日本佛家供奉孤魂野鬼為「無緣佛」(無縁仏)。2010年NHK特別節目使用「無緣社會」探討獨居者無地緣、無血緣、無社緣的社會現象。

post title

不會做家事的退休中高年男性是孤獨死的高風險群,但繭居族的高齡化問題,也讓他們被列在「孤獨死」的可能名單上。

路透社

高風險群:不會做家事的退休中高年男性

愛知縣的特殊清掃業者Willcare指出,退休又不擅於家事的中高齡男性很容易發生孤獨死的狀況。

他們認為,中高齡的男性一旦和妻子分開生活後,不懂得該如何照顧自己,不擅於家事使得家裡衛生環境惡化,自己的飲食方面又出現問題,就很有可能邁向孤獨死。

男性比起女性更不擅於社交

Willcare也提到,特別是 50歲後發生孤獨死的男女比例來看,男性的人數壓倒性的多於女生。

他們認為這可能是因為男性比起女性更不擅於社交:這些中年男性在退休後拒絕參與社區活動,失去所有和外界互動的狀況下,當發生突發狀況時無法向外人求救,也會進而發展成「孤獨死」。

繭居族也是潛在風險群

Willcare認為,繭居族的高齡化,也很有可能讓他們在父母過世之後,成為下一群「孤獨死」的可能候選人。

post title

圖為 2015年,一名遺品整理士在整理遺物時,閱讀著死者留下的筆記本。

路透社

青年也可能會孤獨死

根據Willcare的觀察,雖然 60、70多歲左右的獨居老人是孤獨死的最高峰,但近年也有不少青年因為生病、貧困等因素而「孤獨死」

Total Life Service的高橋大輔就曾遇過一個和自己年紀相仿的 30多歲男性在自家孤獨死,死後 2周才被外人發現。

家裡就和一般單身男子一樣

高橋說這名男性的家裡就和普通的 30多歲單身男子的家一樣,有PS3、《灌籃高手》、《幽遊白書》等漫畫。

他也在整理遺物時發現一封來自母親的家書寫著:「有沒有吃蔬菜啊?」,以及埋藏在物品當中大量的抗癌藥物。

post title

圖為遺品整理士在打掃房間時,整理出來的遺物。有一張泛黃的明信片壓在一支手錶底下。

路透社

不想讓家人傷心難過

高橋猜測,這名死者的雙親應該都還健在,所以死者生病的話應該可以回老家,但這個人卻沒有這麼做,而是隱瞞癌症病情一個人留在東京。

高橋也說,如果是他在這個年紀知道自己罹癌的話,他也不會和父母說。他解釋道,這是因為不想替家人添麻煩,也不想看到家人為此傷心難過,所以才會選擇隱瞞病情。

可能會發生在自己身上

高橋說:「我也沒有什麼朋友,不擅於和女生相處也沒有女朋友,如果自己生病的話也很可能會變成孤獨死。所以我能理解他的感受,(對於這種狀態)有一種親近感,這不是(只會發生在)別人(身上)的事。」

post title

圖為 2015年,兩名身穿黑色制服的遺品整理士正在整理死者的遺物,死者親屬(委託人)站在旁邊閱讀著文件。

路透社

遺品整理士裡唯一的女生

現年 25歲的小島美羽,是特殊清掃公司ToDo-company的遺品整理士。她是公司 10名清掃員裡最年輕,也是唯一的女性清理員。

她表示自己不曾在同業裡遇過其他女性,一般人聽到她的工作也會很驚訝。她說:「我不認為這是因為我的年齡,而是因為我的性別。」

「很有可能發生在你我身上」

小島認為,人和人之間失去聯繫和對話正是孤獨死的主因。她也說孤獨死「很有可能發生在你我身上」,她覺得自己每年都能感受到人和人之間的感情越來越薄弱。

post title

圖為一名遺品整理士用掃把清掃著房間。對於遺品整理士小島美雪來說,打掃孤獨死死者的家能感受到日常生活的氛圍。

路透社

懷疑死者生前有問題

小島說道,孤獨死的死者多半和家人間的聯繫較薄弱,遇到緊急狀況時也沒有人能夠求救。她也說,社會大眾對於孤獨死觀感不佳,覺得這些人之所以會在沒有人知道的狀況下一個人死去,這表示這個人一定有什麼問題。

小島也說,打掃孤獨死死者的家比起自殺或他殺的屋子,更能感受到日常生活的氛圍,後者往往陰氣比較沉重。

整理遺物來「感受日常生活」

其實「感受日常生活」和小島從事這個行業有很大的關係。她表示自己和父親的關係並非很親密,但當某天突然收到父親的死訊,讓她決定要找一份最能感受到家庭關係,並能同理遺族心情的工作。

小島說:「一旦這個人走了,你什麼都做不了。在那個時候你才會意識到這個人對你有多重要。」

post title

圖為一名遺品整理士正在將貨車裡一箱箱打包好的遺物排列整齊。

路透社

遺品整理士的日常

小島表示,通常孤獨死的案例多半是在死後 1-2個月後才會被外人發現,最長還曾遇過 8個月後才發現的例子。

她也說遺品整理士的工作除了清理孤獨死死者的住家和遺物外,像是在醫院過世、自殺或他殺現場等,也會請他們幫忙處理。

一早在公司開會分工

小島也說,他們每天早上會先在公司開會,討論好每個人的分工之後就會前去現場。清掃團隊約 6人左右,大概下午 3點前就能打掃完畢,一件案子報價 30-50萬日圓(折台幣約 8-13萬元)不等。

post title

圖為一名遺品整理士在踏進死者家中前,要先雙手合十拜一下屋主,告訴死者他們要進去屋內打擾了。

路透社

進門前手要先拜一下

小島說,她認為死者可能對於這個世間還留有眷念,所以她在進到現場前,一定會先雙手合十向死者禱告。

她說:「(在清掃時)我常常會想著這裡曾經住著什麼樣的人,他過著怎麼樣的生活、從事什麼樣的工作,還有死者的家人如何看待這名死者的。」

鮮花祭拜要在打掃結束後

在清掃工作完成後,她們會用鮮花、點香來祭拜死者,和死者告別。最後再將死者的遺物交給遺族,如果遺族拒絕收下遺物的話,她們就會拿到寺廟火化。

小島說:「當遺族拒絕收下遺物時,我會感到很難過,因為這些遺物是這個人留下的物品、是值得留作紀念的東西。」

post title

圖為一張日本老人年金通知單,是一名 85歲獨居老人死後整理出來的遺物。孤獨死的第一發現者最多情況下,是因為死者積欠房租或信件長時間都無人簽收,才會被外人發現異狀。

路透社

和遺族對話最困難

小島認為這個工作最困難的部分是和遺族對話,遺族通常會委託她們幫忙尋找充滿回憶的物品,有時候她很想問問看這些物品背後的故事,卻很難拿捏對話的內容。

她表示自己常常不知道哪些可以問、哪些是可以和遺族聊的。

第一發現者是房東

《每日新聞》指出,孤獨死死者從死後到被發現平均為 17天。第一發現者(27.3%)通常是前來催收房租的房東或房仲管理業者,接著是社工相關人士(19.2%)和親人(18.8%)。

另外,還有 14.7%的其他人,是因為附近居民聞到惡臭,或發現包裹、信件長時間都沒有人簽收,才會發現有異。


延伸閱讀:《高齡化社會不可承受之重 72歲老人日本公園自爆
坐牢找溫暖 日本女子監獄20%是老人
為什麼英國要設立寂寞部長?

參考資料:
01 孤独死とは?急増する孤独死の特徴と原因、対策、特殊清掃について
02 誰でも“孤独死予備軍” 北島三郎次男の死で思ったこと
03 「30代独身、彼女なし」自らも予備軍の特殊清掃人が“孤独死現場”から学ぶこと
04 The woman who cleans up after 'lonely deaths' in Japan
05 Clean-up crew on hand to spruce up Japan's 'lonely death' apartments
06 Japan's lonely deaths: A growing industry is now devoted to cleaning up after Japanese people dying alo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