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迎親人「回佳」!佳平部落共作展─久別半世紀文物返鄉之旅

本文經授權轉載自友站中研院 研之有物文/ 陳軍鈞 

祖靈牽引下的家人重逢

1956 到 1958 年間,中央研究院民族學研究所團隊造訪位於屏東縣泰武鄉的佳平部落,研究部落社會文化、拍攝並記錄地方風貌。當時舊的傳統領袖 zingrur 家屋毀損、祖靈柱四散。為了保護這批珍貴文物,當年的前輩學者決定向族人收購,帶回民族所悉心維護至今。半世紀時光飛逝,2012 年祖靈柱 mulitan 被指定為國寶,開啟族人想迎回這批文物的想法,希望透過展覽讓不同世代的族人了解自己的文化,最終促成 2020 年《召喚 kaviyangan 的記◆藝─回佳》共作展。

中研院「研之有物」專訪部落策展人 cangalj taluviljav(莊德才先生),從族人觀點回顧文化復振歷程,分享訪談耆老後重建的部落歷史。在國寶祖靈柱的引導下,帶著祖靈祝福的文物終於「回佳」了!

---本文由中研院研之有物廣告贊助---

文章插圖

vuvu「回佳」了!

 2020 年的原住民族日(8 月 1 日)《召喚 kaviyangan 的記◆藝—回佳》共作展於屏東縣泰武鄉佳平部落的舊天主教堂盛大開幕。這檔展覽由佳平部落與中研院民族所博物館共作策劃,部落文史工作者 cangalj taluviljav(莊德才先生)與人類學家胡台麗共同擔任策展人,展出離開部落逾一甲子的珍貴文物。

對族人來說,這些文物就像多年後返鄉的親人、就像自己家中的 vuvu(排灣族語,指祖父母輩),藉由展覽撐起彼此得以重逢或「終於看見你」的空間。

看到這些文物我就覺得很美,因為我知道它的製作方式、用法、族語、誰做的,我就會看到這些物件的價值在哪裡,我也想把這些東西分享給年紀比我大的長者,讓其他人也能了解、分享這些美。     ──策展人 cangalj taluviljav 莊德才

佳平族人自詡部落為「國寶村」,現今僅有的 4 件國寶級原住民文物中,來自佳平部落的文物就佔了 2 件,分別為傳統領袖 zingrur 家屋主柱「mulitan」,以及家屋側柱「muakai」。2015 年 9 月 12 日,族人為 muakai 與典藏單位臺大舉辦「國寶婚禮」,從此在許多討論文資法、原住民文物返還的相關場合,都能見到策展人 cangalj taluviljav 的身影,這些參訪、研習驅使他努力完成讓更多族人看見部落文物的心願。

文章插圖

離開到返回「掌心」:佳平部落的文化復振歷程

佳平部落的排灣族語為「kaviyangan」是「手掌心」的意思,形容舊部落地形起伏如同手掌心。族人世代居住於此,直到 1943 年遭日本殖民政府遷居至 tjurungat 臺地,傳統信仰也因為政府禁止而中斷。1951 年部落傳統領袖 maljeveljev zingrur 領洗改宗天主教,1953 年因 tjurungat 臺地上方土石坍落,因而再次搬遷至部落現址 tjaiqasu,從此所有族人離開舊部落。

1956 到 1958 年間,中研院民族所團隊接連造訪部落,研究部落的社會文化、拍攝並記錄地方風貌。當時舊的傳統領袖家屋毀損、祖靈柱四散。為了保護這批珍貴文物,當年的前輩學者決定向族人收購,帶回民族所悉心維護至今。

與多數原住民部落的歷史相似,社會文化制度與居住環境的變動,造成傳統文化的流失與斷層,一直到 2000 年後原住民意識抬頭,佳平族人開始透過一連串文化復振行動,重新找回族群認同。當今部落以社區發展協會為核心,由中生代帶領年輕人重組青年會、復振 masalut 年祭祭儀,更回到舊部落尋根,重建傳統領袖的石板家屋。

2011 年 12 月,時任民族所博物館主任的黃宣衛、時任副所長的蔣斌,至佳平部落舉辦祖靈柱 mulitan 指定國寶說明會。奠基於十多年的文化復振行動,這時的部落已能以組織性的方式進行回應,除了在說明會後開始田野調查,訪談部落耆老對 mulitan 的認識與印象,社區發展協會也組織族人北上,至民族所參與「文物見面會」。

佳平部落共有 110 件文物典藏於民族所博物館,2012 年在民族所會議室中,族人終於再次見到 1956 與 1958 年間離開部落的部分「親人」。cangalj taluviljav 回憶當時的場景:「我們部落一直都是很好客的部落,去參加見面會不能兩手空空就去,所以我們準備了感謝狀和禮物,安排青年會用部落的歌舞來開場。那時候很驚豔,因為有很多東西當時已經看不到了,而且有很多是貴族、領袖階層家族才有的。當時可以一起北上的族人大概 40 人,我很希望讓更多族人能看到,這時候就埋下了一顆種子,才有後來的文物返鄉展。」

文章插圖

族人與 mulitan 相認,國寶祖靈柱引領文物返鄉

祖靈柱 mulitan 是佳平部落第一件登錄為國寶的文物,原位於家屋中央的 cukes 主柱,上頭刻劃了部落傳統領袖 zingrur 家族的起源祖先 ’adav’adav。根據文獻與部落耆老 ljaljangaran zingrur 的口述,由於 ’adav’adav 的眼睛天生有 palji(神力),對她眼睛所見的生物容易造成傷害,為了不要傷害人,她只好足不出戶,靠哥哥 puiku 送飯給她,透過屋頂的天窗來辨別白天和黑夜。

某天,哥哥 puiku 不知道什麼原因跑到平地去,再也沒有回來,’adav’adav 就這樣餓死在家中,成為第一個埋葬在家屋中的人。族人決定立柱來紀念她,並美化她的名字為 mulitan,有美麗、高貴、神聖之意。

細看祖靈柱 mulitan,除了有一雙具備神力的大眼,其頭冠上有 12 根羽毛、耳環有好幾層紋路、肩膀上刻有勇士頭像紋身、手背上刺有手紋、手臂上穿戴成串的金屬環,這些都顯示出 mulitan 的尊貴身分。

文章插圖

1943 年,族人受日本殖民政府要求遷居至 tjurungat 臺地,而 mulitan 也跟著一起搬了第一次家。在經過禁地 tjuruquay 時,實木雕刻的 mulitan 實在太重了,如果要扛著跨越溪流會非常危險,所以當時負責運送的部落青年只好將背後的木頭刨掉大半,減輕重量後才成功將之帶到新的居住地。mulitan 於 1956 年入藏民族所博物館,而背後的刨挖痕跡,成為族人辨別 mulitan 真偽的重要線索。

此次《召喚 kaviyangan 的記◆藝—回佳》共有 36 件文物回鄉展示。由於國寶級文物在移動與展場條件上受到限制,導致 mulitan 沒有辦法「回佳」,只能透過大圖輸出的方式現身於展場。然而,策展人 cangalj taluviljav 認為,其實每一件文物都很珍貴、重要,當中包含許多過去部落生活常見的器物,如今卻因傳統文化的流失、信仰與生活型態的改變而不復見。

從出生到死亡:發掘文物背後不為人知的故事

文物展示動線是以人的出生到死亡來做設計,進入展場後最先見到的 djilung 陶甕,在排灣族神話中是人類生命的起源之處,象徵女性的子宮;中間展出的生活器皿、成套的女性與男性服飾,呈現族人生活的豐富與美麗;最後則陳列喪巾、喪布、喪帽等與死亡相關的物件。

在進行文物的田野調查時,部落耆老提供了許多 cangalj taluviljav 過去所不清楚的訊息。像是屏北地區許多排灣族部落會將陶壺分為公壺與母壺,但佳平部落並沒有這樣的說法,而是用形制、紋飾去作區分。

文章插圖

此次也展出一件 ljavui 貴族外套,過去一直認為這類外套是專屬於男性的服飾,卻在這次田調過程中發現一張舊照片,證實這件外套是已故的部落傳統領袖 maljevljev zingrur(劉春美女士)曾穿過的衣物。

文章插圖

除了部落固有的物件,也有多件來自其他部落的衣物,藉由分析衣物上的紋樣,可以了解族人如何經由交易、婚姻關係等脈絡取得物件。cangalj taluviljav 更透過觀眾的反饋得知,原來部落慣用的圖紋與鄰近的平埔族群有高度的相似性,只可惜部落耆老已無人知曉真正的來源。

此次共作展不只是讓文物回家、與部落族人重逢,也開啟了佳平部落與外界對話的另一個場域,因此 cangalj taluviljav 希望展場設計能盡量還原文物原本的環境,重現屬於 kaviyangan 的氛圍。原本他特別找來一位長期製作電影道具的同鄉族人合作,可惜對方工作忙碌實在難以配合展覽檔期,cangalj taluviljav 只好捲起衣袖親自動手,與部落木雕工藝師蔡國義一起打造了舊部落最核心的兩個場景:傳統領袖家屋、司令臺(昔日族人商議部落要事,傳統領袖與 kalaingan 部落執行長都會在司令臺上宣布相關事項)。

文章插圖
文章插圖
文章插圖
navigate_before navigate_next
012

這兩處場景在細節還原上一點都不馬虎。在佳平部落的傳說故事中,天神第一次造人失敗,人類的眼睛長在膝蓋上,為了不要刺傷眼睛,當時的小米比現在矮小許多,而且就種植在家屋前一處用石板砌成的小耕地,族語稱為 ljaljaljaqelan,舊部落每一戶家屋前都有這樣的空間。展覽特別在打造的家屋中,復刻了 ljaljaljaqelan、門楣雕刻等要件。

文章插圖

除了舊部落實體空間的再現,此次共作展也將已故傳統領袖 maljevljev zingrur(劉春美女士)的照片進行大圖輸出,作為觀眾進入展場後第一眼看見的畫面,傳達歡迎之意。對於策展人 cangalj taluviljav 來說:「這次的展覽都是真正自己部落的東西,很有感覺,也有連貫性、有層次,可以做比較,也可以完整介紹我們自己的部落。」

典藏於民族所的文物返回部落,由部落族人來講一個完整的故事,《召喚 kaviyangan 的記◆藝—回佳》可說是體現了共作展示案的核心精神

部落總動員!族人共同成就的盛事

這次的共作展,除了由策展人 cangalj taluviljav 作為核心的部落代表,更是捲動了整個部落一同參與其中。從文物返回部落的開箱儀式、展覽開幕式、結束後不捨地送別文物,包含國小、青年會、教保中心、社區發展協會、文化健康站在內,各個年齡層的族人都主動表示想要一起參與。

文章插圖

展覽為期 2 個月的導覽工作更是由部落青年主動排班負責。原先預定在開幕儀式結束後,由策展人為貴賓進行導覽,但是在開幕前兩天驗收青年導覽訓練的成果時,發現效果很好,因此改由部落青年直接進行開幕導覽。此舉不只是傳達青年的心意,也達成了 cangalj taluviljav 策劃此次展覽的目標:讓更多部落族人了解自己的文物。

文章插圖

開幕式上不只聚集了各界貴賓,還邀請了許多部落的傳統領袖一同參與,這是佳平部落傳統領袖 alingin zingrur 的心願,現年 70 多歲的她一直惦記著從未辦過家族宗親會,因此趁著這次機會邀請家族成員一同「回佳」參與這場部落盛事。對於排灣族來說,家族關係的維繫非常重要,過往強調「門當戶對」的社會制度、姻親關係的連結與互動,對於傳統領袖來說,更是象徵著家族治理權力的範疇。

就像翹著尾巴的狗,世代延續佳平的驕傲!

文章插圖

佳平部落自 2000 年後開始進行文化復振,歷經 20 多年的時間,策展人 cangalj taluviljav 從剛返回部落服務的青年,慢慢變成他口中的「奇怪的老人」──耆老。今年準備從公職退休的他,還有很多想完成的夢想,非常期待往後的退休生活,無論是演講、寫計畫、田野調查、組織活動,還是務農、做木工、開怪手,都難不倒他。

cangalj taluviljav 說自己是個急性子,所以在部落工作上沒有培養徒弟,但是面對年輕世代,他反而認為不要急:「也許我們有很多理想,但不要急,可能現在還不是時機。我常常做很多的箭發射出去,有十個要求,只要有兩個要求能夠好好完成就很好了。我這個動作不會只對一個人,會對很多人,這些理念慢慢收割,在不同時間點慢慢收回來。」

老人家說,我們佳平部落的青年就像翹著尾巴的狗,很驕傲、有自信,這個精神要一直延續下去。

cangalj taluviljav 致力於讓後輩有可以榮耀的地方,更期許後輩能承接前人的努力,不要忘記身為 kaviyangan 子孫的責任!

中研院 研之有物 logo

中研院 研之有物

研之有物,取諧音自「言之有物」,出處為《周易·家人》:「君子以言有物而行有恆」。本站盼以具體的研究案例、真實的研究員生活,帶您前往數理科學、生命科學、人文社會三大領域研究現場,揭開中央研究院神秘的面紗,看見研究員各種挫折與努力,了解研究成果如何應用生活中,繼而體會研究的價值與重要性。

arrow_forward

文章功能

comment 0
bookmark_border
more_ver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