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菲國護理人員出走中」同樣的工作、不同的待遇,菲律賓人才嚴重外流

本文經授權轉載自友站全球中央文/ 陳妍君 (中央社駐馬尼拉記者) 

因為薪資落差和「美國夢」,菲律賓護理人員大量外流。2012到2017年間,每年平均就有近1萬9,000名出走海外,造成菲律賓護理人力短缺。

菲律賓眾議員里尤(Marvin Rillo)1月底表示,去年共1萬8,617名菲律賓護理科系畢業生首度參加美國執照考試,創14年新高,這還不包括非首次參加這項考試的菲律賓護理畢業生。

在此同時,首度參加這項考試的印度護理科系畢業生有4,318人,韓國畢業生為1,816人。里尤說,這項數據是可靠的指標,顯示有多少菲律賓護理畢業生急切地想在美國找工作。

「我們的護理師也想在美國生活和工作,因為沒有語言障礙,而且他們認同西方文化。」他指出,高薪是促使菲律賓護理師移居美國的最主要因素。

文章插圖

菲去美國賺大錢

美國勞工統計局數據顯示,2021年5月,美國護理師平均年薪為7萬7,600美元(約新台幣238萬8,400元);英國廣播公司去年12月報導,英國護理師平均年薪約為3萬7,000英鎊(約新台幣142萬6,100元)。

各國醫護人力短缺下,加拿大薩斯克其萬省(Saskatchewan)去年12月來到菲律賓徵才,開出每年7萬4,000加幣(約新台幣167萬8,100元)起薪,希望在各國招募1,000多名護理師和護理助理員。

在馬尼拉都會區有四年護理師經驗的德維拉(Claudine de Vera)成功申請赴薩斯克其萬省擔任護理助理員。她告訴菲國媒體,優渥薪資、醫療保健和子女教育是她赴加拿大工作的主要因素。

在海外醫療機構和菲律賓本土薪資存在巨大落差下,里尤在眾議院提案,將政府僱用的護理師基本月薪從3萬6,619披索(約新台幣2萬元),提高到6萬3,997披索,以留住公立醫院的護理師。

文章插圖

歡迎來德國當護理人員

事實上,不少菲律賓人選擇就讀護理科系的初衷,就是未來有機會到歐美國家工作。除了美國、英國、加拿大等英語國家,德國也是引進菲律賓護理人員的主要國家之一。在德國駐菲律賓大使館的網頁上,就以斗大的標題寫著「你有興趣在德國從事護理行業嗎?」

德國大使館網頁寫道,人口萎縮和高齡化導致德國對專業醫護人員的需求持續增加,但本國勞動力市場不足以滿足需求,醫院和養老院須聘請海外護理人員。據估計,未來10年內,德國還需要再聘請15萬到20萬名專業護理師。

德國大使館指出,菲律賓護理人員在德國享有健康保險、養老保險和失業保險等,且「薪資方面,菲律賓護理師的待遇不會低於德國同事」。

三贏計畫:免費培訓、獎勵金、機票

德國國際合作機構(GIZ)與馬尼拉當局2013年起也展開「三贏計畫」(Triple Win Project),參與者可享免費德語培訓、通過初級語言檢定的獎勵金、免費翻譯文件和證明、簽證及機票費用等。

菲律賓護理師卡彭(Jimmy Carpon)就是「三贏計畫」參與者之一。他告訴菲國新聞網站Rappler,自己有許多親戚移居國外,大部分住在美國,卡彭的父母也希望子女能移居海外,「這是他們的夢想」。因此,當卡彭選擇大學科系時,他毫不猶豫就選擇了就讀護理院校。卡彭於2014年赴德國工作,並於2018年獲得表揚傑出菲律賓海外勞工的「新英雄獎」(Bagong Bayani)。

文章插圖

菲國擔憂:人才外流被偷走

菲律賓海外就業署統計,在種種誘因下,2012到2017年有9萬2,277名菲律賓護理人員赴海外工作,換言之,每年約有近1萬9,000名護理人員外流。菲律賓護理界也對歐美國家「偷走」大量護理人才表達憂心。

除了薪資落差和「美國夢」,菲律賓護理聯合會祕書長安達莫(Jocelyn S. Andamo)指出,菲律賓護理人員壓力大,又缺乏醫療用品和設備,而且許多人只是約聘人員,工作沒有保障,導致護理師紛紛外流。

政府規定的基本薪資已經不高,但約聘人員根本連政府規定的薪資都拿不到。馬尼拉都會區一名年輕護理師告訴菲國媒體,她每次輪班12小時,每週三到四天,但微薄的薪水要支付日常開銷根本不夠用。「我的薪水真的不夠,有時我媽媽寄錢來讓我能有錢生活。」

隨著護理師大量外流,許多醫院面臨人力短缺。去年9月數據顯示,菲律賓醫院存在6萬7,345名醫生和10萬6,541名護理師的人力缺口,但在此同時,護理工作似乎對菲國年輕人逐漸失去吸引力。

菲律賓高等教育委員會指出,2012年護理科系註冊學生人數達16萬5,598人,畢業生為5萬8,677人;疫情衝擊下,2021年護理科系註冊人數為10萬1,574人,畢業生遽減到只剩5,871人。但目前看來,菲國護理人員待遇短期間內仍難以改善。

留不住的人才

菲律賓私立醫院聯合工會4月中旬舉辦了一場「衛生工作者處境論壇」。會中指出,雖然馬尼拉當局於疫情期間立法通過,將發放給醫護人員膳食和交通津貼、特殊風險津貼、COVID-19一次性津貼和健康緊急津貼,但截至今年4月,多數醫護人員仍未收到這些津貼,政府積欠工會成員、2萬304名醫護人員的津貼達18億4,074萬披索。

工會發言人伊格納秀(Richie Ronald Ignacio)說,拖欠津貼、低薪和缺乏福利是菲律賓醫護人員,尤其是護理師大量離職的原因之一。「照顧好我們這些選擇留下來在菲律賓服務的護理師!」

全球中央 logo

全球中央

《全球中央》是高水準、具備國內強大國際訊息來源的雜誌。這本定位為以台灣角度看國際的雜誌,動員遍布全球近三十名的海外資深特派員,就國際間重要新聞事件,作深入淺出的分析報導,被各界視為客觀中立,有助於豐富國人國際視野的優質刊物,深獲好評。

arrow_forward

文章功能

bookmark_border
more_ver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