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英國小學,「不准吃軟糖」的真正原因

by:徽徽
11703
本文經授權轉載自友站英語島文/ Yvette 

去年女兒生日,我讓她拿巧克力餅乾去班上發給同學,今年也照辦,只是換成了廣受小孩歡迎的haribo軟糖。英國幼稚園和小學一般都對家長提供的甜食持謹慎態度,一部分是因為有些小孩可能對其中成分,例如堅果和蛋奶過敏而導致嚴重後果,一部分是尊重不給小孩甜食或有宗教飲食限制的家長,所以通常都會在家長在場的情況下才發放。 

post title

全球知名的小熊軟糖haribo是不少人的童年回憶,但並不是每個孩子都可以開心享用。

Photo: Günter Hentschel

「不准吃軟糖」沒這麼簡單

放學時,我和其他家長站在門外,女兒和老師一左一右站在教室門口,學生們照例排成一列,老師看到家長才依序放行,家長不在場就讓小孩回到隊伍後重排等家長來。女兒拿著一大袋的小包裝軟糖,興奮地等著發給被放行的同學。 

第一個同學出來,女兒正要把手上那包糖交出去,老師急忙攔住她說"He's not allowed."(他不准拿) 我心想這小孩的家教好嚴,一包糖都不能吃。第二個同學出來,老師又說了一次"He's not allowed."第三個同學也一樣,帶著失望的表情空手離開。

我開始覺得事情應該不是家教嚴這麼簡單。

第四個同學出來,是女兒的好朋友,父母都是英國人的漢娜。這一次,老師沒有阻擋,漢娜拿了糖果,開心蹦跳著往媽媽跑去。我回想前三個孩子Mohammed、Yusuf、Mahid,都是穆斯林常見的名字。這時才猛然想起很久以前聽過穆斯林同事說,有些軟糖裡含有gelatin (吉利丁,用動物骨頭或魚骨提煉的凝固成分)所以他們只能吃包裝上有標示Halal(符合清真標準的)的糖果,以免觸犯教規。

我此時才發現自己犯了尷尬的大錯:買haram(指清真教義禁止的)的糖請穆斯林小孩。 

同學都走光後,我不好意思地對老師和女兒告知買錯糖果。女兒不以為意地說沒關係,剩下的二十幾包糖她都可以「幫忙」吃。老師Miss Moore笑著安慰我,這是無心之過不要在意,她也是當老師後才開始注意這些細節,明天她再買些halal的糖果給沒拿到的小朋友就好了。雖然那天女兒還是快快樂樂地過了生日,我還是對這件事耿耿於懷。

post title

在英國倫敦一所小學內,學生們正在排隊挑選營養午餐。在英國只要是公立學校,營養午餐食材一律是Halal的,絕對不會有豬肉。

路透社

英國小學分Faith & Non-faith

英國的小學可以粗略分成faith school*(例如英國國教,天主教和伊斯蘭教)和non-faith school (一般社區小學)。一些家庭希望孩子和膚色文化接近的同學在一起,即使本身沒有特定信仰,也會幫小孩選擇faith school。我並不想把孩子送進特定宗教色彩的學校,所以選擇了社區小學。

社區小學考量到當地的居民組成,像是我們住的Tower Hamlets區,和倫敦其它穆斯林人口較多的區一樣,只要是公立學校,營養午餐食材一律是Halal的,絕對不會有豬肉。其他則是主菜葷素各一,關照因為宗教或其他原因吃素的學生。

*註:faith school
英國官方列出的學校類型至少有6種,包含有跟隨信仰規範的faith school、政府公辦的free school (但不一定由政府營運)、國家出錢資助的獨立學校academy、專職在科學與技術的學校city technology college、寄宿學校state boarding school、以及私立private school。

post title

學校包容不同文化,回教與基督教的節日都慶祝。

Photo: Yvette

演耶誕劇、也參訪清真寺

孩子所讀的社區小學,在建立之初就和原址的mosque(清真寺)協議,舊房舍拆除改建學校的同時,會幫他們在校地一角重建,因此後來嶄新的校門旁,就是全白的清真寺。學校本身並不因為在清真寺旁邊,或因為有六成左右的穆斯林學生,而有特定的宗教傾向。學校慶祝基督教節慶、猶太和農曆新年,也會在齋戒月結束的那一天放假,讓穆斯林教職員和學生過他們的重要節日。 

大量的移民使英國國內的宗教差異顯而易見,因此種族平等與宗教融合是學校教育很大的一部分。女兒學校從Year 1就開始有宗教教育,教導他們各主要宗教,並且教孩子們尊重他人的信仰,校外教學會帶學生到教堂,也參訪隔壁的清真寺,每年耶誕節學校的重頭戲nativity play(耶穌降生劇),擔綱主角的孩子來自不同宗教,台下的父母一樣看得眉開眼笑。 

post title

英國充滿不同文化和宗教,彼此互相尊重、共存共榮。

路透社

長袍牛仔褲都是尋常風景

上下學時間,校門前包著頭巾穿著長袍的穆斯林媽媽,和穿緊身上衣、牛仔褲的英國媽媽站在一起是尋常風景。孩子出來前大家隨意聊幾句,聊的不外乎是尋常話題:工作,家庭和孩子,偶爾一起八卦一下某老師或家長。當然在某些議題上,她們可能有截然不同的看法和意見(例如性教育),但是孩子永遠是共同的話題,不知不覺,就讓兩個人拉近了距離。

隔天放學時,我驚訝地看見女兒站在和前一天一樣的位置,手上拿著一大包棉花糖,發給每一個出教室的孩子。原來老師自掏腰包買了糖,安慰昨天沒領到糖的孩子,也讓女兒倒帶重來,如願發糖給每個同學。我感動地向老師道謝。老師的心意讓他們得到應有的快樂,也讓我從這個無心之過中學到寶貴的一課。


延伸閱讀:《法學童餐盤掌握總統大選關鍵話題
丹麥第一座清真女寺 挑戰伊斯蘭教男性至上
瑞士三角巧克力獲清真認證 歐洲極右翼團體揚言抵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