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做愛作為一種抗議手段 淺談「性罷工」

by:泥仔
9572

從過去到現在,呼籲人們——通常是女性——藉由不和伴侶做愛來達到政治訴求,是有些人會提到的一種抗議方式,不過這樣的方法究竟有沒有效呢?

post title

用不做愛示威,到底能不能成呢?

Photo: Jay Gooby

古希臘有位利西翠妲

性罷工的概念最早可以追溯至古希臘劇作:利西翠妲(Lysistrata)。在劇中,利西翠妲希望終結雅典和斯巴達之間的伯羅奔尼撒戰爭(Peloponnesian War),便呼籲所有的女性拒絕和她們的丈夫行房,最終迫使戰士們和談。

利比亞與哥倫比亞的經典例子

雖然這只是虛構故事,但「性罷工」的概念仍廣為討論。最著名的莫過於 2003年的利比亞專欄作家格鮑伊(Leymah Gbowee),當時她為了終結利比亞第二次內戰,便發起了「拒絕和丈夫做愛」的示威,希望能引起枕邊人對利比亞時政的關注;2006年在哥倫比亞城市佩雷拉(Pereira),一群幫派分子的妻子則策劃了為期 10天的性罷工,希望能讓另一半放下武器、轉而接受職涯訓練——兩者都可以看到當地逐漸走向和平。

從過去到現在都出現過

隨著時間經過,我們總能看到有人呼籲女性以性罷工的方式來抗議,像是藉此提醒伴侶記得去登記投票、立法規範非法煙火廠等等。

今年 5月,關注女性議題的美國女演員米蘭諾(Alyssa Milano)曾呼籲各界透過用性罷工的方式來抵制墮胎禁令,當時她相信這個方式可以讓生育健康議題突破同溫層,讓每個人瞭解事態的嚴重性以及採取行動的迫切性。

post title

以性罷工作為抗議手段,並非沒有爭議......

Photo: U.S. Army

當性成為交易籌碼......

然而,所謂的性罷工究竟是否有效、是否是一個恰當的抗議方式也常常被提起討論。長期反對性罷工的美國心理學家德萊斯勒(Dr. Peggy Drexler)就說:「我認為性罷工的問題,在於強化了女人需要用性來滿足男人的想法......而且也不是所有的女人只和男人做愛。」

背後風險  不能忽略

英國利茲三一大學、研究性工作文學歷史的講師李斯特(Dr. Kate Lister)也抱持類似看法,她認為這是變相要女性用性來交換政治利多,李斯特也擔心,如果在性暴力很廣泛的社會推行性罷工的話,反而會讓女性面臨強迫性交的風險。

李斯特進一步解釋道「性抵制很少單獨發生,它們往往是更廣泛的示威抗議中的一部分;然而,當性罷工出現後,人們卻會忽略這個議題背後早已經過多年的努力」。

post title

2017年3月,格鮑伊來到西班牙參加「第 7屆改變世界的女性峰會」。

歐新社/達志影像

號召者回頭看成效

回頭來看利比亞專欄作家格鮑伊在 2003年推動性罷工的例子,她因為推動一系列和平運動、終結了利比亞第二次內戰,而在 2011年獲頒諾貝爾和平獎。格鮑伊在後續受訪時坦言,每個人看到她總是先問關於性罷工的事情,不過她自己對性罷工帶來的成效態度保留。

格鮑伊:這帶起了討論

談到自己當初為什麼會提出性罷工的想法,格鮑伊解釋道:「對很多人來說,性是個禁忌性的話題,當有人敢把這個議題帶到公共領域時......大家會開始談論『是誰』在提倡這件事,然後再問這個人用性來提倡了『什麼議題』。這會讓他們開始思考...他們會開始跟自己的同事或酒友談這件事,進而萌生:『戰爭是錯的。』這類想法。」

一切都耕耘已久

「事實上,最大的武器在於利比亞女性的堅持與耐心。沒有什麼東西是能在一夜之間促成的,(我們)花了三年的社群參與、靜坐、由『市井女性』組成的非暴力示威、穿著吸睛的白T恤上街遊行,要求得到政府官員的重視......最後才發起了性罷工。」

post title

在抗爭過程中,「性罷工」其實不是唯一的手段。

Photo: Marco Verch Professional Photo

性罷工不是「單管獨下」

換言之,比起用性罷工來達到政治訴求,它反而比較像是要引起更多人關注並產生輿論壓力,而且這多半不會是推動訴求、改變現狀的唯一手段。

帶起話題  效果顯著

不過美國心理學家德萊斯勒坦言這種罷工模式雖然有爭議,但她也認為這種號召能引起更多關注,她說:「性罷工雖然帶有誤導性,卻能讓更多人意識到現在在發生著什麼問題。」

因此,儘管性罷工是否有效仍要打個問號,但這個號召行動能帶來的話題性之大,可能也會讓我們在未來一再看到類似的討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