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世代日本人不做愛

by:阿咖
292707

色情影片、AV女優...我們對日本的印象之一就是龐大的情色工業,但現在日本當地卻出現一波新趨勢,人們開始過著無性生活。

駐點在亞洲的《衛報》記者哈沃斯(Abigail Haworth)在20號時,發表了她的觀察,並引起相當大的迴響,從她的觀察和訪談中,我們不只見到變遷中的日本,或許更看到了全世界的未來。

post title
路透社

青山愛(Ai Aoyama)是一位性關係諮商師,她住在東京一幢窄小的三層樓高建築中,她名字中的“Ai”在日文中就是「愛」的意思,這個名字也是她早年職業生涯的一點紀念品,她在15年前扮演「女王愛」的角色,把各種「常見」的事情──舉凡把人綁起來、滴蠟油在乳首…等等都做盡了。

如今,她說她面臨更大的挑戰,現年52歲的她,想治癒患有「無性症候群」(sekkusu shinai shokogun)的人們。

post title
路透社

日本當地,40歲以下的人們開始出現性致缺缺的現象,更有數百萬人處在完全沒有對象的狀態,更有越來越多日本人過著就算沒有性愛也無妨的生活中。
 
對日本政府來說,無性的獨身主義是場大災難,因為日本是世界上出生率最低的國家之一,這種現象讓人口銳減,原本1.26億的人口在過去數十年中急速銳減。預計到2060年時,日本人口只會剩下現在的1/3
 
對性關係諮商師青山愛來說,日本人現在患上了「逃避人際接觸」的症狀,而且這樣的現象要怪在日本政府頭上。

post title
路透社

站在青山愛的診所外,你可以看到上面寫著「診所」二字,她穿著瑜珈褲、毛茸茸動物拖鞋、還抱著一隻叫做瑪麗蓮夢露的北京狗跟我見面。
 
在她診所的介紹手冊中,裡面洋洋灑灑寫著輝煌過去,例如她曾在1990年代到過北韓,還親手捏過高級軍官們的「蛋蛋」。
 
手冊上面沒有提到她是不是為了那樣的目的受邀,但這些經歷很清楚地對患者們傳達出一個訊息:她不帶任何評論色彩。
 
她領著我到了她的「放鬆室」,那是一間只擺了兩張墊子的房間。「這邊很安靜」她說。通常,青山小姐面對她的病患時,最先的挑戰就是「請他們不要再因為自己的存在覺得羞愧」

post title
路透社

日本的單身人口數再度創下新高,2011年一份調查中,就顯示有61%的日本男性未婚,18-34歲的女性中,也有49%的女性完全不在任何感情關係中,這項調查中的數據都比前次調查增加了10%。

30歲約會零經驗 
此外,還有另一份調查報告顯示,30歲以下日本男性中有30%從來沒有與女性約會過。(同性族群的相關數據還沒出現過)。雖然在現實生活中,日本人有許多「實證」讓外界知道他們能清楚區分「性」與「愛」這兩件事情,但對許多日本人來說,有性的生活也沒多好。

今年初日本家族計畫協會(JFPA)調查,16-24歲的日本女性中,有45%的人對「性沒興趣,或是厭惡性愛這件事情」,同樣地,超過1/4的日本男性也有同感。

post title
路透社

單身生病了嗎
青山愛說,許多人都是抱著糾結的心情到診所找她,「有些人想找個伴,有的人寧可單身,但鮮少有人會去提到正常的戀愛或是婚姻生活。」
 
儘管有前述這些人出現,但日本那種刻板印象──家就是由在外打拼的父親、和在內管家的母親所組成──仍持續壓迫著新世代。「沒有人知道要找誰訴苦,他們來診所找我,是因為他們覺得跟大家不一樣的自己一定是哪邊生了病。」

post title
路透社

成人紙尿褲超過紙尿布
雖說日本政府不斷發出少子化的警告,但這一點影響力也沒有。2012年時,日本就創下出生率新低點,這年也同時是當地成人紙尿布銷售數字首度超過嬰兒紙尿布的年度。日本家族協會的會長北村邦夫(Kunio Kitamura)就擔憂地說,日本的人口危機已經嚴重到可能讓日本面臨「滅絕」的狀態。
 
日本40歲以下的人口不會跟戰後人口一樣持續增長,在20年來經濟停滯不前的狀態下,日本社會正面臨轉型期,此外,2011年東北大地震以及隨之而來的海嘯和核災,都重創了日本人的心靈。日本已經無法再回到過往了。
 

找不到戀愛的理由
「不論男的還是女的,他們都對我說找不到戀愛的理由。他們不相信愛情可以讓事情有不同的發展,…談感情這件事情變得很困難。」

post title
路透社

婚姻變成一個沒人想選的地雷區。當日本特殊的終生僱用制逐漸崩解,日本男性變得越來越無法從工作中得到動力,也越來越無能力支付生活;相反地,日本女性則變得越來越獨立、也有對未來的願景。
 
儘管如此,日本傳統的企業與家庭文化還是存在,充滿敵意的企業環境讓女性無法兼顧事業和家庭,但養孩子這件事情卻必須是雙薪家庭才能負擔得起。順道一提,社會氛圍難以認同的情況下,同居和未婚生子在當地仍不是常見的事情。

post title
路透社

講到日本大城市中的狀況時,青山小姐說「人們之間的性愛正在疏遠彼此」,長久穩定關係越來越少見,許多日本人多傾向「速食愛情」,也就是能簡單或迅速得到滿足的關係──可能是隨意的性愛、短期約會、或是常見的科技替代品:例如網路色情、擬真的「女朋友」、動畫卡通人物等等。其它情況,也有人乾脆用娛樂消遣來替代性與愛。

繭居、御宅、寄居 
在青山小姐的病患中,有少部分人是屬於無法融入社會到連心理都生病的「重度病患」,這些人可能是正試著和外界接觸的「繭居族」,或是特殊嗜好的「御宅族」、也有的是年過35歲仍和家人住在一起的「單身寄居族」(日本大約有1300萬人,處在未婚、並與家人同住的情況,其中約有300萬人是已經超過35歲以上)。
 
「不論是生理層面還是心理層面,有些人就是無法和異性產生情感連結,當我碰碰他們的時候,他們甚至會縮到一旁,這樣症狀的人從前以男性居多,但現在我也發現有越來越多女性也會這樣。」青山小姐說


看到女機器人才勃起
青山愛進一步談到一個案例,過去她曾碰過一名30出頭的男性患者,這名患者只有在看到女機器人出現在類似《金剛戰士》的遊戲中時,才會興奮勃起。「我會用類似瑜珈、催眠等療程幫助他放鬆,讓他知道人體真正該有的反應長甚麼樣。」
 
青山小姐有時候也會酌收「額外費用」,讓病患在「絕對沒有性行為」的狀態下接觸裸體的她,藉此讓患者認識女性的身體。極度希望日本壯盛起來的青山小姐,比喻她的做法就像是日本江戶時期的花魁一樣,指導年輕的武士進入情慾世界。

post title
路透社

事實上,對婚姻和現實生活中的接觸感到噁心並不是特殊現象,越來越多人寧可沉溺在數位科技中也是常見現象,日本政府真正難理解的是,為何對這群正值繁殖力旺盛的年輕人來說,保持單身才是最明智的選擇。選擇單身這樣的心理對日本男女性來說都很普遍,其中又以女性最常見。
 
婚姻是墳墓
「婚姻就是一個女人的墳墓」這是日本的俗諺之一,過去的意思是指女性在婚後會輸給情婦又備受冷落的情景,換到現在來看時,這句話則是指婚姻成了女性勤奮工作的墳墓。

post title
路透社

法商公司的富田小姐
星期六的早上,我和富田繪里小姐約在東京一家時髦的咖啡店中,32歲的她正在一家法商銀行工作,她熱愛自已在人力資源部門的工作內容。
 
說著流利法語、同時還有雙主修學位的她,表示會避免談戀愛,因為這樣她才能把精力放在工作上。「3年前,我的前男友跟我求婚,當時我拒絕了,也是那個時候我了解到我更在乎我的工作。在那之後,我對約會失去興趣,當別人問起未來計畫時,也變得有些奇怪。」
 
富田小姐說,日本女性升遷的機會在結婚後直接變為零。「老闆會覺得你就要懷孕了」;女人有小孩後,毫無彈性又冗長的工作時間就變得很難維持,「你被逼著要辭職,變成一個沒有獨立收入的家庭主婦。像我這樣的女性來說,這樣的生活不是選擇」。

post title
路透社

職場上的鬼新娘
日本約有70%的女性在有了第一個孩子後,就會辭職。根據世界經濟論壇的排行榜,世界上無法享有兩性平等工作權的國家裡,日本也在其中。日本的社會氛圍也使不上力,因為在當地,結婚但仍繼續工作的女人就會被冠上「鬼新娘」的外號。
 
一齣改編自《卡門》的日本芭蕾舞劇中,女主角卡門化身成現代的職業婦女,她為了能在公司有優異表現,竊取了公司機密並嫁禍給她的愛人何塞。這位現代版卡門最後的下場並不好看。
 
最近,日相安倍晉三丟出了提高女性參與振興經濟的方案,他計畫改善女性工作環境,也會增設托育中心
 
對富田小姐來說,只有在一切出現大轉變後,才能讓她安心步入婚姻當個職業婦女,「我現在有很棒的生活,我會跟和我一樣有工作的女性朋友們一同去法國或義大利餐廳,我會買買時髦的服裝,也會找時間放假。我愛我擁有的獨立自主。」

麻煩死了
富田小姐有時候也會嘗試和酒吧遇到的男性一夜情,但她說性愛也不是她會考量的重要事情。「我有時會碰上辦公室的已婚男人問我要不要來段地下情,因為在他們眼中,單身的我應該正處在窘迫的處境中。」富田小姐聳聳肩又吐舌地接著說「我覺得麻煩死了。」
 

post title
路透社

每每講到為什麼討厭感情關係時,「麻煩」是我常在日本男女口中聽到的單字。

對他們來說,花上大把銀子購置房產、或是對不確定的另一半、或是另一半的家人們有所期待,想到這些事情時讓感情承諾成了一種負擔和苦差事,再加上「結婚就是要生子」的傳統觀念,種種壓力讓日本男女對感情敬謝不敏。
 
根據日本「國立社會保障與人口問題研究所」調查,有高達9成的女性想到結婚時,都認為保持單身是更好的選擇。

post title
路透社

被社會責任或是期待壓得喘不過氣的人們,也包括了日本男性;40歲以下的日本男性中,就有一大群人正默默地用被動的態度,想跟傳統的男性刻板印象對抗

設計公司的岸野先生 
我訪問到的岸野曉先生就是其中之一,31歲的他,跟其他深受經濟蕭條和薪水不穩定的衝擊的男性一樣,他們認為社會期待「男人就是要養家活口、為家庭付出」的想法很不切實際,所以他們在職涯或是感情上都不再強求。
 
當我問他怎麼不交個女朋友時,他回說「這太麻煩了…我現在沒有很多收入讓我去約會,我也不想去承擔女性覺得交往可能就會結婚的責任。」


草食男子 
非常會貼標籤的的日本媒體,就給岸野曉這種男性冠上了「草食男子」的別稱,岸野先生說他不介意外界給他這種評判,因為這已經相當常見了。他自己對「草食男子」的定義則是「對感情和性愛都覺得不重要的異性男」。
 
日本開始出現這種「草食男」現象,可以回溯到之前當地播出的一齣電視劇,改編自漫畫《粉紅系男孩》(Otomen),這部作品中的男主角是一位高大健壯、還會武術的酷帥男子,但他私底下其實最愛烘焙、蒐集粉紅色物品、還有織衣服給動物玩偶,這樣的劇情儘管讓日本老一輩瞠目結舌,但卻在日本社會中引起非常大個共鳴。

 
感情事太複雜,我不想這麼麻煩 
在時裝配件公司擔任設計師和主管的岸野先生,他不會織衣服,但他喜歡下廚、騎腳踏車,還有柏拉圖式的友情。「我會覺得一些女性朋友很有吸引力,但我已經習慣過著無性生活了,感情事太複雜,我不想這麼麻煩。」

post title
路透社

相同地,岸野先生就和前面提到的富田小姐一樣,很享受單身生活的自由。出乎意料地,原本備受議論的日本傳統觀念──男人每天打拼20小時,女人在家操持家務──卻讓單身生活變得很可親。
 
便利的單身生活
當你到日本當地時,就會看到城市中林立各種專為單身設計的店鋪商家:從立式麵攤、膠囊旅館、再到擺滿包裝精美飯糰、還有免洗衣褲的便利商店,這些商品和店家原本是要服務凡事講求迅速便捷的白領上班族,現在卻更進一步衍生出針對女性的各種餐廳,例如女性專用咖啡店、旅館、或是整個只有女性居住的社區。附帶一提,日本城市的犯罪率相當低。

許多專家認為,現在的日本年輕男女這麼不想進入婚姻,不只是因為對傳統觀念的反抗,現在這種現象成了一個國家要長期面對的議題。蒙大拿州立大學的人類學教授山口智美,她就說「過去日本認為最失敗的事情莫過於單身,但現在越來越多人覺得他們就是想這樣。新世代的現實情況就是,選擇單身生活。」
 

post title
路透社

世界的縮影?
一路看下來,日本的現象是不是正顯示出我們的未來?許多先進國家也正碰上這些問題,從亞洲市區、歐洲、到美國,人們越來越晚婚,甚至是不婚,出生率也不停滑落,同時,你卻可以看到針對單身販售的商品數不斷攀升
 
儘管外界認為經濟蕭條的國家,使得年輕人選擇繼續跟家人同住,但人口統計學家艾伯史塔特(Nicholas Eberstadt)認為,發生在日本當地的現象,是肇因於一系列的因素:缺乏讚美婚姻和家庭價值的宗教、地震衝擊到傳宗接代的慾望、養家活口的高價讓人卻步…等等。

小說中的場景 
隨著老年人口數持續攀高、幼齡兒童數不停滑落,日本會「漸漸地,變成我們以前在科幻小說中才看到的景象,…變成世界第一個當地人口數繁多,卻沒有人結婚的國家」艾伯史塔特說

日本的20多歲世代是需要注意的一群人,但他們多半還太年輕,沒辦法對未來規劃出明確的藍圖,然而社會氛圍似乎已讓他們做出決定。根據日本政府統計,當地20多歲的女性中,每4位就有1位可能終生不婚,選擇不生的機率更高:達到40%。但他們看來一點也不擔心。

post title
路透社

大學生淺田小姐和桑波田小姐
我接著在澀谷的購物區和兩位年輕女孩見面,一位是23歲的桑波田惠美、另一位是22歲的淺田繪里,他們帶我去車站後面一家藝廊附近的咖啡店,這家咖啡店夾在柏青哥小鋼珠店、以及成人影帶出租店之間。
 
桑波田小姐從大學設計系畢業,她現在正和一位大她13歲的男性進行一段不怎麼認真的交往關係,「我們每周見面一次,一起去夜店跳舞…我現在沒時間去正常交男友,因為我想成為一位設計師。」另一位唸經濟的淺田小姐,則說對愛情沒興趣,「我在3年前放棄約會這件事了,我一點都不想念交男友或是做愛。我連牽手都不愛。」
 
淺田小姐再三保證她不是因為有甚麼不舒服的經歷才讓她有這樣的行為,她只是不想要進入交往關係,而遊戲人間的交往方式也不是個辦法,因為「女生是沒辦法不受旁人評論影響的」。
 
雖說日本在性事上有相當大的包容度,但是當地卻對25歲以下的女子情有獨鍾,這樣的觀念相當稚嫩可愛。日本社會中存在著雙重標準。
 
在日本家族計畫協會(JFPA)2013年的調查中,可以發現多數有關性的調查以男性數據居多,會長北村邦夫就說這是因為「性衝動通常來自男性,女性不會有一樣程度的生理感受。」

post title
路透社

穿著緊身牛仔褲、還有一頭特地撥亂髮梢的男服務生幫我們把冰茶端上桌,桑波田和淺田小姐說她們熱愛買衣服、聽音樂、血拚,也有很精彩的社交生活,同時,她們也承認當手上拿著智慧型手機時,她們有絕大部分的時間都是從社群平台跟朋友們聊天,而不是面對面。
 
淺田小姐更說她「過去2年多」都沉迷在虛擬遊戲中,深受遊戲影響的她,行為舉止一度像是開了糖果店的老闆娘一樣。

虛擬世界替代人生 
日裔美籍作家克爾特斯(Roland Kelts)曾談到,他說用科技工具當人際關係的推手,是日本年輕人無法避免的未來,「日本已經發展出相當複雜的虛擬世界、還有線上溝通系統,他們還有世界上最奇幻的手機軟體」。
 
柯爾特斯認為,日本的虛擬世界就是源自於個體想要保有私人空間,但這樣一個擁擠的國家讓人很難保有肢體空間,於是虛擬世界誕生了。他也認為這樣的未來,對世界上其他國家來說並不遙遠。

post title
路透社

我們再回到原本碰上的那位諮商師青山愛小姐吧,這位前任「女王愛」下定決心要讓他的患者知道「肌膚之親、心靈相依」的美好,她接受科技會形塑未來的說法,但不能讓科技凌駕在社會之上。
 
「人們變得這麼疏遠真的很不健康,和另一人發生性關係是人類必須的行為,性行為可以產生對人體好的賀爾蒙,也能幫助人們維持正常生活」青山小姐說
 
青山愛還發現,人們雖然討厭婚姻、或是長期關係的繁雜,但每天仍是有許多人渴望人際溫暖,她也開始譴責日本政府對單身族群不友善,「讓單身人無法用想要的方式生活…還用直直落的出生率威嚇大眾」。
 
在青山小姐的觀念中,脅迫威嚇的方式是無法改善現狀的,這可是來自一位曾懂得怎麼威嚇的女子的口中。
 
 
編註:對原文有興趣的朋友,請到 “Why have young people in Japan stopped having sex?

延伸閱讀:《站出來! 日相安倍疾呼女性回到職場
日本女性該工作?
踏不出房門 日本繭居族症狀蔓延
 

分享:

  分享這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