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疫情二次爆發 恐慌新對象:鮭魚

by:徽徽
5598

在上周北京爆發新一波COVID-19(武漢肺炎)疫情後,北京城內的餐廳和超市有一樣產品被迅速下架,一時之間,整個北京城居然看不到牠的身影......

post title

營養價值高又美味的鮭魚,這次成了北京COVID-19(武漢肺炎)疫情爆發下的受害者。

Photo: Caroline Attwood

COVID-19捲土重來  這次又在批發市場

上周四(11),北京出現了 57天以來首例當地COVID-19(武漢肺炎)確診案例,從那時開始,確診數字節節升高,很快就達到 150例,而這些患者都與北京最大的批發市場──新發地農產品批發市場有關。

病毒來自魚販砧板  引發「鮭魚恐慌潮」

根據報導,北京新發地農產品市場每天提供北京將近 80%的蔬果和肉品,有消息指出病毒就來自這裡一名專門販賣進口鮭魚的魚販的砧板上,很快就引起了北京城的「鮭魚恐慌潮」。

暫時不要吃生鮭魚

根據北京新聞的報導,新發地農產品市場主席在受訪時有提到在砧板上找到病毒一事。上周六(13),中國疾病預防控制中心流行病學家曾光(Zeng Guang)在接受《環球時報》訪問時,則呼籲大眾暫時不要吃生鮭魚,上述都加深了民眾的「鮭魚恐慌潮」。

短短幾天  鮭魚被全數下架

於是,短短幾天內北京城裡的鮭魚被全數下架,庫存被棄置、原本大量的訂單變為零,饕客們趕著取消在日本料理餐廳內的訂位,來自地球另一端的鮭魚供應商則想辦法力挽狂瀾,希望可以恢復鮭魚的名聲。

然而,鮭魚真的是造成感染的罪魁禍首嗎?

post title

圖為北京新發地農產品市場,這裡每天提供北京將近八成的蔬果和肉品,也是上周北京疫情爆發的所在地。

美聯社/達志影像

沒證據顯示鮭魚是病毒宿主

根據中國疾病預防控制中心官員的說法,目前找不到任何證據可以證實鮭魚是病毒的宿主。中國疾病預防控制中心緊急回應中心副主任施國慶表示,他們在鮭魚抵達市場前,並沒有發現鮭魚身上有病毒的蹤跡,這代表病毒是在市場內,而不是在鮭魚身上。

中國清華大學病毒學家程功表示:「新型冠狀病毒(SARS-CoV-2)必須仰賴與宿主細胞表面的特定受體結合,才能進一步感染細胞。目前所有已知的證據都顯示,這類受體只存於哺乳類身上,而不是魚身上(註)。」

註:目前研究顯示,新型冠狀病毒(SARS-CoV-2)的棘狀蛋白會與宿主細胞上一種名叫「第二型血管收縮素轉化酶」(angiotensin converting enzyme II,ACE2)的蛋白結合。對於人類而言,ACE2是參與血壓與體液平衡、心血管系統運作調節的重要蛋白之一,雖然ACE2廣泛表現於諸如哺乳類、鳥類、魚類等脊椎動物身上,但不是每種ACE2都能有效與新型冠狀病毒結合。

有可能在包裝運送過程中遭汙染

有鑒於此,中國疾病預防控制中心首席流行病學家吳尊友(Wu Zunyou)表示,魚類不可能在牠們的自然棲地感染病毒,牠們有可能是在包裝運送時遭到汙染,官方並沒有排除這樣的可能性。

對此,出口大量鮭魚到中國的挪威派出代表,在周三(17)偕同中國官員召開記者會,嚴正聲明挪威出口的鮭魚和病毒感染源無關。

post title

在北京一間家樂福超市內,可以看到冷凍鮭魚。

路透社/達志影像

即使沒病毒  也提不起胃口

即使中國官方再三澄清,但分析師們認為民眾對鮭魚已經提不起胃口。中國國際青年商會商品分析師王羅莎(Rosa Wang,音譯)說:「消費者的情緒已經受到影響,現在沒有人會想買鮭魚了。」

「即使鮭魚最後被證明沒有攜帶病毒,依舊需要一段很長的時間才能恢復買氣。不管中國是否禁止進口鮭魚,相關供應鏈受到重創是必然的。」

許多民眾和王羅莎的看法雷同,他們表示雖然官方有出面闢謠,但他們在吃鮭魚時還是會猶豫。今年 19歲的廣州大學生愛麗莎(Alyssa Mai,音譯)就說,雖然她知道吃鮭魚感染COVID-19(武漢肺炎)的風險極低,但她最近還是不會輕易嘗試,她說:「我的家人會擔心。」

日本料理餐廳老闆怎麼說?

對於這波「鮭魚恐慌潮」,在北京經營隱泉(Hatsune)日本料理餐廳的王艾倫(Alan Wong)說:「2020最衰的餐廳老闆就是我,我們周五的時候還全滿,但從那之後就空空如也。」

另一名北京日本料理餐廳老闆李寬(Li Kuan,音譯)和王艾倫一樣,經營的餐廳在民眾的恐慌下門可羅雀,他說自己不願意就這樣關門,因為他不想要向假新聞屈服。為了節省成本,他已經請一半的員工回家,但他不曉得該拿餐廳原本預備的大量新鮮鮭魚和鮪魚怎麼辦。

「我擔任主廚已經好多年,我不能現在就這樣放棄,」李寬接著說:「我現在思考的問題是:這樣的狀況什麼時候會結束?」

post title

在北京新發地農產品市場爆出疫情後,裡頭過往的人潮不復見,原本裝滿海鮮的水槽也看不到什麼新鮮漁獲。

美聯社/達志影像

鮭魚供應商受到重創

除了餐廳老闆受到「鮭魚恐慌潮」的衝擊,在地球另一端的鮭魚供應商也受到重創。丹麥法羅群島(Faroe Islands)鮭魚養殖公司Bakkafrost的CEO雅各布森(Regin Jacobsen)表示,他們從上個周末開始陸續接到中國的合作商要取消訂單,很快的訂單數就降到了零。

中國中產階級愛吃鮭魚

雅各布森說,過去十年來,中國消費者對鮭魚的需求隨著日本料理餐廳的出現,以及中國中產階級的擴張而有所成長,中產階級人士認為鮭魚營養價值高,因而很喜歡吃鮭魚。每年,Bakkafrost公司出口的新鮮鮭魚有 20%出口到中國。

因此,看到這次訂單直直落的狀況,Bakkafrost公司也立刻發表聲明,強調從今年四月開始法羅群島就沒有新增確診案例,公司的工作人員也有定期檢測。

post title

在智利中部的查卡布科省(Chacabuco Province),一隻鮭魚跳出水面。中國的鮭魚大都進口自智利和挪威。

路透社/達志影像

挪威鮭魚出口量少三分之一

挪威海產局全球營運經理斯內林根(Anders Snellingen)表示,和上周相比,這周挪威鮭魚出口到中國的量少了整整三分之一,「我們希望這樣的情形可以趕快解決」。

中國鮭魚有45%來自挪威

根據挪威海產局的資料,去年中國市場有 45%的鮭魚來自挪威,為挪威鮭魚出口市場帶來高達 1億6,700萬美元(折台幣約 50億元)的收益,並且還在持續成長中,直到碰到這次的「鮭魚恐慌潮」。

不是第一次遭到波及

其實,這並不是挪威鮭魚在中國第一次遭到波及。2010年,當挪威諾貝爾委員會決定頒發諾貝爾和平獎給人權運動家劉曉波時,觸怒了北京當局,因而讓北京決定嚴格管制進口挪威鮭魚,這也造成大批新鮮鮭魚無法及時送抵餐廳,只能在倉庫中腐爛。

post title

在香港,當地日式壽司店並沒有受到「鮭魚恐慌潮」的影響,餐廳外依舊大排長龍。

Photo: Jason Leung

其他地方怎麼看?

至於,其他地方又是怎麼看鮭魚的呢?

香港食安中心表示,他們檢測了來自智利、冰島和丹麥的 16份鮭魚樣本,所有的檢測結果都是陰性。此外,香港當地的日本壽司店門外依舊大排長龍。

至於新加坡食品局則說,他們目前沒有證據可以證明病毒會透過食物或食物包裝傳染,他們也會持續監控當地的狀況。


上線時間:2020/06/19
增修時間:2020/06/22  修正內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