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想努力了」 中國年輕人摸魚哲學正流行

by:徽徽
166205

在「喪文化」、「佛系青年」這些流行於中國年輕人之間的關鍵詞大行其道後,最新出來的要屬「摸魚哲學」......

post title

你是否也跟中國年輕人一樣,信奉摸魚哲學呢?

Photo: Maryna_Shyshlo

流行關鍵詞:摸魚哲學

說到最近流行於中國年輕上班族圈子的關鍵詞,「摸魚哲學」肯定榜上有名。在微博提倡摸魚摸出一片天的摸魚教主推拿熊建議大家:

(給你)1個打工摸魚小秘訣:買個 450毫升的保溫杯,裡面泡枸杞膨大海還是威士忌隨便你,app設個提醒每天八杯水,一到 50分鐘就從座位站起身去打水。

開始在茶水間做舒展運動,比如打拳或者平板支撐或者波比跳,消耗 15分鐘時間再繼續上班。每天在公司不喝夠 3公升水就不許走,我立志做公司裡消耗礦泉水和廁紙(註:衛生紙)最多的人。

上班時間能混就混

除此之外,「摸魚哲學」還體現在拒絕加班、只端出馬馬虎虎的成品、常常跑廁所,而且一進去拖越久越好、上班玩手機、看小說等等,一言以蔽之:上班時間能混就混,這就是「摸魚哲學」的精髓。

然而,為什麼這種哲學會出現在中國年輕上班族之中,又在疫情的推波助瀾下蓬勃發展呢?

post title

其實,中國年輕人要的很簡單,要是能夠不要加班,並且在下班後能來罐啤酒,就是最大的享受了。

路透社/達志影像

「我不想努力了」

首先,《南華早報》報導到,「摸魚哲學」是年輕世代對過勞文化的一種另類抗議,他們普遍抱有「我不想努力了」的心態,認為就算自己工作認真,薪水依舊少得可憐,夢想依舊遙不可及。

無產階級的消極抗議

本身在上海擔任白領上班族的推拿熊表示:「『摸魚』是像我一樣年輕的無產階級採取的消極反叛方式。」推拿熊接著說,她不是鼓勵大家不工作,而是希望人們好好想想,為什麼他們要為了討好老闆或是與同事競爭而超時工作。

天天摸魚,天天快樂

在這個高房價、低所得、醫療和高等教育資源分配不均的時代,中國年輕上班族把摸魚當作微小自由的體現,一名信仰「摸魚哲學」的網友在微博上寫道:「我每天上班都摸魚,我摸魚摸得很快樂。為什麼我老闆只給我一分錢,卻期望我拿出十分錢的努力呢?」

另一名網友表示:「我們不想要在工作上用盡全力,相反的,我們想要把時間和精力花在自己的副業上,這不是比把所有精力都花在你的工作上更好嗎?」

post title

年輕一代不再相信努力就能有收穫,相反的,他們寧願先過好自己的生活再去想工作。

路透社/達志影像

薪水低,當然要從事副業

中國人力銀行網站「前程無憂」的首席人資長馮麗娟表示,20多歲的職場年輕人常常在工作時摸魚,主要是因為他們的薪水很低,就算加薪也加得不多。

「根據我們的調查,在 2020年這一年,中國各大企業平均加薪的幅度是 2%,而有一大半的企業完全沒有加薪,」馮麗娟認為,因為疫情的關係,許多企業都受到影響,這樣的情況很有可能在接下來三年都一樣。

「因此,不能怪有這麼多員工想要從事副業,想辦法增加自己的收入來源,像是上網幫人衝流量、幫某些網路商店按讚,或是轉發網路商品的連結賺點小錢。」

世代不同 愛拚才會贏的時代過去了

不只如此,馮麗娟也點出了世代差異:出生在 1970-1980年代的人基本上信奉的是刻苦耐勞、愛拚就會贏的哲學,然而出生在 1990年以後的「九零後」不這麼想,他們傾向把自己的個人利益放在為全體犧牲之前。

不能忍受「996文化」

其中,這一代的年輕人最不能忍受的就是中國科技圈行之有年的「996文化」──每天從早上 9點工作到晚上 9點,一周工作 6天。特別是這樣拼命的工作已經不能像上一代一樣,帶給新一代年輕人階級流動的機會。

階級難以流動

根據世界經濟論壇(World Economic Forum)在 2020年1月首次公布的社會流動指數(Social Mobility Index),中國在全球 82個國家中排行第 45名。

post title

人人都想要買房,變相讓房價漲到一個年輕人無法入手的地步。

路透社/達志影像

除了摸魚,還有「內卷化」

這種再怎麼努力也不會成功的心態,加上COVID-19(武漢肺炎)疫情對經濟和整體社會環境的衝擊,讓中國年輕一代開始討論「內卷化」(Involution)這個詞。

「內卷化」來自人類學用語,一開始在描述的是一個沒有進步、由內而外停滯的社會,這樣的社會型態導致內部競爭激烈化,沒有明顯的創新或是科技上的突破等等。

競爭過於激烈 出現內耗狀況

這個概念被拿到中國年輕一代的世界後,用於形容某個領域中競爭過於激烈,進而出現惡性競爭、內耗的狀況,像是大家一窩蜂買房、拚死拚活地加班、對成功的想像很單一等等,在某方面來說都是「內卷化」的體現。

何不當隻快樂的魯蛇

在上海知名網路公司擔任工程師的克拉莉希(Clarisse Zhang)表示:「現在流行的這股『摸魚』趨勢和中國越來越激烈的『內卷化』息息相關,有能力參與競爭的人豁出一切想辦法擠掉競爭者,而有些人像我一樣,我們沒有這股幹勁,所以選擇就地躺下當隻快樂的魯蛇。」

克拉莉希補充到,他們已經錯過老一輩愛拚就會贏的黃金時代,這點也讓她決定好好奉行摸魚哲學。現在,她每天早上十點進公司,然後在十一點半的時候去吃午餐,有時一吃就吃超過三小時。

「如果有人問起,我會故意假裝去開會,」事實上,克拉里希是跑去自己的車上小睡或是看書,當她不想工作時就會這樣做。

post title

雖然摸魚教徒們在工作上能混就混,但下班後對自己的投資、從事有興趣的活動也是不落人後。

路透社/達志影像

無奈後的自我安慰

華中科技大學出版社在一篇分析中國年輕人的文章中寫到:「『摸魚哲學』以及『內卷』等的流行背後,是年輕人對過去習焉不察的競爭機制,以及更宏大的社會結構的敏銳覺察,是對以『996』為代表的職場文化和生活壓力的不滿,表面的狡黠背後是無奈與憤懣,以及無奈與憤懣之後的自我安慰。」

也不是真的那麼混

回到中國年輕人的摸魚教主推拿熊身上,她說雖然許多年輕人如今以在工作上能混就混為職志,但他們之中有許多人「在尋找改善生活的方法」,而不是一股腦地把所有籌碼都押在工作上,像她有很多朋友下班後都在考法律或金融領域的證照,就是希望自己在關注的領域能更有專業。

找到值得投注熱情的地方

華中科技大學出版社則提到,其實對中國年輕人來說,如何摸魚並不是他們關注的重點,而是要找到值得投注熱情的地方,並且符合個人的價值和生命意義,「人們熱切地渴望能夠在結構的縫隙中找到自我生長的機會和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