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清大摸魚課爆紅背後 年輕人對抗996血淚

本文經授權轉載自友站全球中央文/ 陳亦偉 (中央社編譯組長) 

對於摸魚課爆紅現象,網媒分析,經歷過職場壓榨的中國年輕人,愈來愈常把摸魚當成一個應付996的方式,但「摸魚」摸的不是私人利益,而是變相的無聲抗議。

文章插圖

中國清華大學教學生如何「摸魚」?去年,清華線上學習平台「荷塘雨課堂」上,有一門「摸魚學導論」爆紅,「開課」不久就吸引1,300人選課,達修課上限。實際上,這堂課是由一名學生創辦,該學生表示,「開」這門課只為提高學生幸福感。

摸魚也是一門學問? 清大生開課瞬間爆滿

陸媒報導,清華這套線上學習平台其中一項功能,就是學生可自行創建「課堂」並允許其他學生進入「聽課」。學生創建的課程不會出現在清華官方選課系統,也不會像傳統課程般納入期末學分。

創辦這門課的清華大一生發現,「荷塘雨課堂」上每個人都能創建一門課程、擁有一席「講台」,原本只是半開玩笑地想說自己開堂課,沒想到吸引這麼多同學加入。這個摸魚課還一度登上網路熱搜第一名,成為中國社會一個話題。

為讓課程顯得更加真實,他跟授課教師一樣,製作了課程說明PPT,還有相應的課程大綱、學習資料、作業等等元素,並表明開課目的是為提升同學的幸福感,收穫快樂的校園生活。摸魚課的受歡迎程度遠超過他想像,「500人的社群很快就滿了,荷塘雨課堂上也有更多人選擇課程,課容量從原來的500人擴增到2,000人」。

對於「摸魚課」爆紅現象,有人認為這背後是中國年輕人對抗「996」的辛酸血淚。所謂996,指的是「早上9時上班,晚上9時下班,每週工作六天」的工作方式,有時也被用來代指資方要求勞方延長工時,而不額外給加班費的工作制度。

文章插圖

摸魚≠不想努力 而是反抗、辛酸和正義

清華大學社會科學學院院長、心理學系主任彭凱平聽了學生們真實的聲音後覺得,「摸魚」並不意味「不想努力」,而是學生在高壓下的調侃和自嘲,是釋放壓力的出口,「這是一種反抗,一種辛酸,一種正義」。

網路媒體「愛范兒」一篇分析為何摸魚課會爆紅的文章指出,經歷過職場壓榨的年輕人,愈來愈常把摸魚當成一個積極應付996的方式,「每天蹲廁10分鐘,一年就能多出五天假」,但和混水摸魚不同,「摸魚」摸的不是私人利益,而是變相的無聲抗議。

文章指出,享譽中國科幻小說界的《三體》,是作者在發電廠上班時「摸魚」所創作出,這種行為當然不對,但其中蘊含的道理值得探討,即「工作時創造相對自由的時間,否則只能機械輸出」。如今,聰明的企業已開始幫助員工「摸魚」,鼓勵通過創造提高效率,不去做無意義的加班;為員工提供社交空間,改善辦公環境;帶著員工去接觸大自然,創新辦公模式等。

網路巨頭反加班第一槍 字節跳動改推1075制

中國網路巨頭字節跳動帶頭改變高科技企業加班文化,去年11月起鼓勵員工「1075」(朝10晚7、每週工作五天),算是對令人詬病的「996」開第一槍。

澎湃新聞披露,字節跳動更新了企業內部針對中國員工的加班管理規定,其中提到,員工若需在晚間7時以後繼續工作,要經過主管批准;每天最多加班三小時,每月最多36小時。

新規還明確規範如何處理加班薪資。若在工作日加班,薪資為原薪資的1.5倍,休息日為兩倍,節假日為三倍。

字節跳動是社群平台抖音(海外版為TikTok)的母公司,旗下還有新聞平台「今日頭條」等,業務覆蓋全球逾百個國家和地區,是中國成長最快的網路企業之一。據路透社,公司近期估值約3,000億美元。

文章插圖

網路業結構性問題未解 反996恐流於形式

2019年開始,中國網路行業員工抵制「996」的運動受到廣泛關注。中國最高法院去年8月指「996」工作制度違法後,一些科技公司陸續宣布採取措施改進工作環境,例如取消單雙週輪休的「大小週」制度。

中國大型科技公司正遭遇政府之手強力監管,北京推出「共同富裕」的概念限制資本家階層收入。英國廣播公司(BBC)中文網引述英國劍橋大學社會學系學者廖康宇表示,中國網路公司處於政府和員工雙重壓力下,積極調整加班制度可以理解,但若(供需和職場競爭等)結構性問題改變不了,「表象可能大於實質(改變)」。

也有網友質疑員工的工作量是否因此減少,若工作量與工作效率不變,強制要求減少上班時間,只會導致員工下班回家工作,「老闆都笑瘋了」。

文章插圖

文章功能

comment 0
bookmark_border
more_ver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