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棄掙扎 中國年輕人的新.處世哲學:躺平

by:山謬
11789

在彷彿沒有止境的職場、生活、社會壓力面前,如今中國年輕人興起了一波全新的處世態度:「躺平」。

post title

面對高壓、高競爭的社會環境,如今中國年輕人間掀起了一股全新的處世之道:躺平。圖為一名躺在路邊滑手機的上班族。

路透社/達志影像

壓力山大 「躺平」才是王道

面對如今高壓、高競爭的社會環境,現在除了「喪文化」、「摸魚哲學」,中國年輕人又有了全新的處世哲學:躺平。

低目標、低物欲 當不了人生勝利組又何妨

現年 24歲的人資林小姐表示,「躺平」是現在中國年輕人認清現實,發現自己無法變成「有車、有房、有對象、有小孩」的人生勝利組後的反應,「所以他們選擇放低目標、降低欲望」。BBC也在報導中補充,比起無止境的加班、競爭晉升機會,「躺平主義」者們大多拒絕加班、著眼於可以輕易達成的目標,回歸自身,讓自己有更多時間休息。

post title

受到躺平風潮的影響,中國的年輕人將自己的物欲降到極低,靠著極低的生活成本「躺平度日」。圖為 2014年時,一名在西安的膠囊旅館裡休息的旅客。

Newscom/達志影像

「躺平即是正義」

這波「躺平」風潮的起點,來自於今年 4月一篇出現在網路論壇百度貼吧上的短文〈躺平即是正義〉。在這篇宛如宣言般的文章裡,作者揭露他已經兩年沒有工作,現在正過著輕鬆、生活成本極低的生活。他認為當前的中國社會給人太多壓力,因此他決定回頭關注自身的主體性,主張「躺平就是我的智者運動,只有躺平,人才是萬物的尺度」。

「躺平」討論開枝散葉 

在〈躺平即是正義〉一文出現後不久,中國的網路隨即湧現大量討論「躺平」思維的文章,問答平台知乎上,更有人將「躺平」精準定義為:「不買房、不買車、不結婚、不生娃、不消費,維持生存最低標準,拒絕成為他人賺錢的機器和被剝削的奴隸」。

同一時間,中國的另一個社群媒體豆瓣上也在短時間內出現許多討論躺平生活的社團,有些成員數高達 9,000人,一些教導新手如何開始「躺平生活」的文章也獲得了大量轉發。

post title

比起接受不斷加班、汲汲營營於加薪升遷的職場人生,「躺平主義者」們選擇看淡這一切,將自己身心的平靜、安詳擺在了萬事之前。圖為兩名在中國電商阿里巴巴辦公室內工作的員工。

路透社/達志影像

背景似摸魚哲學 高壓、高競爭環境受不了

就如同先前的「喪文化」、「摸魚哲學」一樣,躺平也是中國年輕人在面對高壓、高度競爭的社會的回應。

這波競爭從找工作就已經開始,王先生在接受《法新社》採訪時,形容當初他找工作時一度覺得「投履歷就像大海撈針一樣」,費盡功夫才找到現在在實驗室擔任技術員的工作。「你被社會擊潰,只想要過更輕鬆的生活,」王先生表示:「躺平不是等死。我還是會工作,只是我不想過分努力。」

生活壓力同樣喘不過氣 放手躺平好自在

而就算下了班、離開職場,城市裡高昂的生活成本依舊將年輕人壓得喘不過氣。舉例來說,在北京,大學新鮮人的平均月薪大約落在 1,000美元(折台幣約 2萬7,955元)左右,可是同一時間,北京的房租輕易就能超過 500美元(折台幣約 1萬3,978元)。

在這些之外,買車、買房,乃至結婚、生小孩等壓力,都讓年輕人感到無比沉重,最後決定放手,轉而關注自身。

身心安詳第一優先

「在主流價值觀裡,理想的生活態度包括努力工作、努力在工作考核中爭取好結果、努力存錢買房買車,以及生個小孩。」一名自稱溫蒂(Wendy)的躺平主義者說道:「然而,我在工作上一有機會就摸魚,我也拒絕加班,不會過度擔心升遷問題,自然也不會在職場小劇場裡參一腳。」

對於自己的躺平哲學,溫蒂下了一個結論:「優先考慮身體和靈魂的平靜與安詳」。

這輩子就這樣 人生成就到此為止

「人們意識到沒有太多向上流動的機會,」人在美國波士頓大學就讀政治學的研究生王一成(Yicheng Wang,暫譯)談到「躺平」風潮時說道:「這是一種消極的接受:『我的人生就這樣了,它永遠都是這樣了。』」

post title

黃平教授指出,在年輕人發現自己跟不上社會發展的速度後,躺平便成了年輕人深思熟慮後的結果。

歐新社/達志影像

「躺平可恥」 中國媒體聯手批評

然而,在「躺平」於短時間內竄紅後,中國政府、媒體立刻對「躺平」風潮展開了嚴厲批評。

由政府主導的廣州報紙《南方日報》日前便刊出一則社論,將躺平思維與毒雞湯劃上等號,指出「在壓力面前選擇『躺平』不僅不正義,還是可恥的」。《環球時報》則形容「躺平」不是一門嚴謹的哲學;中國共產主義青年團則以第一線的年輕醫護人員為例,指出他們「從未選擇躺平」。

與此同時,中國各大社群平台上有關「躺平」的內容也都遭到打壓,豆瓣上的「躺平社團」大量消失,包括〈躺平即是正義〉在內的許多討論文章也迅速消失。

擺脫沉重負擔 躺平是理性抉擇

儘管「躺平」思潮才剛萌芽,便遭中國政府打壓,但人在華東師範大學研究青少年文化的黃平教授卻指出,「躺平」其實是中國年輕人仔細思考後的選擇,為的是要將自己從壓力中解放出來。

「當你已經追不上社會發展的速度——好比房價成長的速度——躺平其實是個更理性的選擇。」黃平教授說道。

比內卷還要糟糕 一律躺平以對

可是與此同時,黃平教授也提到,這波「躺平」風潮很可能也是中國社會在過度競爭、社會「內卷化」(註)後仍進一步惡化的跡象。

「在一個相對比較好的社會環境裡,人們可能會感覺到內卷,但至少他們還會努力嘗試,」黃平教授分析道:「如果情況變得更糟,人們就會躺平。」

註:「內卷化」來自人類學用語,一開始在描述的是一個沒有進步、由內而外停滯的社會,這樣的社會型態導致內部競爭激烈化,沒有明顯的創新或是科技上的突破等等。

這個概念被拿到中國年輕一代的世界後,用於形容某個領域中競爭過於激烈,進而出現惡性競爭、內耗的狀況,像是大家一窩蜂買房、拚死拚活地加班、對成功的想像很單一等等,在某方面來說都是「內卷化」的體現。

post title

在其中一派「躺平主義者」眼中,「躺平」就像是人生旅途中的一小段休息、充電的時光。圖為今年清明節時分一名走在大街上的中國女性。

歐新社/達志影像

躺平之後,還要再次起身

不過,就如同「躺平」風潮迅速出現一樣,在經過一段時間的發展以後,「躺平」的內涵也出現了各種變化。其中有一派人賦予「躺平」更積極的意義,將它視為人生中一段休息、準備再出發的時光,豆瓣上也出現了許多支持這項「躺平後再起身」理念的社團。

現年 28歲,已經過上好一陣子「躺平」生活的黛西(Daisy Zhang)表示,她現在已經重新開始投履歷、面試找工作,也開始動筆寫作,打算從中尋找人生的新方向。雖然自嘲都不是些「太積極」的事情,但黛西說道:「至少比什麼都不做好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