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Slack抱怨同事會怎麼樣?Netflix告訴你

by:阿雀
12980

工作不順,有時候就是會想抱怨一下同事嗎?在Netflix,你有可能會因此被開除。

post title

在網路上痛快抱怨同事的時候,你確定對話是完全隱私的嗎?Netflix三位高階主管就犯了這個大錯,他們在Slack上的抱怨文不小心被其他同仁看到了。

路透社/達志影像

一抱怨就抱怨了數個月

有時候,抱怨同事跟你喜不喜歡對方,是兩回事。也許是工作壓力、也許是主管又頒佈了不合理的新政策,總之,你肯定會有想要找人訴說心中苦悶的時候。

但在這個網路發達的時代,加上又碰到COVID-19疫情,許多人都開始在家遠距工作,你在工作時的聯絡方式主要都變成了Slack、電子郵件以及其他通訊軟體。

這時候你就得小心了,你所有曾經寫下的話,總有一天可能會反咬你一口——這就是Netflix三位高階主管面臨的處境,該公司的高層們聽說了他們發在Slack上的抱怨文,並因此決定開除他們。

持續了數個月的抱怨同事訊息

《好萊塢報導》(Hollywood Reporter)指出,這三位被開除的高階主管一直以為,自己在Slack上的談話是私密的,直到一名員工發現這些「持續了數個月的訊息」,然後檢舉了他們。

根據消息來源,這三人的頂頭上司,也就是Netflix原創電影行銷副總裁赫爾夫高(Jonathan Helfgot),非常不願意因為他們的言論就開除他們,他認為員工發洩情緒是理所當然的事,沒必要造成如此嚴重的後果,但他最後仍屈服於更高層的壓力。

但事實上,原本的傳言指出,赫爾夫高本身也是這三位高階主管的抱怨對象之一,甚至他們還批評了Netflix的行銷長聖約翰(Bozoma St. John),但該公司否認了這一點。

知情來源則透露,這些Slack上的訊息的確都與同事相關,而不是抱怨Netflix的領導階層。

post title

Netflix總裁哈斯廷斯致力於培養徹底透明的職場文化,希望員工能直接和自己不滿的人討論問題。

美聯社/達志影像

徹底透明的職場文化

而為什麼Netflix會對「抱怨同事」採取如此大的動作,背後有一個特別的原因——重點其實不在於這三人說了什麼,而是在於他們沒有直接跟那些他們不滿的人討論問題。

這得說到Netflix總裁哈斯廷斯(Reed Hastings),他長期以來以培養一種徹底透明的職場文化聞名,他的方針是:「如果你要抱怨,就公開地抱怨。」

「新人最難相信的特質之一」

在Netflix的招聘網站上,也可以看到它們要求員工「只說那些你會在當事人面前說的話」,雖然它們也理解「這是新人最難相信的特質之一」,而且「在大多數情況下,無論是社交上或工作上,那些總是堅持說出自己真正想法的人,都會很快被孤立或驅逐」。

但即使如此,Netflix依舊要求徹底透明的行事作風,以確保公司內部的每個人都能拿出最好的表現。

post title

在Netflix,如果有意見卻不說,會被視為是對公司的一種不忠誠。

Photo: jmexclusives

不當面說出來,等於對公司不忠誠

例如在哈斯廷斯的Netflix回憶錄《零規則》(No Rules Rules)中,另一共同作者邁耶爾(Erin Meyer)便解釋:「在Netflix,當你和同事意見不合卻又不說,或是給不出有幫助的方案,這相當於是對公司的一種不忠誠。畢竟,你本來是能夠幫助整體企業的——可是你選擇不這麼做。」

除此之外,哈斯廷斯自己也寫到,當員工抱怨他人時,他總會問對方:「當你直接地把這件事告訴那個人,他說了什麼?」哈斯廷斯表示,這種方法可以減少辦公室的隱密內鬥。

說出反對意見可能得罪上司?

可是,講出所有心中的反對意見,真的是可行的目標嗎?總有人會擔心得罪主管吧?哈斯廷斯在書中也承認了這個問題,他提到:「一個有足夠勇氣公開給出回饋的員工可能會擔心:『我的老闆會反對我嗎?』 或者『這會傷害我的職業生涯嗎?』」

哈斯廷斯指出,Netflix因此嘗試讓主管在定期的一對一會議中,積極地向基層員工要求回饋,並使用讚賞的語氣感謝對方坦承狀況,好解決這種猶豫不決的心理反應。

post title

Netflix共同執行長薩蘭多斯認為「私下抱怨同事」不符合它們所建立的價值觀。

美聯社/達志影像

沒有歧視性言論

另一方面,關於這次Netflix三位被開除的高階主管,他們的抱怨內容實際上並沒有被揭露,但根據《好萊塢報導》的消息來源指出,裡頭不含任何種族歧視、性別歧視、恐同或其他歧視言論。

共同執行長出面解釋

至於Netflix本身,共同執行長薩蘭多斯(Ted Sarandos)則在上周六(17)時於商務社群網站LinkedIn承認了解僱員工的情況,但再次否認訊息是針對任何高層。

薩蘭多斯表示:「在Netflix非常早期的階段,哈斯廷斯和時任我們人資主管的麥考德(Patty McCord)曾為公司寫下一份文化備忘錄。在這份備忘錄的核心中,是對誠信和給出回饋的主張。」

「不幸的是,這次發生的事情不只是在Slack上抱怨,又或是僅僅一次的談話。那都是些批判性、針對個人的言論,而且一連持續了好幾個月,其中甚至包括了那些同事在說話或做簡報的會議時間。」

「完全不符合我們的價值觀」

薩蘭多斯強調:「這完全不符合我們的價值觀,這就是為什麼他們的主管開除了他們。」

除此之外,他還提到,Netflix並沒有主動監控Slack或員工的電子郵件,雖然在本次事件中,相關員工認為Slack的頻道應該是私密的,但其實全都是公開的,任何人都可以看到那些對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