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生有床睡不得 醫院裡的「睡不飽」文化

by:徽徽
35251

你有試過連續工作 30個小時未闔眼嗎?對許多醫生來說,這就是他們的日常生活。

post title

圖為一名服務於柬埔寨首都金邊(Phnom Penh)兒童手術中心的醫生。對醫生來說,睡不飽早已成了他們日常生活的一環。

Photo: aaron gilson

前往醫院途中  「眼前一黑」

美國神經外科醫生施拉特(Larry Schlachter)31歲那年,他在清晨驅車前往醫院上班的途中忽然「眼前一黑」,隨後車子失控撞毀,施拉特的胸部也受重傷,斷裂的肋骨刺穿了他的胸部,頓時血流如柱,「我幾乎要死了。」施拉特說。

一周工作120小時

但施拉特沒有死,他拖著 14根斷骨還有喪失的平衡感活了下來,他將這場車禍歸咎於一周工作 120小時,讓他常常處於昏迷邊緣,施拉特說:「我是醫生過勞的受害者。」

睡眠不夠  形同酒駕

對許多醫生來說,一天能睡上 5-6小時就很好了,然而以駕駛的標準來看,一天只睡這麼少的時間帶來的效果跟酒駕差不多。

根據美國交通安全AAA基金會的研究,駕駛一天只睡 5或 6小時車禍比例是一般人的兩倍,這也讓基金會研究人員尼爾森(Jake Nelson)表示:「如果你沒有在一天內睡超過 7小時,你真的不應該開車。」

post title

根據研究,睡不飽又開車的狀況就跟酒駕一樣可怕,駕駛一天只睡 5或 6小時車禍比例是一般人的兩倍。

Photo: Jay Parker

不該開車  那能執刀嗎?

所以,缺少睡眠不應該開車,那麼可以開刀嗎?

施拉特醫生回憶到,當他車禍康復得差不多後回到手術台,「我失去了平衡感,在手術房內不小心倒在 1或2名病患身上」。就算醫生手術順利,昏昏欲睡的醫生在後續照顧病人上較容易忘東忘西,喪失判斷力,對病人而言都是個傷害。

昏昏欲睡  病患好危險

根據一份 2009年的研究,讓每天睡不到 6小時的外科醫生執刀,病患產生併發症的機率會增加。而一份 2006年的研究顯示,醫生如果沒有足夠的休息,在夜間看診時能避免的錯誤有可能會增加三倍,甚至有可能間接導致病患的死亡。

post title

醫院是個強調團隊合作的地方,美國畢業後醫學教育評鑑委員會希望可以藉由去除住院醫生連續工時的限制,讓住院醫生在專業領域和團隊精神上學到更多。

路透社

明明最懂睡不飽

過去就讀醫學系的《大西洋月刊》資深編輯漢布林(James Hamblin)提到,他在實習時睡眠被剝奪地有多嚴重,他在電台分享時接到了聽眾好奇的來電:「我記得 30年前我在上人體生理學時,對睡眠周期有相當地了解,還有如果睡眠周期被擾亂對人體傷害有多大。我很好奇那些明明最清楚這件事的醫療專業人士,為什麼是睡眠被剝奪最嚴重的一群?」

底層醫生越來越危險

這個問題越來越急迫,對身處醫療體系底層的住院醫生也越來越危險。

然而,美國畢業後醫學教育評鑑委員會(ACGME)正計畫將住院醫生連續工時從 16小時提高到 28小時,他們表示限時 16小時「對病患安全沒有好處,反而對醫學教育和專業發展的品質有嚴重的負面影響」。

提高連續工時  增加專業和承諾

從ACGME的角度來看,讓第一年住院醫生和其他醫生一樣連續工作 28小時「是對團隊照護和無縫護理的一種承諾,能提升新進醫生的專業、同理心和承諾」。

2015年,世界各國的醫護人員紛紛把自己累到睡著的照片放上Twitter,加上西班牙文「我也睡著了」的標籤,凸顯醫生超時工作睡眠被剝奪的問題。

強調「奉獻」的醫院文化

一言以蔽之,這就是醫院內的文化,醫學教育向來強調「奉獻」,讓醫生有良好睡眠似乎不是醫院文化的本質。

施拉特醫生說:「我得挺身而出,告訴大家住院醫生不該被逼到這種自顧不暇的地步。」

睡不飽成工作的一環

然而,在醫生間「睡不飽」早已成了工作的一環,犧牲奉獻的烈士文化早已深入醫院的脊髓,就算有大量研究指出睡眠不足會造成糖尿病、肥胖、憂鬱症和心血管疾病,醫生工時仍然不見減少。

post title

醫生在照顧病人健康的同時,往往忽略了自己的健康。擔心增加同事負擔的他們,也不敢隨便使用醫院的支援系統。

路透社

如何照顧自己的健康?

《大西洋月刊》資深編輯漢布林決定去信請教ACGME,到底如何照顧醫生自己的健康,ACGME回覆到住院醫生一旦發現自己過勞,可以將病人轉給其他醫生,也可以利用醫院的支援系統,他們也要求醫院提供醫生睡床以及安全的通勤工具。

有床睡不得  文書工作耗時

然而,過勞醫生的問題在有床睡不得,又不好意思把病人丟給同事增加他人負擔。此外,醫生今天花在為每個病人看診的時間上減少,反而花更多時間在文書工作上。

post title

醫生超時工作早就成了全球醫界的問題,圖為今年 11月肯亞的醫生走上街頭,要求當局履約提供他們更好的工作環境和薪水。

路透社

想當醫生  就別指望過正常人的生活

在英國和加拿大,人們管這種超級醫生叫「傑克鮑爾」(Jack Bauer)。傑克鮑爾是美國福斯廣播公司影集《24小時反恐任務》的主角,鐵人形象的他是反恐局成員,總是在為國土安全而努力,他曾對助手愛德蒙斯(Chase Edmunds)說:「你想幹這份工作,就別指望同時維持正常人的生活。」

對睡不飽習以為常

加拿大多倫多西奈山醫院急診醫生古德曼(Brian Goldman)說:「我們為睡眠遭剝奪的同事取了這個綽號,而不是真正地去處理問題。有強力的證據顯示,我們醫生對睡不飽早已習以為常,我們甚至分不出來。」

post title

外科醫生進刀房開刀時間之長,下刀後又得處理各式各樣的文書工作,睡眠不足的狀況層出不窮。

Photo: Army Medicine

人力不足  一人顧百人

在睡不飽的時刻,又要照顧大量病人時該怎麼辦呢?

英國醫學總會(GMC)執行長梅西(Charlie Massey)表示,過去曾有年輕醫生一晚要負責 300個病人,這對他們來說很危險,有的醫生分身乏術,無法同時處理應接不暇的急診病患也代表醫療人力的不足。

「病人一定有原因才會在醫院過夜,如果只有一名醫生留守,將為患者帶來潛在風險。」

記不住病史  做出錯誤判斷

梅西也提到睡眠不足的醫生有多可怕:「睡眠剝奪這件事需要認真看待,因為過勞的醫生可能會不記得他們應該記住的事物,舉例來說,如何安全地幫人插管,因為他們太累了,可能無法記住病人的病史,也可能因此做出錯誤的臨床判斷。」

post title

一名醫生穿著綠色值班服,直接蹲在地上查詢筆電上的資料。

Photo: rosefirerising

台灣的醫生睡多少?

回到台灣的情況,根據 2012年醫師勞動條件改革小組針對 214位實習與住院醫生所進行的問卷調查,結果顯示他們每周平均工時超過 94小時,最長連續工時超過 35小時。

在睡眠品質方面,該份報告指出全體醫生平均每天只睡 5.97小時,值班時平均睡 3.96小時,且會中斷 4.32次,因此有 98%的醫生會感覺睡眠不足進而影響到工作與生活。

工時納入醫院評鑑  每周不得超過88小時

為了解決醫生睡眠不足的問題,衛福部也將住院醫生工時納入醫院評鑑的項目,要求住院醫生每周值勤時數不得超過 88 小時, 每日正常值勤時間不得超過 12 小時,連同延長值勤時間不得超過 32 小時,且兩次工作時間中間至少應有 10小時以上的休息時間。

上線時間:2016/12/19  
增修時間:2016/12/23  修正問券調查人數